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顼序+司马光进呈《资治通鉴》表
 11.15万

赵顼序+司马光进呈《资治通鉴》表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5:12

我知道,高级知识分子差不多都熟悉前代所发生的事情,用以砥砺品德。所以他们才心理健康,神采四射,每天向前进步。《尚书》说:“君王应该不断学习,时刻不停地全神贯注。”《诗经》《尚书》《春秋》,每部书都在说明得失的轨迹,保护无偏无私的正规法则,使后世从记载中得到教训和警惕。西汉王朝司马迁,整理皇家祖庙石室里的书籍和皇家库房金柜里的文件,再根据《左氏国语》《世本》《战国策》《楚汉春秋》,广为收集,精密选择,网罗历史上的故事佚闻,再加以考证,笔触奔腾于上下数千年之间。


最早起于黄帝王朝第一任君王姬轩辕(前二六九八年),最晚至于刘彻(西汉王朝七任帝)发现麒麟(前一二二年。共二千五百七十六年)。内容分成“纪”“表”“世家”“书”“传”五个单元,遂成为定型,后世史学家跳不出他所创立的模式。司马迁主要的优点,在于是非判断,都不违背圣人的标准,赞扬和谴责,也都十分中肯。毫无疑义地,他是一位优良的史学家。

我父亲(宋王朝五任帝赵曙)一向重视古籍,留意图册,虽然每天处理千万国家事务,但一有空暇,仍沉湎阅读。曾经委托龙图阁常设皇家文学侍从官(龙图阁直学士)司马光,研究历代君王和官员们的事迹,就近向秘阁御用图书馆,收集资料,由政府供应全部经费。起自公元前四○三年,讫于公元后九五九年。司马光的意思是,周王朝日益陵替,皇族衰弱,法令规章和军事行动,都操在封国国君之手。十三任王(平王)姬宜臼把首都自镐京(陕西省西安市西)东迁到洛阳,齐、楚、秦、晋,诸封国才开始强大。


姜小白、姬重耳,先后成为霸主,但仍尊重周王朝的国王,用以号令天下。可是,到了三十八任国王(威烈王)姬午,下令擢升封国的高级官员(陪臣)韩、赵、魏三家,当封国国君(诸侯),周王朝虽未灭亡,纲纪却已全毁。司马光决定从发生这一件事的那一年开始,也正是古人著书立说,从某一事件起笔的原意。至于书中引用圣君贤相们讨论国家大事和治理之道的精辟言论,道德的或刑罚的善恶制度,神明的和人世的之间的关系,吉祥的和灾难的根源,威信盛衰的基础,行政措施利与害的影响,将领们的战略,官吏们的施政方案,严格地分析它们是邪恶?还是公正?是长久之计?还是只顾眼前?不仅于此而已,连词藻美丽的文章,含理至深的议论,也都一一收集。


历经十六个王朝,凡二百九十四卷。把它展开在明窗净几之上,立刻可以了然古今的演变历程。广博而扼要,简洁而不遗漏。更是一种典章制度的总汇、文章词藻的选辑。荀况曾说过:“你如果想看圣人的做人行事,应该在后代的英明君王身上寻找。”像西汉王朝的刘恒(五任帝)、刘询(十任帝),唐王朝的李世民(二任帝),都是孔丘所说的,无可挑剔的人物。其他的英明君王,或有诚挚的爱心,或有忠孝的感召,或者知人善任,或者勤俭谨慎,也都得到圣贤们的部分优点。孟轲说:“我对于姬发(周王朝一任王)、姬诵(周王朝二任王),只赞扬他们两三件事而已。”至于有的荒谬狂悖,我们可从他看到前车之鉴。有的恶毒奸诈,可从其中得到反省和启示。《诗经》说:“商王朝子孙,应以夏王朝的覆亡,作为借镜,不必远求。”所以,我特地为这部书取名 《资治通鉴》,显示我的盼望。

治平四年(一○六七年)十月初,皇上召大臣讲课,我奉到圣旨,宣读《资治通鉴》。该月九日,臣司马光第一次进读,皇上把
御制的序文,当面赐下,吩咐:“等全书完成时加进去。”

