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07【前386年】吴起的悲剧 |【柏杨曰】吴起的遭遇,正是胸无城府知识分子的悲剧
 5.60万

资治通鉴07【前386年】吴起的悲剧 |【柏杨曰】吴起的遭遇,正是胸无城府知识分子的悲剧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54

柏杨版资治通鉴文稿 

公元前三八六年.乙未


周王国(首都洛阳【河南省洛阳市白马寺东】)国王(三十九任安王)姬骄,下令擢升齐国(首府临淄【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国务官(大夫)田和,当齐国国君。(早在前三八九年,已经下令擢升,且本年田和已死,此项记载有误。)


赵国(首府晋阳【山西省太原市】)贵族(公子)赵朝作乱,投奔魏国(首府安邑【山西省夏县】),在魏国协助下,攻击赵国新迁入的首府邯郸(河北省邯郸市),失败。(本年【前三八六年】,赵国首府自晋阳迁邯郸,赵朝当是利用迁府之际,发动政变。)


公元前三八五年.丙申


秦国(首府雍县【陕西省凤翔县】)庶长(秦官第十、十一级)改(姓不详),发动政变,逮捕国君(二十三任)出公(名不详)跟他的娘亲,沉到河里淹死。迎接流亡河西(甘肃省中部)的贵族嬴师隰回国继位(二十四任),是为献公。(这是一件复仇公案。二十九年前的前四一五年,二十任国君灵公嬴肃逝世,嬴肃的叔父嬴悼子夺得政权,继位二十一任国君,是为简公。嬴肃的儿子嬴师隰受到生命威胁,逃亡到河西。前四○○年,嬴悼子逝世,子惠公【名不详】继位【二十二任】。前三八七年,惠公逝世,子出公【名不详】继位,直到本年。)


田姓齐国(首府临淄【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攻击鲁国(首府曲阜【山东省曲阜市】)。


韩国(首府平阳【山西省临汾市】)攻击郑国(首府新郑【河南省新郑市】),占领阳城(河南省登封市告城镇),又进攻宋国(首府睢阳【河南省商丘市】),俘虏宋国国君(三十二任休公)宋田。


田姓齐国(首府临淄)国君(一任太公)田和逝世,子田午继位(三任),是为桓公。(田午非田和子,而是田和孙。田和生田剡【二任】,田剡于前三八八年继位,前三七八年逝世,子田午才继位,此项记载有误。)


公元前三八四年.丁酉


本年无记载。


公元前三八三年.戊戌


魏国(首府安邑【山西省夏县】)攻击赵国(首府晋阳【山西省太原市】),在兔台(今地不详)大败赵军。


公元前三八二年.己亥


 日全食。


公元前三八一年.庚子


楚王国(首都郢都【湖北省江陵县】)国王(十七任悼王)芈疑逝世,因吴起厉行政治革新而丧失既得利益的皇亲国戚,乘丧暴动,追杀吴起。吴起逃到灵堂,趴在芈疑尸体的旁边。暴徒们乱箭齐发,射死吴起,但同时也射中芈疑的尸体。下葬既毕,子芈臧即位(十八任),是为肃王,下令宰相(令尹)逮捕作乱的暴徒,屠杀七十余家。


吴起何负于鲁国?被疑逃亡。何负于魏国?又被疑逃亡。何负于楚王国?更遭杀身之祸。吴起的遭遇,正是一个封建社会中,心直口快,胸无城府,却既有能力而又正直的知识分子的悲剧。杀妻求将,从此后再没有人抓这个小辫子,可证明只不过是政客们所使用的一种斗臭手段。鲁国在他手中不再受侵略,魏国在他手中强大,衰老的楚王国在他手中得到重生。忠心耿耿,才干之高,历史上很难找到匹敌,竟不容于当世,不禁为吴起悲,也为那些国家悲。伏到国王尸体之旁,能在死后复仇,这种智谋,也无人可及。如果有一个国家能对他始终重用,历史可能重写。


公元前三八○年.辛丑


齐国(首府临淄【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攻击燕国(首府蓟城【北京市】),占领桑丘(河北省徐水县)。


魏国(首府安邑【山西省夏县】)、韩国(首府平阳【山西省临汾市】)、赵国(首府邯郸【河北省邯郸市】),联合攻击齐国,大军抵达桑丘。


公元前三七九年.壬寅


赵国(首府邯郸【河北省邯郸市】)突袭卫国(首府濮阳【河南省濮阳市】),失败。


姜姓齐国(首府临淄【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国君(三十二任康公)姜贷逝世,没有儿子。由田姓齐国政府,把两个海滨小城,并入版图。姜姓齐国就此灭亡(前一一二二年至前三七九年,立国七四四年)。


田姓齐国(首府临淄)国君(三任桓公)田午逝世,子田因齐继位,是为后来建立的齐王国第一任王。(威王。此项记载有误,田午明年【前三七八年】才继承国君之位。)


公元前三七八年.癸卯


狄部落(山西省北部)在浍水(山西省翼城县南浍河。浍,音kuài【块】)大败魏国(首府安邑【山西省夏县】)边防军。


魏国、韩国(首府平阳【山西省临汾市】)、赵国(首府邯郸【河北省邯郸市】),联合攻击齐国(首府临淄【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大军抵达灵丘(山东省茌平县)。


