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听】23 古代频繁改朝换代的根本原因
 56.72万

【试听】23 古代频繁改朝换代的根本原因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4:29

知识点卡片 



重点内容 


欧洲史上的这些王朝得改朝换代和中国王朝的意义完全不同。动不动就来场农民起义推翻旧王朝建立新王朝这个事,全世界范围内其实只有中国有。中国郡县制时代的农民起义,在封建制时代是没有的,实际上在世界史上也是没有的,在整个人类历史上中国式的农民起义,也是独一无二的,“农民起义是历史前进的动力”这一规律只在中国有效。在西方历史上没有一个王朝是被农民起义推翻的。




文稿 

前几集我们讲了从秦朝到清朝这两千年历史的一个特点,就是在很多方面都在不停地循环。确实这两千的历史自成体系,和秦始皇以前那段历史截然不同


所以中国历史上,一直存在一个激烈的争论。那就是到底是先秦的那种“封建”制度好,还是秦始皇之后的郡县制度好。


这个争论在中国历史上是很有名的,学者分为两派。


西晋著名学者陆机是支持封建制的代表。在封建制时代,“民有定主,诸侯各务其治”,民众各自有稳定的统治者,诸侯对民众不会特别残暴,因为他们都是世袭领地,他们要追求长远利益,要和下面搞好关系。


而相比之下,郡县制下的长官的眼睛只盯着上面,他们很急于出成绩,反正我三五年就走人了,因此,他们对老百姓很坏,“横征暴敛,贪污腐败”。


这是一派。


当然还有另一派,赞同郡县制。


柳宗元


代表人物是柳宗元,他曾经写过一篇著名的文章,叫《封建论》。他认为,大一统专制的郡县制度下,可以更公平地选拔人才,因为郡县制下人才是流动的,竞争的,有能力的人容易脱颖而出。而封建制下,诸侯都是世袭的,不管你是有能力没能力,你都是诸侯。所以还是郡县制好。


那么,接下来,我们不如详细对比一下这两种制度到底各有什么长处和短处呢?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这两种制度下王朝的寿命。


封建制下王朝的寿命都不短,夏朝和商朝各是五百年,周朝是八百年,平均是六百年左右。秦始皇建立皇帝制度后,本来是想传至万世而无穷,所以自己叫“始皇”,儿子叫二世、孙子叫“三世”,然后传到一万世。


确实每个王朝建立之初,都梦想着自己一家一姓能永远统治下去,到了清朝皇帝还经常说“我大清亿万万无疆之运”,如果非要给我们爱新觉罗家的统治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亿年。


但事实上,秦朝之后,王朝的寿命就明显变短了。


我们不妨来直线数一下,秦朝的寿命是15年;西汉是215年,新莽也就是王莽建立的新朝,这是一个正式存在的统一王朝,和秦朝一样,活了15年;东汉196年,三国曹操建立的魏国是53年;西晋也是53年;西晋灭亡之后,五湖十六国一直乱到到北魏统一北方,这种分裂状态一直持续了123年;接下来是南北朝,北朝包括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和北周五朝加起来142年;南朝东晋103年,宋、齐、梁、陈这四个朝代加起来169年,隋38年,唐289年,五代五个朝代加起来53年,北宋168年,南宋153年,元98年,明276年,清267年。


如果我们按传统算法,南北朝时期以南朝为正统,因为南朝都是汉人为政权,五代时以北方王朝为正统算下来,则中国历史上一共改朝换代23次,从秦到清2131年,每个王朝的平均存在92年。


因此,王夫之认为,“郡县之制”实际上是不利于最高统治者的。“秦、汉以降,祚不永于商、周……郡县者,非天子之利也。”秦汉以后,王朝的寿命远不如商周。王朝一灭,就要斩草除根,这整个家族就灭亡了,所以看来郡县制这个事,实际上不利于最高统治者家族。


