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最悲催国戚:高贵妃的倒霉家人
 1312

试听18032 最悲催国戚:高贵妃的倒霉家人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0:22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背景】


自古以来,皇亲国戚这个词,都被用来指代有权有势的群体。因为他们和皇帝是亲家关系,只要政权不发生更迭,他们的荣华富贵自然也是不会消失的。但是这个规律,似乎并不适用于乾隆高贵妃的亲戚,她的父亲、哥哥和侄子,虽然也曾一度沾了她的光,但后来的下场却都非常凄惨。


【正文】


父亲高斌,曾经官至吏部尚书、直隶总督、文渊阁大学士,是不折不扣的一品大员,但后来却因为袒护手底下的人,而被一撸到底,最后死在工地上。弟弟高恒,当过两淮盐政、总管内务府大臣,一度是乾隆眼中的红人,最后因为收受盐商的贿赂,而被抄家问斩。侄子高朴更能作死,在新疆给乾隆开采玉石的时候,他竟然给自己也挖了好几千斤,还大张旗鼓运到内地来卖,闹得当地的采玉工人都暴动了,气得乾隆命人将高朴就地正法。


其实吧,听了他们的罪过,估计您也觉得,高家这祖孙三代人还真怨不得乾隆刻薄,这是典型的“给机会你不中用”啊!那高家这三位,到底为什么要知法犯法,还一个比一个夸张呢?


我们先说高贵妃的父亲高斌,他是一位典型的技术型官员,祖上就是辽东的汉人,一家人跟着爱新觉罗家当了好几代包衣奴才,但都没有高斌这么有出息。高斌年轻的时候和祖上一样,在内务府当差,在雍正年间因为办事能力优秀被重用,当过好多地区的布政使,后来慢慢升到了江南河道总督的位置。这在当时是个肥差,朝廷每年拨给这片地区的经费,打底儿的就有四百多万两,如果遇到决口的情况还会加拨。在这么个位置上,要说这高斌会不贪污,鬼都不信。可是甭管贪不贪,人家能力那是实打实的,在高斌的手底下,什么黄河、淮河、永定河,都被收拾得服服帖帖,他也因为这份儿功绩,被乾隆擢升为大学士,进入军机处办差——这在清朝,就已经是位极人臣了。


可俗话说“物极必反”、“亢龙有悔”,高斌在到达了人生的巅峰之后,也没能幸免,他被连续弹劾、贬职。原因说来其实也好笑,这高斌啊,虽然是个有能耐的专家,但同时还是个老好人,深谙官场政治里“官官相护”的道理,喜欢拉帮结派,经常袒护自己的小兄弟。这种做法,肯定不招乾隆这种乾纲独断的帝王喜欢,所以乾隆前期重用他,等到高斌岁数大了、办事能力下来了,乾隆就要秋后算账了——听上去,是不是挺像我们现在人到中年被炒鱿鱼的企业老员工?


更让高斌感到“扎心”的是,乾隆不光把他的大学士职位给拿掉了,还在乾隆十八年的时候,给高斌安排了一次“死刑演习”,让他陪着因为工程事故而被处死的一名官员一块儿上刑场,开刀问斩。因为事前没人告诉高斌他是陪着看砍头的,他到了刑场上,被吓得是魂飞魄散、昏倒在地——这时候他都七十岁了,哪禁得起如此惊吓!这次经历之后,过了不到两年的时间,这高斌就死在了工地上,晚景不可谓不凄凉。


按说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高斌的后代们,那应该更加谨慎地当官、小心做事才是啊!怎么他的儿子和孙子,还在作死的路上前赴后继,而且还犯下了“两淮盐引案”、“私鬻玉石案”这样的大案子呢?


咱们先说说这高恒的“两淮盐引案”,这个案子发生在乾隆三十三年,被后世称为乾隆朝的第一大案。当时涉案的三任两淮盐政,在二十三年的时间里,拢共贪污了六百八十一万两白银,相当于盐政这个岗位一千三百六十二年的工资——各位可以设想一下,您要是从单位拿了自己年薪一千三百多倍的钱揣到自己腰包里,那大领导能善罢甘休不!


