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听】18 中国两千年政治,只是一场轮回
 21.04万

【试听】18 中国两千年政治,只是一场轮回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4:29

知识点卡片 



重点内容 

中国从秦到清的历史,最主要的特点就是频繁地出问题,频繁的“改朝换代”。秦制的规律是一个王朝建立之初,有一段政治清明期,甚至会出现盛世。然而几代之后,就会出现各种腐败混乱,官 逼 民 反,各种BUG发作,不得不重新启动。建立的一个新的王朝,新的王朝又开始重复同样的故事,这样的循环,循环了两千年。


文稿 

我在序言当中讲过,中国历史可以划分为三大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开始到周秦之变。

第二阶段是从秦始皇到晚清。

第三个阶段是从晚清近代化到现在。


我们已经讲完了先秦,接下来这部分,我们就讲从秦到清。


为什么要把从秦到清划为一个历史单元呢?因为这两千年的历史,虽然经历了很多朝代,经历了秦汉魏晋、隋唐五代、宋元明清,但其实这么多朝代都是沿着一个简单的逻辑前进的,那就是不断完善和修补秦始皇开创的皇帝制度。


我们以前讲过,汉代对皇帝制度进行了重大升级,实现了制度初步稳定。除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个重大举措,汉代还在很多具体问题上对秦制小的BUG进行了修补。


秦制除了汲取能力不受约束这个大BUG之外,还有很多小的BUG,比如一个具体原因,那就是没有预立太子。


秦始皇几乎考虑到了威胁他统治的所有因素,可是就差了一条,活着的时候没有立太子。因为他是一个极其自信的人,对自己的健康太自信了,没想到自己死的那么突然。


秦始皇


结果秦始皇在最后一次外出巡视的途中突然生病了。他预感到自己这次病得不轻,有可能不行了,连忙写了一道诏书,发给正在北方边境上的长子扶苏,让他马上动身回咸阳。


干什么呢?当然是准备接班。诏书还没发出去,秦始皇就死了。


秦始皇活着的时候,他的任何命令没人敢违背,但死了可就不同了。诏书写完了,按程序是要经过太监赵高的手发出去的。但是赵高没有马上发。为什么呢?因为他不想让扶苏当皇帝。他想让秦始皇的小儿子胡亥继位,胡亥能力比较差,只喜欢吃喝玩乐,好操纵。


于是赵高经过与李斯和胡亥的密谋,篡改了秦始皇的诏书,要他自杀。扶苏很听话,秦朝的政治特点就是执行命令不打折扣,所以马上自杀了。于是胡亥当上了皇帝。


秦二世胡亥


扶苏是一个比较靠谱的人,如果他上台了,说不定秦朝能多活几年。但是秦二世胡亥非常不靠谱,一上台就胡作非为,不断折腾,加速了秦朝的灭亡。


汉朝建立之后,立刻吸取了这个教训,汉朝君臣总结说:“秦以不早定扶苏,胡亥诈立,自使灭祀。”秦朝就是因为没有早早把苏扶立为太子,让胡亥钻了空子,导致灭亡。因此汉高祖二年(前205年),也就是刚刚建国,刘邦就立了刘盈为太子,堵上了秦始皇留下的一个政治漏洞。


但是堵完了这个漏洞还不算完。皇帝们发现,皇帝这个制度漏洞太多,按下了这个葫芦,又会起了另一个瓢。刘邦明智地立了太子,却留下了另一个政治漏洞,那就是太后干政。


刘邦死后,刘盈即位,才17岁,没什么经验,主要权力掌握在他妈吕后手里。吕后控制欲特别强的女人,什么事都要管,强行把自己的一个颜值很低的外孙女许配给刘盈当皇后。她的想法是亲上加亲。


刘盈不喜欢这个皇后,不和她同床,却和一个宫女生了一个男孩。吕后的做法简单粗暴,把宫女杀了,把这个孩子抱过来,说是自己外孙女亲生的,立为太子。所以刘盈这个皇帝做得当然很郁闷,只做了7年就死了,小太子继位,吕后干脆就临朝称制,公开掌握了最高权力。


吕后 


结果过了三年,小皇帝知道自己亲妈是被吕后杀的,孩子太小不懂事,就四处嚷 嚷以后要为母亲报仇。“后安能杀吾母而名我!我壮,即为变!”你居然杀了我妈立我,你看我长大了怎么收拾你!