郡县制下的中国有一个突出的特点,那就是会出现会频繁地规模巨大的农民起义。自秦始皇以来,每隔百十年,中国历史上就会出现一次非常有名的农民起义,用我上学时候历史课本上的说法:“沉重打击地主阶级的统治,调整生产关系,推动历史前进”。


那些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你要是个历史爱好者的话,相信你能说出很多有名的农民起义:陈胜吴广、红巾黄巾、黄巢赤眉、瓦岗寨、梁山泊、李自成、洪秀全……



陈胜吴广起义


那么在我上学的时候,这些农名起义,都是历史上要讲的重点。除了这些著名的规模巨大的农名起义,在中国历史上小型的农名起义更多,几乎每年都有。


前几集讲了中国历史上一些大的规律,这些规律里还有一个在前几集没有讲,那就是只有建立在大规模农民起义基础上的王朝一般都十分长寿。我们前面提到,秦、隋和元都在漫长的分裂后实现了统一,但是他们的寿命都不长。


秦朝只存在了15年,但是接下来西汉活了二百多年,因为西汉建立在以陈胜吴广为代表的秦末农民大起义基础上的。隋38年而亡,但是接下来的唐朝活了二百多年,因为唐朝是建立在以瓦岗寨为代表的隋末农民大起义基础上的。元朝活了98年,但是接下来的明朝又活了二百年,因为明朝是建立在以红巾军和朱元璋为代表的元末农民大起义基础上的。


所以,很显然秦朝、隋朝、元朝他们之所以寿命不长,是因为在他们之前没有一个农民大起义来彻底打碎旧的社会结构。


而接下来的长寿王朝,都是在农民大起义的基础上建立的,这些农民起义规模都是全国性的,破坏力非常强,把原来的社会破坏得很彻底。这就是中国历史的特点,也就是所谓“大乱达到大治”。


而全国范围内的大型农民起义也是郡县制下的独有现象。而封建制下,也就是夏商周三代,从来没有发生过全国规模的农民起义或者农奴起义。夏商周三代,也只有周代有一个小规模的“国人暴动”,而且暴动的目的不是推翻周朝,而是统治阶级“内部矛盾”的一次自我调整,换了一个国王。


夏商周三朝的政权变化,包括夏朝和商朝的灭亡、西周变为东周,都与农民起义无关。


以上就是封建制和郡县制的两个区别,封建制寿命长、郡县制寿命短,封建制没有农名起义,郡县制经常有大规模的农民起义。


那么除了封建制和郡县制的对比。历史学家还经常有一个对比的点,那就是近代以来,中西方学者人很喜欢探讨中国的大一统与欧洲式的分裂,各有什么优缺点。


关于这一点欧洲学者就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


一种认为,和欧洲这种四分五裂,战争连绵的历史比起来。中国这样一个统一大帝国,几千年来一直延续着一种文明,这个比欧洲要好。


特别是明代来到中国的传教士,他们认为,中国这个体制有强有力的君主、良好的法律、健全的行政机构,比欧洲强太多了。因此欧洲文化界的许多著名学者都对中国文化大感兴趣,在欧洲掀起了“中国热”。


当然,还有也有一类学者,认为是欧洲模式更好,他们认为,中国大一统有利于稳定,但是容易造成文明的“僵化”。而欧洲的动荡,有利于保持文明的活力。所以这些学者对中国有一种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的评价。



孟德斯鸠


比如孟德斯鸠说:“中国是一个专制的国家,专制的原则是恐怖,专制的目的是平静。”而比万博士的说法则是:“为了避免中国的命运,欧洲付出了一千年野蛮生活的代价。”但是他们看来这个代价在是值得的。这些说法都是非常“西方中心论”的。


其实,我们提到的这两个争论:封建制好还是郡县制好,中国式的大一统好还是欧洲式的分裂好,本质上是一个争论。


因为欧洲分裂时代,也就是封建制时代。从罗马帝国崩溃后,就是贵族分封,小国林立,和中国周代一样。因此这两个争论,实际可以归并为一个争论,那就是封建制和大一统郡县制,各有什么长处和短处。


