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06【前389年】吴起离开魏国逃往楚国,并成为宰相
 5.35万

资治通鉴06【前389年】吴起离开魏国逃往楚国,并成为宰相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1:21

柏杨版资治通鉴文稿 

公元前三八九年.壬辰


秦国(首府雍县【陕西省凤翔县】)攻击晋国(首府新田【山西省侯马市】。晋国此时已无地可供攻击,可能仍是魏国【首府安邑·山西省夏县】或韩国【首府平阳·山西省临汾市】之误)。


齐国(首府临淄【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国务官(大夫)田和,跟魏国国君(一任)魏斯,楚王国(首都郢都【湖北省江陵县】)及卫国(首府濮阳【河南省濮阳市】)的特别使节,在浊泽(河南省新郑市西南),举行高阶层会议,田和请他们帮助,使他在名义上取得国君的头衔。魏国国君魏斯,即向周王国国王(三十九任安王)姬骄,代田和请求封爵,姬骄欣然同意。史称田和为田姓齐国的太公。


公元前三八八年.癸巳


田姓齐国(首府临淄【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太公田和,本年(前三八八年)逝世,子田剡(第二任)继位。(原记载只因遗漏田剡一代,遂发生一连串错误。)


公元前三八七年.甲午


秦国(首府雍县【陕西省凤翔县】)大军南下,侵入蜀国(首府成都【四川省成都市】)领土,占领北部重镇南郑(陕西省汉中市)。


魏国(首府安邑【山西省夏县】)国君(一任文侯)魏斯逝世,子魏击嗣位(二任),是为武侯。(此项记载有误。参考前三九七年。)


魏击在西河(潼关以北的黄河)乘坐御舟,顺流而下,水势奔腾,峭壁夹岸,行到中游,神采焕发,对大将吴起说:“多么美丽的锦绣江山啊,固若金汤,这是我们魏国的至宝!”吴起说:“我不认为地理形势有什么重要,国家的安危,在领导人的品德,不在山川的险阻。从前三苗部落,左面有洞庭湖,右面有鄱阳湖,可以说万无一失,但因为领导人堕落不振,夏王朝开国君王(一任帝)姒文命,把他们消灭。夏王朝末代君王(十九任)姒履癸(桀),首都也在安邑(山西省夏县),东有黄河、济水(古黄河支流,流经河南、山东两省,大部分河道今已湮没),西有华山(陕西省华阴市南),南有伊阙(河南省洛阳市南),北有羊肠阪(山西省平顺县东南太行山中,顾名思义,道路好像羊肠,易守难攻)。可是政治腐败,商王朝开国君王(一任)子天乙,把他赶下宝座,放逐远方。等到商王朝末代君王(三十一任)子受辛(纣),西边是孟门(山西省吉县西),东边是太行山,北方有恒山(河北省曲阳县北),南方有黄河,可是他暴虐无道,周王朝开国君王(一任)姬发,把他诛杀。由此看来,国家的安危,在领导人的品德,不在山川的险阻。如果主上不为国家尽责,恐怕现在跟主上同船的亲信,到时候一个个都成了敌国。”魏击懔然说:“我谨记你的话。”


魏击任命田文担任宰相。吴起不高兴,对田文说:“我想跟你讨论一下你我对于国家的贡献,你以为如何?”田文说:“当然可以。”吴起说:“指挥武装部队,官兵们愿意牺牲性命,使敌国惊惧,不敢打我们的主意,你比我怎么样?”田文说:“我不如你。”吴起说:“使政府的功能充分发挥,使全国人民安居乐业、国库充实、社会富庶,你比我怎么样?”田文说:“我不如你。”吴起说:“防卫西河(潼关以北的黄河),秦国不敢向东侵略。而韩国(首府平阳【山西省临汾市】)与赵国(首府晋阳【山西省太原市】),不敢不对我们唯命是听,你比我怎么样?”田文说:“我不如你。”吴起说:“这三项重要大事,你都不如我,可是官位却比我高,那为什么?”田文说:“当君王年纪还小,有权势的重要官员互相猜忌,随时可能发动政变,民心恐慌。这个时候,宰相位置,应该属于你?还是属于我?”吴起沉默很久,抱歉说:“我承认,应该属于你。”


当政治的运转有一定的秩序,人们也习惯并接受这种秩序时,压根不会产生“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的危机。只有腐烂的政权,在转移时才有这种特殊现象。