结果吕后一听,把自己的亲孙子也杀了,然后开始重用娘家人,大封诸吕为王。结果后来“诸吕谋为乱”,想把刘家的天下变成吕家的天下,直到周勃等人诛灭诸吕,才稳定了刘家的统治。


所以刘邦想到了立太子,却没有防范好自己的老婆。到了汉武帝,接受这一教训,立小儿子刘弗陵为太子后,就把刘弗陵的母亲钩弋夫人杀了,防止她以后专权干政。


汉武帝立了太子,又杀了妃子,按理接下来应该政治稳定了吧?结果按下了太后干政这个葫芦,又浮起了权臣这个瓢。


太子没有亲妈,年纪又太小,不能主掌朝政,怎么办呢?


汉武帝临死前任命了一批大臣为顾命大臣,为首的是霍去病的弟弟霍光。结果霍光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权臣。霍光性格很强悍,他掌权后,显示族灭了自己的政敌上官桀和桑弘羊,还杀掉了皇族中的重要人物长公主和燕王旦。


霍光辅政


此后霍光就成了实际上的皇帝,全天下大小事情他一个人说了算。刘弗陵二十一岁时病死,没有儿子。霍光决定,让昌邑王刘贺,也就是前两年从地底下挖出来的那个著名的海昏侯当皇帝,但是刘贺只干了二十七天,霍光非常讨厌他,没到长安觉得不错,结果一见面怎么看怎么不进眼,说他不到一个月就犯了一千多条错误,平均一天犯错四十次,把他给废了。然后又立了汉宣帝。


所以霍光可以随意的废立皇帝,是个权臣。


霍光本人很幸运,得了善终,没有死于非命,但是他死了之后,霍家还是倒了霉,他的儿子霍禹被腰斩,霍云、霍山自杀,妻子、侄子等也全部被杀或者自杀,霍家一族遭到满门抄斩。


因此,皇帝制度的运行,实际上从一开始就受到众多因素的干扰。

清代乾隆皇帝曾做了一次总结:所以亡国者,曰强藩,曰外患,曰权臣,曰外戚,曰女谒,曰宦寺,曰奸臣,曰佞幸。



乾隆皇帝


威胁皇权的,有强大的地方藩镇,有敌国外患,有权臣,有外戚,有后妃,有太监,有奸臣,有小人。几乎所有人都盯着皇帝的权柄,一有机会,就想取而代之。


为什么呢?当然是当皇帝的好处太大了。当上了皇帝,就成了人间的上帝,要什么有什么,所以东北人人说:“当了皇帝,就是成天躺在皇宫吃猪肉炖粉条”,上海人说:“当了皇帝,就是吃蟹黄小笼包,吃一屉扔一屉”,总之很幸福。


但是天下凡事都是有好的一面,就有坏的一面。皇帝把所有的好处垄断在了自己手里,这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天下所有人都是皇帝他们家的潜在敌人。“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所有人都想当皇帝。


前一段我看一个B BC纪录片《动物王朝》中说的,其中有句话我很深刻:“居于统治地位使大猩猩首领尽享一切,但是它谁也不能信任,其他每只其他雄猩猩都时刻准备取代它”。所以熊猩猩首领成天都很紧张。


皇帝也是这样,皇帝要以一人敌天下,也就是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对付天下所有人,但是皇帝只有两只眼睛两只手,很多情况下顾不过来,所以就处处都是漏洞,按下葫芦起了瓢。