晋国(首府新田【山西省侯马市】)国君(三十九任孝公)姬倾逝世,子姬俱酒继位(四十任),是为靖公。


齐国(首府临淄)国君(二任)田剡逝世,子田午继位(三任),是为桓公。


公元前三七七年.甲辰


蜀国(首府成都【四川省成都市】)攻击楚王国(首都郢都【湖北省江陵县】),占领兹方(四川省奉节县)。


卫国(首府濮阳【河南省濮阳市】),孔伋(子思)向卫国国君(四十一任慎公)卫颓,推荐苟变,说:“他的才干可以指挥五百辆战车作战。”卫颓说:“我知道他的军事才能,但苟变曾经当过税务员,有次平白吃了民家两个鸡蛋,品德上有瑕疵。”孔伋说:“政府任用官吏,跟建筑师选择木材一样,取其所长,弃其所短。巨木高耸云际,几个人都合抱不住,却有几尺朽烂,优秀的建筑师不会不用它。现在,我们正处在大混战时代,应该积极物色英雄豪杰,却为了两个鸡蛋,丧失一员大将,这话可别让别国听见才好。”卫颓再三致谢说:“我接受你的指教。”


卫颓作了一项错误的决定,全体官员却一致赞扬那决定非常正确。孔伋对公丘懿子说:“我看你们卫国,真是君不像君,臣不像臣。”(“君不君,臣不臣”,《论语》引齐国【首府临淄·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国君【二十六任景公】姜杵臼的话。)公丘懿子说:“怎么会糟到这种程度?”孔伋说:“领袖人物经常自以为是,大家就不敢贡献自己的意见。做对了而自以为是,还会排斥众人的智慧。何况做错了而仍自以为是,硬教大家赞扬,那简直是鼓励邪恶。不问事情的是非,而只一味喜欢听悦耳的声音,可以说绝顶糊涂。不管那是不是合理,而只努力露出忠贞嘴脸,满口顺调,那就是马屁精。君主昏庸、官员谄媚,而高高坐在人民头上,人民绝对不会认同。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国家必亡。”


孔伋告诉卫颓说:“你的国家,恐怕将要没落了。”卫颓说:“什么原因?”孔伋说:“当然有原因,领袖说一句话,自以为是,官员们没有一个人敢指出他的错误,官员们说一句话,自以为是,民间没有一个人敢指出他的错误。领袖和官员,都自以为英明盖世,属下的小官小民也同声赞扬他们果然是真的英明盖世。马屁精就有福了,指出君王错误的人一定大祸临头。如此这般,有益于国家的善政,怎能产生?《诗经》说:‘都说自己是圣贤,谁分辨乌鸦的雌雄?’听起来好像就是指的你们。”


鲁国(首府曲阜【山东省曲阜市】)国君(三十一任穆公)姬显逝世,子姬奋继位(三十二任),是为共公。


韩国(首府平阳【山西省临汾市】)国君(三任)文侯(名不详)逝世,子哀侯(名不详)继位(四任)。


资治通鉴原文 

威烈王十六年(乙未,公元前三八六年)

初命齐大夫田和为诸侯。

赵公子朝作乱,出奔魏,与魏袭邯郸,不克。


威烈王十七年(丙申,公元前三八五年)

秦庶长改逆献公于河西而立之;杀出子及其母,沉之渊旁。

齐伐鲁。

韩伐郑,取阳城;伐宋,执宋公。

齐太公薨,子桓公午立。


威烈王十九年(戊戌,公元前三八三年)

魏败赵师于兔台。


威烈王二十年(己亥,公元前三八二年)

日有食之,既。


威烈王二十一年(庚子,公元前三八一年)

楚悼王薨,贵戚大臣作乱,攻吴起,起走之王尸而伏之。击起之徒因射刺起,并中王尸。既葬,肃王即位。使令尹尽诛为乱者,坐起夷宗者七十馀家。


威烈王二十二年(辛丑,公元前三八零年)

齐伐燕,取桑丘。魏、韩、赵伐齐,至桑丘。


威烈王二十三年(壬寅,公元前三七九年)

赵袭卫,不克。

齐康公薨,无子,田氏遂并齐而有之。

是岁,齐桓公亦薨,子威王因齐立。


威烈王二十四年(癸卯,公元前三七八年)

狄败魏师于浍。

魏、韩、赵伐齐,至灵丘。

晋孝公薨,子靖公俱酒立。


威烈王二十五年(甲辰,公元前三七七年)

蜀伐楚,取兹方。

子思言苟变于卫侯曰:“其材可将五百乘。”公曰:“吾知其可将。然变也尝为吏,赋于民而食人二鸡子,故弗用也。”子思曰:“夫圣人之官人,犹匠之用木也,取其所长,弃其所短。故杞梓连抱而有数尺之朽,良工不弃。今君处战国之世,选爪牙之士,而以二卵弃干城之将,此不可使闻于邻国也。”公再拜曰:“谨受教矣。”卫侯言计非是,而群臣和者如出一口。子思曰:“以吾观卫,所谓‘君不君,臣不臣’者也。”公丘懿子曰:“何乃若是?”子思曰:“人主自臧,则众谋不进。事是而臧之,犹却众谋,况和非以长恶乎!夫不察事之是非而悦人赞己,暗莫甚焉;不度理之所在而阿谀求容,谄莫甚焉。君暗臣谄,以居百姓之上,民不与也。若引不已,国无类矣!”子思言于卫侯曰:“君之国事将日非矣!”公曰:“何故?”对曰:“有由然焉。君出言自以为是,而卿大夫莫敢矫其非;卿大夫出言亦自以为是,而士庶人莫敢矫其非。君臣既自贤矣,而群下同声贤之,贤之则顺而有福,矫之则逆而有祸,如此则善安从生!《诗》曰:‘具曰予圣,谁知乌之雌雄?’抑亦似君之君臣乎?”

鲁穆公薨,子共公奋立。

韩文侯薨,子哀侯立。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