若干时日后,魏国宰相公叔(魏国可能设立一个以上的宰相,也可能此时田文已去位或逝世),妻子是魏国公主,公叔权倾中外,忌妒吴起的超凡才能,认为终有一天,吴起会威胁到他的职位,因而想把吴起排除,可是一时想不出妥善方法。他的一个绝顶聪明的仆人建议说:“排除吴起,易如反掌。他这个人最大的缺点是过度刚强,而且对自己的心直口快,颇为满意。所以,只要设计一个圈套,就不怕他不跳进去。你先报告国君说:‘吴起是一位了不起的英雄。可是,我们魏国是个小国,恐怕留不住他。留住他的唯一方法,只有许配给他一位公主,使他成为魏国的女婿。如果他志不在魏国,非投奔其他大国不可,必定拒绝这项婚姻。’然后,你在家里设宴,邀请吴起跟你同时回府,而跟公主先行商议妥当,使公主做出对你百般侮辱的动作,你也做出对这种侮辱的百般忍受的动作。吴起发现公主那么凶悍,不把平民出身的丈夫当成人,一定不敢娶她的妹妹,好了,这就跳进陷阱。”公叔大喜过望,按照计划进行。吴起果然心惊胆战,向魏击表示无福消受金枝玉叶,魏击霎时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吴起这才发觉他中了暗箭,然而为时已迟,无法挽救,恐怕魏击翻脸无情,把他杀掉,于是逃亡,投奔楚王国(首都郢都【湖北省江陵县】)。


楚王(十七任悼王)芈疑,早就敬慕吴起的贤能,遂即任命他当宰相。吴起就职后,雷厉风行,推动一项广泛的改革运动,制定合乎时代的法律,并建立法律的尊严,罢黜所有只领薪水却不工作的闲散官员,撤销血统疏远的一些皇族们的爵位俸禄,加强训练军队,提高军队的战斗力,坚持独立的外交政策,反对跟秦国和解。在吴起强烈的革新运动下,楚王国陡地强大。数年之间,疆土扩张到百越(东南沿海的浙江省、福建省及广东省),北方阻止三晋——赵国、韩国、魏国的南侵,西方数度攻击秦国。各国对楚王国的迅速复兴,大为忧虑。可是,在楚王国内部,那些因改革而失势的贵族和既得利益阶层,对吴起却十分仇视。


秦国国君(二十二任)惠公(名不详)逝世,子出公(名不详)继位(二十三任)。


赵国国君(二任)武侯(名不详)逝世,贵族再拥护一任君(烈侯)赵籍的儿子赵章继位(三任),是为敬侯。


韩国国君(二任烈侯)韩取逝世,子文侯(名不详)继位(三任)。


资治通鉴原文 

威烈王十三年(壬辰,公元前三八九年)

秦侵晋。

齐田和会魏文侯、楚人、卫人于浊泽,求为诸侯。魏文侯为之请于王及诸侯,王许之。


威烈王十五年(甲午,前三八七年)年

秦伐蜀,取南郑。

魏文侯薨,太子击立,是为武侯。

武侯浮西河而下,中流顾谓吴起曰:“美哉山河之固,此魏国之宝也!”对曰:“在德不在险。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义不修,禹灭之;夏桀之居,左河济,右泰华,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修政不仁,汤放之;商纣之国,左孟门,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经其南,修政不德,武王杀之。由此观之,在德不在险。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皆敌国也。”武侯曰:“善。”魏置相,相田文。吴起不悦,谓田文曰:“请与子论功,可乎?”田文曰:“可。”起曰:“将三军,使士卒乐死,敌国不敢谋,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治百官,亲万民,实府库,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守西河而秦兵不敢东乡,韩、赵宾从,子孰与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此三者子皆出吾下,而位加吾上,何也?”文曰:“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时,属之子乎,属之我乎?”起默然良久,曰:“属之子矣。”久之,魏相公叔尚魏公主而害吴起。公叔之仆曰:“起易去也。起为人刚劲自喜,子先言于君曰:‘吴起,贤人也,而君之国小,臣恐起之无留心也,君盍试延以女?起无留心,则必辞矣。’子因与起归而使公主辱子,起见公主之贱子也,必辞,则子之计中矣。”公叔从之,吴起果辞公主。魏武侯疑之而未信,起惧诛,遂奔楚。楚悼王素闻其贤,至则任之为相。起明法审令,捐不急之官,废公族疏远者,以抚养战斗之士,要在强兵,破游说之言从横者。于是南平百越,北却三晋,西伐秦,诸侯皆患楚之强,而楚之贵戚大臣多怨吴起者。

秦惠公薨,子出公立。

赵武侯薨,国人复立烈侯之太子章,是为敬侯。

韩烈侯薨,子文侯立。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