我们在前面说了中国历史上封建制时代王朝寿命长、郡县制时代王朝寿命短。


你要是放眼世界,其实也是这样,世界史上实行封建制的国家极少中国这样频繁的“改朝换代”。如果我们只读中国史,也许会以为改朝换代是人类历史发展之常态,好像每个国家都会这样。


但是你看一下世界史,就会发现并不如此:日本是万世一系,从上古神话时代到现在,日本的天皇始终是一个家族。英国自1028年威廉一世诺曼征服后一直到今天的英国国王,都是威廉一世的后人。


只不过英国的王位继承和中国不太一样,不是只能父亲传给儿子,有的时候传给女儿,有的时候传给弟弟,还有的时候传给外孙。但是不管怎么说,威廉一世的血统是一直传下来的。



威廉一世


有人说,不对,你不懂英国史,英国历史上一千多年一共经历了九个王朝呢,也是总在改朝换代。其实欧洲史上的这些王朝得改朝换代和中国王朝的意义完全不同。英国的王朝基本上都是由于上一个王朝的末代国王没有儿子,由亲戚继承大统,才导致改朝换代。


比如征服者威廉登基后,王位先后传给他的两个儿子威廉二世和亨利一世。到了亨利一世没有儿子,于是亨利一世的外孙继位,这就出现了改朝换代,开创金雀花王朝。为什么叫金雀花王朝,是因为亨利一世的外孙本是法国的贵族,他家族的纹章以金雀花为图案。


金雀花王朝传了八代,最后一位国王理查二世被他的堂弟亨利四世发动宫廷政变推翻了。新上台的亨利四世是兰开斯特公爵之子,新王朝因此而得名“兰开斯特王朝”……。所以这种王朝更替,只相当于中国一个大王朝内部的纷争,他不是中国人说的改朝换代。


我们讲过中国郡县制时代的农民起义,在封建制时代是没有的,实际上在世界史上也是没有的,在整个人类历史上中国式的农民起义,也是独一无二的,“农民起义是历史前进的动力”这一规律只在中国有效。在西方历史上没有一个王朝是被农民起义推翻的。


西罗马共和加帝国一共存在了近千年,但没有发生一次导致改朝换代的大起义,包括奴隶起义。中世纪,西欧的农民起义也很少,西欧几十个国家,农民起义总共不过七八次。


而且这些农民起义也和中国的也完全不一样,中国的农民起义都是要改朝换代。而西方农民起义则更像是一种社会运动,或者说是一种请愿。


公元1024年,法国布列塔尼起义,目标不是换国王,而是恢复过去的村社制度。公园997年,诺曼底农民举行过一次大起义,目的不过是农民要“按自己的法规来使用森林附属地和水源”。


中国历史的一个独特现象,叫“皇帝梦”。



朱元璋


在中国成为皇帝没有门槛,谁都可以做,因此有一句话叫“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 在中国历史上,乞丐、流民、士兵、权臣、包括少数民族,谁都有机会成为“太祖高皇帝”。


朱元璋就是乞丐出身,因此陈胜说过了那句著名的豪言壮语:“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然而在欧洲,王侯将相确实是有“种”的,要做国王是必须贵族出身。因此欧洲的几十顶王冠,一直是在贵族之间传来传去。从来没有出现过哪一个农民或者哪个农奴揭竿而起,“杀到东京夺了鸟位”的情况。


所以动不动就来场农民起义推翻旧王朝建立新王朝这个事,全世界范围内其实只有中国有。除了以上讲的,在郡县制时代,中国历史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人口数字大起大落,这也是一个独特的现象。



王夫之:《读通鉴论·卷一》

参考许平中:《王朝盛衰兴亡、国家分合交替之谜新解》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