资治通鉴08【前376年】齐国君觐见周王,魏国陷入内乱危机
 4.43万

资治通鉴08【前376年】齐国君觐见周王,魏国陷入内乱危机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48

柏杨版资治通鉴 

公元前三七六年.乙巳


周王国(首都洛阳【河南省洛阳市白马寺东】)国王(三十九任安王)姬骄逝世,子姬喜继位(四十任),是为烈王。魏国(首府安邑【山西省夏县】)、韩国(首府平阳【山西省临汾市】)、赵国(首府邯郸【河北省邯郸市】),联合行动,罢黜晋国(首府新田【山西省侯马市】)国君(四十任靖公)姬俱酒,贬作平民,瓜分残留下来的一小块国土(新田【山西省侯马市】),晋国从此覆亡(前一一一二年至前三七六年,立国七三七年)。


公元前三七五年.丙午

日食。


韩国(首府平阳【山西省临汾市】)攻陷郑国首府新郑(河南省新郑市),郑国亡(前八○六年至前三七五年,立国四三二年)。韩国遂把首府迁到新郑。(韩国首府不知什么时候曾移阳翟【河南省禹州市】,只知道本年【前三七五年】首府由阳翟迁往新郑市。)


赵国(首府邯郸【河北省邯郸市】)国君(三任敬侯)赵章逝世,子赵种继位(四任),是为成侯


公元前三七四年.丁未


本年无记载。


公元前三七三年.戊申


燕国(首府蓟城【北京市】)在林狐(今地不详)击败齐国(首府临淄【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军队。


鲁国(首府曲阜【山东省曲阜市】)攻击齐国,陷阳关(山东省泰安市东南)。


魏国(首府安邑【山西省夏县】)攻击齐国,大军抵达博陵(山东省茌平县西北)。


燕国国君(三十五任)僖公(名不详)逝世,子桓公(名不详)

燕国(首府蓟城【北京市】)在林狐(今地不详)击败齐国(首府临淄【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军队。


鲁国(首府曲阜【山东省曲阜市】)攻击齐国,陷阳关(山东省泰安市东南)。


魏国(首府安邑【山西省夏县】)攻击齐国,大军抵达博陵(山东省茌平县西北)。


燕国国君(三十五任)僖公(名不详)逝世,子桓公(名不详)继位(三十六任)。


宋国(首府睢阳【河南省商丘市】)国君(三十二任休公)宋田逝世,子宋辟兵继位(三十三任),是为辟公。


卫国(首府濮阳【河南省濮阳市】)国君(四十一任慎公)卫颓逝世,子卫训继位(四十二任),是为声公。


公元前三七二年.己酉

赵国(首府邯郸【河北省邯郸市】)攻击卫国(首府濮阳【河南省濮阳市】),占领首府濮阳附近七十三个村落。


魏国(首府安邑【山西省夏县】)在北蔺(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西)击败赵国军队。


公元前三七一年.庚戌


魏国(首府安邑【山西省夏县】)攻击楚王国(首都郢都【湖北省江陵县】),占领鲁阳(河南省鲁山县)。


韩国(首府新郑【河南省新郑市】)国务官(大夫)严遂,刺杀国君(四任)哀侯(名不详),贵族们拥立哀侯的儿子韩若山继位(五任),是为懿侯。最初,哀侯任命韩廆当宰相,但对严遂却更亲信。韩廆跟严遂之间,结仇至深,已不可解,互相想置对方于死地。严遂雇请杀手行刺韩廆。韩廆急奔哀侯身旁,哀侯为了保护他,把他抱住。然而杀手并不停止,仍刺杀韩廆;刀锋所及,哀侯也中刃而亡。


(《战国策》认为聂政杀侠累和严遂杀哀侯是一件事。《史记》认为是两件事,《资治通鉴》根据《史记》。然而,二十六年间,韩国政府发生两次重大凶案,一次杀宰相,一次除了杀宰相外,还顺手杀了国君,太过突出。所以司马光对此并不敢十分肯定,在给刘道原信中,也曾表示他的怀疑。)


魏国国君(二任武侯)魏击逝世,生前没有指定继承人,他的儿子魏跟公中缓为夺取宝座,斗争激烈,国家陷于混乱。


公元前三七○年.辛亥


齐国(首府临淄【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国君(四任)田因齐,前往洛阳(河南省洛阳市白马寺东),晋见周王国(首都洛阳)国王(四十任烈王)姬喜。此时,周王国衰弱不堪,封国国君们早把它忘到脑后,田因齐突然有此举动,各封国大感惊讶,认为是他贤明之处。(齐国本年仍是三任国君桓公田午在位,原记载有误。)


齐国国君田因齐突然晋谒那个长久以来都没有人把他放在眼里的周王国国王,是一种政治手段,用以发人思古的幽情,提高自己的形象。各封国赞扬他高明,在意料之中。但赞扬他贤明,便太离谱。