所以乾隆在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也是勃然大怒,派亲信重臣傅恒彻查此事。可这不查吧,还则罢了,一查发现,这两淮盐政的摊子,简直是烂透了!傅恒在奏折里给乾隆算了个帐,说,这二十多年里,两淮盐政应当给国库上缴一千一百万两白银,刨去乾隆下江南时,从这儿花销的四百万两,还应该有七百万两。但是除了后来戳破窗户纸的新任盐政尤拔世上缴了十九万两外,剩下的钱,国库连个响都没听着!


面对这样夸张的现实,乾隆更不乐意了,他巴不得把其间当过两淮盐政的高恒等人,还有那些和他们勾结的盐商扒皮抽筋!可是最后乾隆非但没这样做,还放了盐商们一马。因为他当时搞了个“预提盐引”制度,盐商可以在规定的贩卖食盐份额之外,花钱买额外的许可证,好多赚一些钱。这些卖许可证的钱,就是支撑乾隆先前南巡时花销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乾隆对这些盐商开刀,那他以后再想到江南玩儿的时候,谁来给他盖行宫、搭戏台?再进一步讲,他要是连这个滋生腐败的“预提盐引”制度都废掉,那盐商以后还会像以前一样不计血本地掏腰包讨好他吗?想到这儿,为了他的一己私欲,乾隆这高高举起的刀,也就只能轻轻放下,砍了高恒他们的脑袋,就算了事。


和高恒一样,他的儿子高朴,最后也是死在了和乾隆抢钱这档子事儿上。相比之下,高朴贪的钱虽然没他爸多,但是他的胆子却是祖孙三代里最大的。他不但敢直接从乾隆嘴里抢食儿吃,还像是怕别人不知道他胆儿肥似的,横穿整个中国炫耀了一番。接下来,咱们就说说这“私鬻玉石案”的前因后果。


这个案子发生在新疆的叶尔羌,就是现在的和田和喀什这一块儿。大家都知道,和田最出名的特产就是和田玉,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四大名玉”之一。乾隆更是有史以来最崇尚和田玉的皇帝,故宫博物院现在有件叫做“大禹治水图玉山”的玉雕像,就是乾隆命人把重达万斤的和田玉,千里迢迢运到扬州雕刻而成的。俗话说“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爱好和田玉的风气,在当时的民间也很盛行。在苏州和扬州,一件和田玉如意的售价就高达四千两白银,和开采的成本相比,可以说是暴利到了极点。


乾隆四十一年,高朴被派到叶尔羌,担任办事大臣,他上任不久,就发现这里有许多油水可捞。于是他写了个奏折给乾隆,申请在一座名叫密尔岱的玉矿山开采玉石,向朝廷进贡。但是在实际执行的时候,高朴不但扩大了开采的范围,还私自加征了二百名民工,逼着他们没日没夜地干活儿,最后逼得这些民工罢工抗议,闹到了新上任的叶尔羌首领色提巴尔第那里。色提巴尔第将这件事汇报给了他的上级、乌什参赞大臣永贵。二人经过一番调查后发现,这高朴的胆子还真是大,居然让他手底下的人打着自己的旗号,带着九大车玉石从新疆翻山越岭跑到苏州,在那边倒卖了数十天的玉石!


乾隆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下令让大学士阿桂负责此案,同时布置了一张以苏州为中心,南至襄樊、北到大同、西到肃州的搜捕网,全力追缴被高朴贪污的玉石,最终将高朴通过盗玉攫取的二十八万五千两白银和五百两黄金全部收入国库,并处死了高朴和他的八名党羽。乾隆还下旨,不许任何人将高朴的遗体从新疆运回内地,不给他落叶归根的机会。估计这时候的乾隆也是一边气一边纳闷:为什么我这么宠幸你们高家,结果你们一代比一代能气朕呢?可是,他没有想到,要不是自己的那些个爱好,这高家的祖孙三代,能有结党营私、贪污受贿的机会吗?从这一层上讲,说高贵妃的这些家人悲催,也不为过——谁让他们摊上了乾隆这么个皇帝呢!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欢迎您继续收听《清代皇陵异闻录》,探索皇陵中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