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的逆袭(免费版·上)
 17.23万

丘吉尔的逆袭(免费版·上)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32

这一期,我们暂且放下丘吉尔、斯大林,开个番外篇,先来聊一下一小撮美国政客为什么要挑起两国贸易摩擦。

 

2019年的5月20日也许会是载入史册的一天。5月20日的中文发音类似“我爱你”,因此在中国的新民俗中成了情侣间表达爱意的节日。整整49年前,在越战高峰期的1970年,在30万中国志愿军已经远征北越对美军作战经年后,毛泽东于5月20日在《人民日报》头版上发表了《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声明。毛泽东就是用这种西方列强听得懂的语言向美国发出了“求爱”的讯息。接受到讯息的尼克松心领神会,在两年后跨越重洋来到北京,中美关系解冻,中国开始融入美国所主导的世界秩序、首先是生产分工和贸易体系中。这一幕历史大戏的华彩乐章,就是2000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且在随后的短短15年时间里,制造业产值接连超越美国,以及美日德三大发达经济体制造业产值的总和。

 

但起初美国显然并不担心这一点。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早已经与100年前,甚至50年前大不相同。美国与中国之间,形成了一种奇特的经济分工和交换体系:中国负责大宗低附加值工业制成品的生产和制造,美国成为中国制造的最大消费市场,中国从美国获得大量贸易顺差,再将大部分顺差投资美国国债。在这个体系中,美国可以低成本地获得工业制成品,从袜子玩具到家用电器,实际提高了美国老百姓的消费能力,同时控制了通货膨胀,并且在国债市场收获大量融资;中国则扩大了工业制造能力,促进了出口和就业,并获得了大量外汇收入。


在这个体系里,美中两国各取所需,各蒙其利,当然也各自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对美国来说,就是制造业的急遽萎缩,以及由此而来的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的重组和深刻变化。在1990年,美国还是以制造业立国的世界头号工业国,到了2015年,美国支柱产业已经变成了高科技和高端服务业。不幸的是,不论高科技还是高端服务业,对于劳动力的吸纳作用都是及其有限的,结果就是失业率不可遏制地攀升,以及中底层美国民众对于前途的深深绝望。当今任何一个去美国旅游的游客,都会惊异于美国公共场所中,流浪汉数量之多。另一方面,这个代价,对于中国来说,就是996,就是破坏环境,就是消耗资源;这种在世界分工体系和价值链的中低端打拼的发展模式,其实是非常值得检讨的。

……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