司马光原文是:“齐威王来朝……天下以此益贤威王。”事实上,田因齐先生要到三十六年后的前三三四年,才宣布称王。本年(前三七○年)的身份,仍不过一个封国国君而已。根据我们的正名主义:“是什么就是什么。”此时压根不能说他就是国王。提前称呼官衔,是中国传统史书最使人困扰的特点之一,读起来好像掉到云雾之中。仅以这项记事而论,封国国君跟王国的国王,距离相差十万里。既不知道“威王”在哪里?更不知道“威王”在何方?世界上还没有这种东西时,传统史学家却硬说有这种东西。


司马光先生曾严厉谴责三大家族瓜分晋国是破坏礼教。孔丘先生的《春秋》,还执著地把“楚王”称为“楚子”,而司马光连这点执著都没有。对“叛逆”田因齐的头衔,不但倍加尊重,反而提前使用,把他最重视的“等级”“名分”,先自己砸个稀烂。


这至少证明传统的史笔史观,已无法立足,孔丘如果现在写《春秋》,他也不能坚持“楚子”。形势比人强,一个只站在少数统治立场的主观盼望,绝不可能动摇事实。司马光已尽了全力,但仍不能不屈服。


赵国(首府邯郸【河北省邯郸市】)攻击齐国,大军抵达鄄城(山东省鄄城县)。


魏国(首府安邑【山西省夏县】)在怀县(河南省武陟县西南)击败赵国军队。


齐国国君(四任)田因齐把即墨(山东省平度市东南)城主(大夫)召到首府临淄(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对他说:“自从命你前去即墨,我每天都接到控告你的报告。然而我派人去即墨秘密调查,发现你开荒辟田,农作物遍野,人民生活富庶,官员清廉,齐国东部,得到平安。你之所以口碑不好,我了解,是你没有巴结我左右那些当权派而已。”于是,增加他一万户人家的封邑,作为奖励。又把阿邑(山东省东阿县)城主(大夫)召到首府临淄,对他说:“自从命你前去阿邑,我几乎每天都听到对你的赞扬。可是,我派人去阿邑秘密调查,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那里田野荒芜,农民贫困。前些时,赵国攻击鄄城(山东省鄄城县),你不率军救援。卫国占领薛陵(山东省阳谷县东北,薛陵跟阿邑之间航空距离不到十千米),你却假装不知道。我了解,我所听到的那些捧你场的话,都是你拿钱买来的。”于是下令把阿邑城主以及平常赞扬阿邑城主的一批鲨鱼群,全都用大锅烹杀。全国大为震动,官员悚然戒惧,不敢再弄玄虚,大家改变态度,认真做事。齐国大治,成为强国。


楚王国(首都郢都【湖北省江陵县】)国王(十八任肃王)芈臧逝世,没有儿子,老弟芈良夫继位(十九任),是为宣王。


宋国(首府睢阳【河南省商丘市】)国君(三十三任辟公)宋辟兵逝世,子宋剔成继位(三十四任)。


资治通鉴原文 

威烈王二十六年(乙巳,公元前三七六年)

王崩,子烈王喜立。魏、韩、赵共废晋靖公为家人而分其地。


威烈王元年(丙午,公元前三七五年)

日有食之。

韩灭郑,因徒都之。

赵敬侯薨,子成侯种立。


威烈王三年(戊申,公元前三七三年)

燕败齐师于林狐。

鲁伐齐,入阳关。

魏伐齐,至博陵。

燕僖公薨,子辟公立。

宋休公薨,子桓公立。

卫慎公薨,子声公训立。


威烈王四年(己酉,公元前三七二年)

赵伐卫,取都鄙七十三。

魏败赵师于北蔺。


威烈王五年(庚戌,公元前三七一年)

魏伐楚,取鲁阳。

韩严遂弑哀侯,国人立其子懿侯。初,哀侯以韩廆为相而爱严遂,二人甚相害也。严遂令人刺韩廆于朝,廆走哀侯,哀侯抱之。人刺韩廆,兼及哀侯。

魏武侯薨,不立太子,子与公中缓争立,国内乱。


威烈王六年(辛亥,公元前三七零年)

齐威王来朝。是时周室微弱,诸侯莫朝,而齐独朝之,天下以此益贤威王。

赵伐齐,至鄄。

魏败赵师于怀。

齐威王召即墨大夫,语之曰:“自子之居即墨也,毁言日至。然吾使人视即墨,田野辟,人民给,官无事,东方以宁。是子不事吾左右以求助也。”封之万家。召阿大夫,语之曰:“自子守阿,誉言日至。吾使人视阿,田野不辟,人民贫馁。昔日赵攻鄄,子不救;卫取薛陵,子不知。是子厚币事吾左右以求誉也。”是日,烹阿大夫及左右尝誉者。于是群臣耸惧,莫敢饰诈,务尽其情,齐国大治,强于天下。

楚肃王薨,无子,立其弟良夫,是为宣王。

宋辟公薨,子剔成立。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