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讲:唱一首“长城谣”:秦汉长城与哈德良长城
 303

第3讲:唱一首“长城谣”:秦汉长城与哈德良长城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1:41

(歌词)

万里长城万里长,

长城外面是故乡。

高粱肥,大豆香,

遍地黄金少灾殃。

自从大难平地起,

奸淫掳掠苦难当。

苦难当,奔他方,

骨肉离散父母丧。

没齿难忘仇和恨,

日夜只想回故乡。

大家拼命打回去,

哪怕倭寇逞豪强。

万里长城万里长,

长城外面是故乡。

四万万同胞心一条,

新的长城万里长。

万里长城万里长,

长城外面是故乡。

四万万同胞心一条,

新的长城万里长。


刚才您听到的这首歌曲《长城谣》是描写“九一八事变”以后,在东三省居住的老百姓由于流离失所而过着苦难的生活。这首歌曲表达了这些老百姓的心声。歌词写到:“长城外面是故乡”,这说明这些老百姓绝大多数是居住在东北三省的,在这个里面说到的长城以外,我想是山海关以外吧,在歌词的最后一句又写道,“只要四万万同胞心一样,新的长城万里长”。他让我想到了长城在中国的老百姓心目当中,它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物质的存在,而是一个精神上面的存在,他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的象征,或者说家园的象征。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在秦汉时代,修筑长城的历史,以及和秦汉的时代相隔不远且也修筑长城的罗马帝国时期。那么这两个不同的文明当中,他们修筑长城的过程是什么样子的,两个不同文明的人们,对于长城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呢,让我们回到两千多年以前。


在《史记》当中,关于修筑长城的记载是在“蒙恬列传”中。这是个非常浩大的工程,有着可歌可泣的故事。在《史记》当中司马迁特别珍惜他的笔墨,只用很简单的话写了出来,原文是这样的:“筑长城,因地形,用制险塞,起临洮,至辽东,延袤万馀里。于是渡河,据阳山,逶蛇(迤)而北。”这段话的大概意思是说蒙恬将军修筑长城,他是因势因着地形而建,并且在关键的地方设置险要的要塞。西起临洮就是今天甘肃省的岷县,我们都知道这岷县就是“更喜岷山千里雪”的岷县。东至辽东,应该就是今天的东北南部的沿海地区。延袤万余里,这个万余里可能说的比较夸张,根据咱们今天的统计和记载,至今犹存的长城几个主段加在一起的总长度约3440公里,所以说万余里可能有些夸张。接下来说“渡河”,这个“河”就是黄河。“据阳山”,阳山就是指的今天内蒙古包头之北。“逶蛇而北”是指从这地方开始延伸到北边去。这是《史记》当中,对于蒙恬筑长城的记载。


秦长城地图.jpg

秦长城示意图


当时蒙恬将军率领三十万军民修筑长城,当然蒙恬那个时代所修筑的长城,我们刚才看到它的地理位置,你会发现这里的地理条件大部分都非常的恶劣。必须穿过那些漫长的山脉,还有一些沙漠戈壁地带,这些地方大多数都人口稀少,而且冬天天气都十分寒冷,所以条件特别的困难。不仅如此,前面有人在修长城,由于战线拉得非常长,筑城的这个活动又常常要一个中心一个中心地变化,所以后勤补给也会变的十分漫长。据西方的历史学家统计,只要有一个人在前面筑长城,那么后面就需要几十个人来建造工地上的通道,还有运送相应的物资来供应这个人,由此可见死亡的人数应该也是十分巨大,那么在秦代的长城,包括后来汉代的长城,绝大部分都是采用夯土建成的,也就是说大部分都是就地取材,不需要像金字塔那样把大石块儿从河谷里面运来。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根据刚才的统计,蒙恬将军使用30万人来筑长城也是毫不夸张的,并且蒙恬建造的长城并不是说由蒙恬带领这30万人一下把这么长几千公里长的长城筑成,而是从西至东连接了和秦同时存在的,秦以前六国建筑的长城。它们分别是在公元前300年建造的秦代的长城,公元前353年建造的魏国的长城,约公元前300年建造的赵国长城,约公元前290年建造的一直延向东北辽河下游的燕国长城。他是把这些长城都连接起来,才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这几千公里的长度。建造长城的目的是什么呢,你肯定会说当然是为了北拒外敌。在蒙恬的时代,这个外地恐怕就是北方的狄戎,在汉代的时候恐怕在绝大部分时间里要面对的就是北方强大的匈奴。在公元前121年,匈奴受到了霍去病的沉重打击,浑邪王被迫投降,他率领着4万人来到了汉人所居的关内,当时全部的匈奴人都撤出了甘肃走廊到罗布泊这一带,后来汉朝就在那建立了酒泉郡,之后又加设张掖、敦煌和武威三郡,这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河西四郡”。之后又设立了玉门关和阳关这两个关隘,都离今天的敦煌不远。我们通过后人的诗作也能够感受到。比如说“春风不度玉门关”,“西出阳关无故人”,感觉到出了玉门关或者阳关那里就不再是大汉王朝的土地了。


河西走廊、河西四郡对于汉朝来讲,一直都是进入西域,或者在西域地区举行防御性的军事活动重要的基地。玉门关我去过那里,又叫“小方盘城”。他不大,就是一个黄土堆,今天给拦上了,人们上不去,但是我们还能够依稀看到她在西边和北边各开的一座城门。