臣司马光言:
先前,接奉圣旨,要我编纂历代君臣事迹。不久,再接奉圣旨,赐名 《资治通鉴》。现在,全书已完全定稿。我性情愚昧而且鲁莽,学术更是荒疏,所做的事,都在别人之下。唯独对于历史,心有所爱,从幼到老,嗜好不倦。深深地感觉到,自从司马迁、班固以来,史籍越来越多,普通人有的是时间,还读不完,更何况高高在上的君王,日理万机,哪有闲暇?我常怀一种抱负,打算加以整理,删除多余的废话,摘取其中的精华,专门收集有关国家兴衰,人民悲欢,善可以为法,恶可以为戒的政治行为,编著一部编年史。使先后顺序,明确呈现,内容篇幅,繁简适当。只因为私人力量单薄,无法着手。幸而遇到英宗皇帝 (宋王朝五任帝赵曙),聪明睿智,关心文化推展,想了解古时政事,借此作为制定国家大计方针的根据。特地下令,教我着手编纂。往日的愿望,忽然可以发挥,欢欣鼓舞,不能自已。唯一恐惧的是,才疏学浅,难以胜任。


先帝(五任帝赵宗实)又命我自己物色任用助手,在崇文院内,设立编辑局,准许向龙图阁、天章阁、“三馆”(昭文馆、集贤馆、国史
馆)以及秘阁等图书馆,借用图书。并发给御用的笔墨纸砚,更特别犒赏,购买水果点心。并指定宦官充当联络官,直接可以奏报先帝。受恩之深,受宠之隆,近代从来没有。不幸书还没有进呈,先帝竟行去世。陛下(六任帝赵顼)继位大统,也继承遗志,颁赐序文,亲为本书命名。御前讲座时,也常命我宣读。我虽然愚昧,但受到两任皇上如此厚待,即令杀身枭首,也不能报答万一。只要能力够用,岂敢有丝毫惰怠?那时,政府派我代理永兴(陕西省西安市)战区司令官(知永兴军),因身体衰弱,又患病未痊,不能从事繁重工作,请求改调其他官职。


陛下顾念下情,答应我的请求,命我担任西京(河南省洛阳市)留守政府监察总监(判西京留司御史台),兼任西京嵩山崇福宫管理官(提举西京嵩山崇福宫)。前后六次调动职务,都准允编辑局跟我一同迁移。并且只发经费,从不规定按时缴出成绩。我既没有其他重大事务,就投入全部精力,精细研究,竭尽心力。白天不够使用,继之以黑夜。不但选录正史,还从旁采及野史(小说)、书信和文件,堆积得好像大海。我们在最隐秘处发掘历史真相,对每一个字都校正它是否错误。上起战国,下至五代,凡一千三百六十二年,共二百九十四卷。另外,再编索引,以年月为纵的轨迹,以事件为横的叙述,便于读者查考,命名 《目录》,凡三十卷。再另外,参考各种图书,考证它们的异同,说明真伪,再成 《考异》三十卷。——总共三百五十四卷。回溯过去,自本世纪(十一世纪)六○年代开始着手,到今天才算完成,悠悠岁月,中间受到政局影响,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能够平安,负罪至重,不容逃避。


臣司马光,诚惶诚恐,顿首顿首。敬请陛下垂念我远离中央,已十有五年,虽然身在外地,但区区之心,无论早上或黄昏,无论清醒或睡梦,何尝不在陛下左右。只以天性拙笨,无从效力,是以专门从事文字工作,报答皇恩,只求点滴之水和微粒之尘,以增加大海之深和大山之高。我现在骨骸憔悴,双目近视,牙齿几乎全部脱落,精神耗损枯竭。眼前办的事,一转身就都忘掉,残余精力,在此书上全部耗尽。敬请陛下(六任帝赵顼)宽恕我因妄自著作而应诛杀的重罪,俯察我一念之忠,在清闲休息的时候,顺手翻阅。参考前代王朝的兴衰,考查当今政治措施的得失,嘉奖善良,排除罪恶,坚持正义,改正错误,就足可以追踪古代的盛世,使国家迈入以前从没有过的太平境界。四海之内的苍生,都蒙受到福祉。那么,我虽葬身黄泉之下,平生志愿也已得到 回报。谨上奏章,请鉴。臣司马光诚惶诚恐,顿首顿首,谨言。


端明殿学士兼翰林侍读学士、太中大夫、提举西京嵩山崇福宫、上柱国、河内郡开国公、食邑二千六百户、实封一千户臣司马光上表。
一○八四年十一月进呈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