在传统社会中,对皇帝构成危胁的人通常有以下几类:


第一类是皇族。

因为身上流的都是开国皇帝的血,所以皇族后代理论上都有继承皇位的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历代王朝都内斗不断。父子相屠,兄弟相残,唐 朝著名的玄武门之变,唐太宗杀了自己的亲哥哥和亲弟弟,然后还派出两队人马,到他们兄弟的府中,把他所有的侄子都杀了。


玄武门之变


第二类是后妃,是皇帝的妻子和母亲,这些人深得皇帝信任,也最容易夺权,吕后、武则天到慈禧,这样的例子非常多。


第三类是外戚。外戚就是皇帝妈妈那边的亲戚,外公舅舅姨父姨妈之类的。他们往往在皇帝年纪小的时候掌握大权。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小时候,主要是听母亲的,母亲会相信谁呢?当然是自己娘家人。所以历史上外戚乱政不绝。


第四类是太监。太监本来地位非常卑贱,可是他们和皇帝朝夕相处,很容易建立起深厚的感情,也就很容易夺权。


西汉和东汉末年政治的规律都是外戚干政和太监干政轮流进行。为什么呢,皇帝小的时候,容易被外戚控制,但一旦皇帝长大成人,就要夺回权力,这个时候朝廷的主要官员大部分都是外戚的亲信,皇帝要想夺回权力,只能依靠和自己身边的太监。因此外戚和太监轮流干政。


有人说,我们不要唯出身论,后妃,外戚,太监掌权有什么不好?反正总得有人管事吧?


其实这不是出身的问题,是素质的问题。后妃、外戚、太监的特点是他们不是专业官僚,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缺乏专业知识,管理能力会比较差,所以他们专权的时期,往往朝政比较混乱。


第五个威胁因素是权臣。皇帝能力不行,大臣能力太强,就成了权臣。就可以欺负皇帝,架空皇帝,甚至取而代之,这样的权臣历史上也很多。


第六个是朋党。所谓朋党,就是官员们分门别派,各立山头,相互斗争。皇帝控制不了。明代就是朋党之祸直接导致了亡国。


所以崇祯皇帝给李自成留下的遗嘱是什么?“天下文臣皆可杀”就是杀光所有文臣,因为他们成天内斗,不干正事,导致亡国。


崇祯皇帝

第七个因素就是地方割据势力。地方不听中央指挥,这个在历史也经常发生。


第八是敌国外患,就是周围的这些敌国,威胁中央政权的存在,北宋南宋都是被北边的敌国给灭了。


第九个是农民起义,官 逼 民 反,这个就更常见了,这个我们以后会细说。


所以朱熹说,中国政治很难搞:措置天下事直是难!救得这一弊,少间又生那一弊。如人病寒,下热药,少间又变成燥;及至病,下寒药,少间又变得寒。


翻译过来,就是治理天下真是太难了。你把这个刚搞定,那边又出事了。比如给人看病,这个人是寒病,下热药,结果吃下去又变成了热病,你又得下寒药,结果寒病又起来了就这样翻来覆去。


所以中国从秦到清的历史,最主要的特点就是频繁地出问题,频繁的“改朝换代”。秦制的规律是,一个王朝建立之初,有一段政治清明期,甚至会出现盛世。就像新手机到手,头半年运行比较顺畅。


然而几代之后,就会出现各种腐败混乱,官 逼 民 反,各种BUG发作,不得不重新启动。建立的一个新的王朝,新的王朝又开始重复同样的故事。


这样的循环,循环了两千年,所以留下一套史书叫《二十四史》,留下一首朝代歌:“三皇五帝夏商周,秦汉三国两晋忧,南北隋唐五代尽,宋元明清帝统休。”


所以从秦始皇开始的两千年,就是历代皇帝进行智力接力,对皇帝制度的漏洞进行一代代修补的两千年,由此造成了这一阶段的很多独特的政治循环。


什么循环?我们下次再讲。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