小方盘城遗址.jpeg

小方盘城遗址


站在玉门关上,远眺的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和戈壁。想想在两千多年前的汉人,要有多大的勇气到这个地方来修筑关隘抗拒匈奴的铁骑。在历代修筑长城的帝王心目当中,到底长城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去抵挡在塞外游牧的夷敌,还是作为这些帝王来讲,长城只是他们一道心理防线。或者说心理安慰。如果真正想北拒夷敌,恐怕历朝历代都还要使出自己各自不同的政策。比方说清代的时候,对于蒙古的统治还要借助宗教政策,历朝历代来讲,还要借助和亲,最典型的是汉代,当然在以后的朝代当中也有。但是长城在普通的老百姓心里就像我们刚才听到的那首长城谣一样,他就好像是我们中国人心目当中的一座哭墙,从秦代开始修长城戍卫边疆永远都是充满着血泪的,这样的一段离别,还有劳役。


我们看到唐代的诗歌当中,专门有一个部分叫作“边塞诗”,这里仍然讲到戍边所带来的这种离别。一想到长城,在诗人的心目当中,恐怕更多的是痛苦的经历和与亲人的别离吧。在老百姓的心目当中,长城也是某种意义和象征。我还记得在金庸的小说《天龙八部》当中,他设计了一个气壮山河的结尾,就是小说的主人公乔峰,最后用自己大义凛然的一死向辽国君主换来了宋辽两国长达十几年的和平,让关内关外的人们不再有战争。我想在这个时候,长城可能在关内人和在关外人的心目当中都成为了和平的象征,或者说对于这堵墙,人们给予了他和平的期望,能够结束征战的历史,进而结束曾经的苦难生活。在西方的历史学家眼中,比方说剑桥中国史当中就谈到在整个中国历史中,中国人比其他任何民族都表现出更浓厚的筑垒自锢的心理,其实这句话也不能完全按照书中所描述的这样理解。不仅仅是中国人修筑长城,世界上很多民族都有过修筑长城的经历,比方说波斯民族还有接下来我们要谈到的古代罗马帝国,也修筑过长城。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至今还保留在英国德国境内的哈德良长城。


哈德良长城.jpg

哈德良长城示意图


哈德良皇帝是罗马帝国时代的“五贤帝”之一,他主要的统治时期在公元2世纪左右,哈德良皇帝应该说是罗马帝国时代的皇帝当中非常有作为的一位。他曾经用自己的双脚丈量过罗马帝国的土地,他也是罗马帝国时代所有皇帝当中唯一一个踏遍了所有省份的帝王。大家要知道,罗马帝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统一了整个地中海,在亚非拉也都有大片的领土。一个帝王想完成这样的壮举还是需要有很大决心的。哈德良也曾经到过不列颠岛,就是今天欧洲经济的火车头——英国,但是在当时对于罗马帝国来说是一片非常边缘的领地,当他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他就考虑到修筑长城,以抗拒当时北方少数民族的入侵。哈德良是在公元122年的时候来到不列颠省的,就是今天的英国。据说是他下令建造长城的,今天还保留在英国境内的哈德良长城有118公里长,当然是没有办法和我国境内的长城相比的。这也不是一个地理概念,不列颠毕竟是一个岛。并且在筑长城所采用的建筑材料主要也是以石头为主,都是大石块儿。在长城上面也设有小堡垒和城门,堡垒的中间也设有兵营。


今天还留下来的哈德良长城,最有名的一个城址就是我们最熟悉的纽卡斯尔,看英超联赛的朋友们都知道纽卡斯尔联队是很强大的一个队伍。大家可以想一下他的英文New Castle。castle在英文当中是城堡、堡垒的意思,New Castle就是新的堡垒。那“旧的堡垒”是什么呢?就是哈德良曾经修筑的一个重要的长城西面的一座堡垒,今天在纽卡斯尔还有这个堡垒的遗址,新堡垒是公元12世纪在哈德良长城的旧堡垒遗址之上重新修筑起来的,被称为New Castle新城堡。在哈德良修筑长城以后,他继任的国王安东尼又在公元143年修筑了安东尼长城。哈德良长城也被延续使用,一直到公元410年,罗马彻底结束了在不列颠的统治。哈德良长城应该说他为整个不列颠的南部赢得了长达300多年的安宁,让他能够分享到罗马帝国和平时代所带来的胜景。罗马人主要采取的统治方式就是用当地的凯尔特人的首领进行地区自治,同化不列颠土著的上层社会,把他们罗马化、拉丁化,这样来维持他们在不列颠的统治。

哈德良长城实景.jpg

哈德良长城遗址实景


我们回看一下,罗马的做法其实和当时汉人有非常相似的地方。当时匈奴在被霍去病击败以后,北匈奴继续往漠北去了,而南匈奴有很大一部分人降汉,在今天的河西地区,很多墓葬当中都还能够看到匈奴人的后裔,并且降汉的这一批匈奴人也逐渐更加深入地参与到了汉朝政治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逐渐的融入了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血脉当中来。今天矗立在英国,德国等地的长城,它还标志着在两千年以前罗马帝国曾经达到的辉煌成就,以及他所达到的国土边界。继罗马帝国之后,历史上出现了许多非常有雄心壮志的帝王,都期望能够像罗马帝国那样对地中海进行再次统一,或者说取得前所未有的权利,我想哈德良长城也可能是这些雄心壮志的帝王们心目中永远的目标吧。


我想:长城的修筑是对疆土进行防御,或者说帝王来去划定自己疆域边界起到军事或者说是政治上的作用。但是作为普通的老百姓,驻守哈德良长城的罗马士兵会和驻守秦汉时代的玉门关的征夫们一样,对于家人的这种离别之情,对于战争即将到来的这种殚精竭虑,我想:他们都一块被沉积在了那座铸造长城的石块儿当中,或者那些黄色的夯土当中。长城,正是因为它凝结了这些戍边人的血泪,见证了千百年来战争的厮杀,最终使得他们都成为了一座一座的丰碑。远远地从历史当中走来,两千多年以来屹立在这个地方。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