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集】李鸿章的为官之术
 1418

试听180【第四十七集】李鸿章的为官之术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30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上一期讲过了曾文正公曾国藩,这一期我们把目光聚焦到另一位晚清军机重臣的身上,他的名声也许比曾国藩更响亮,可却未必是什么好名声;但说到中国封建王朝最后的百年历史,这个人你一定绕不开。他就是李鸿章。


李鸿章官至东宫三师、文华殿大学士、北洋通商大臣、直隶总督,爵位一等肃毅伯,死后追赠太傅,晋一等肃毅侯,谥文忠。但我们提起他的时候,更多提到的是他淮军、北洋水师的创始人和统帅、洋务运动的领袖、晚清重臣的身份,以及他建立了中国第一支西式海军北洋水师的功绩,大概也没法忽略北洋水师未经抵抗就全军覆没的事实。


李中堂一生中参与了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包括镇压太平天国运动、镇压捻军起义、洋务运动、甲午战争等,代表清政府签订了《越南条约》《马关条约》《中法简明条约》《辛丑条约》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一身的骂名也就是这么背上的。


但问问同代人,他们的评价与我们口口声声“卖国贼”的评价可是截然不同。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视其为“大清帝国中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强一争长短之人”,德国海军大臣柯纳德称其为“东方俾斯麦”,慈禧太后视其为“再造玄黄之人”。他还与曾国藩、张之洞、左宗棠并称为“中兴四大名臣”。戊戌变法的领导者,民国时闻名遐迩的大师梁启超也曾说过:“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

 

他们不同的评价从何处而来呢?从本章的前几讲当中,我们也可以想见原因。晚清时的朝臣们面对的,是一个与过往数千年全然不同的世界,中华帝国在生产力与军事水平上已经全面落后于西方,全世界都虎视眈眈渴望将大清纳入自己的外交体系,共享这块遥远东方的肥肉。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接受和过往数千年完全一致的旧式教育的官僚们,不得不肩负起无比沉重的责任,独立支撑,面对崭新的世界形势见招拆招。


早年的李鸿章完全是传统封建社会的优秀士大夫模板。出身官僚家族,自幼饱读诗书。年少时意气风发,“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的诗句,是少年李鸿章满腔豪情壮志的写照。道光二十五年也就是1845年,李鸿章会试落榜,但有幸投师曾国藩门下。我们知道曾国藩不仅是权臣,同时也是湖南大儒,经学上的成就也是极高的,在他这里,李鸿章刻苦学习经世之学,奠定了一生事业和思想的基础。不久,他一举考中进士,以25岁之龄成为了大清三十年内的会试考场上最年轻的得中者。


其时,鸦片战争已然令举国上下一片哗然,朝堂上人心不定,民间乱象更是此起彼伏。咸丰年间,太平军席卷半个中国,所到之处虽解放百姓、击杀土豪劣绅,但也毁坏宗庙、焚烧图书,造成了巨大的混乱。李鸿章跟随曾国藩驰骋于战场之上,迅速成长为具有独当一面能力的军事统帅。曾国藩在抗击太平军的战场上屡屡失利,江淮地区清军力量空虚,李鸿章借机扩充自己的势力,从无到有拉起了属于自己的淮军近万人的武装。


在指挥淮军与太平军的战斗当中,李鸿章在上海为扩充自己的势力,租借洋枪队,通过购买国外的军火,李鸿章第一次感受到了洋人的枪炮威力,便萌生了操办洋务的念头。在他给老师曾国藩的信中,有这样的语句描述自己的见闻:“枪炮并发,所当辄糜,其落地开花弹,真神技也。”


其后的战役中,李鸿章抓住敌人遇到瘟疫的机会,连续取得胜利。在清剿捻军的战斗当中,李鸿章也是战绩斐然。在此过程中,李鸿章干出过杀降屠城的恶行,但最终平定农民起义维护清廷统治,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同治年间,李鸿章任直隶总督,坐到了汉人臣子中最高的位置上。


1865年开始,意图救国、勉力自强的李鸿章开始了他的洋务大计,顶住满朝文武的压力,提议组建北、东、南洋水师舰队,一手构建了中国近代的海防体系;同时,亲自出马,托人去美国购买机器,聘请高级技师和工匠,在上海成立了全东亚最大的兵工厂:江南机器制造总局。洋务运动中,李鸿章一手缔造了一条清晰的近代化生产路线。


1879年,中国第一条电报线;

1880年,中国第一个船坞——天津大沽船坞;

1881年,中国第一家近代化煤矿——开平矿局;

1882年,中国第一个海军基地;

1885年,中国第一所陆军军官学校——天津武备学堂;

1888年,中国第一支纯近代化舰队——北洋舰队;

这诸多的“中国第一个”,都出自李鸿章的手笔。


这个过程,伴随着李鸿章与张之洞等洋务派在朝中的力排众议,同时也夹杂着李鸿章与左宗棠、翁同龢等文武重臣的私人恩怨。烟台条约、中法战争和议,以及与俄罗斯媾和,险些出卖新疆,这也是后世广受非议的过错——这都来源于李鸿章作为淮军首领,太过看重自己的底牌而有时罔顾大局的利益所致。话又说回来,北洋水军的战略地位的确极高,作为东亚第一大国,倾尽财力以武装自我也是理所当然。


但接下来的历史,我们也都非常清楚。中日甲午海战,长期缺乏维护经费的北洋水师弹药不足,终究难以支持,最终旅顺与威海等重要海军基地失守,北洋水师终于全军覆没。战后,光绪二十一年二月十八日,李鸿章被慈禧太后任命为全权大臣,赶赴日本议和。尽管行前清廷已授予李鸿章割地赔款的全权,但他仍期望“争得一分有一分之益”,与日方代表反复辩论。在第三次谈判后,李鸿章于会住处的路上遇刺,世界舆论哗然,日方因此在和谈条件上稍有收敛。李鸿章带着面部未愈合的伤,勉力和谈,然而回国后得到的,仍是潮水一般的骂声。


梁启超先生直言,甲午战争,是李鸿章以一人敌一国,此言非虚。


和谈之后,国内骂名过盛,李鸿章被迫出国避风,借机游览了英美列国,出乎诸人意料的是,李鸿章在别国均受到极高的礼遇。这与他作为晚清军机重臣的身份有一定缘由,同时也是列强对于这位努力富国强兵的老人自然而然的尊重。而李鸿章也看到了欧美各国社会的突飞猛进,越发感觉到清王朝的摇摇欲坠;然而此时,他已是古稀之年,心中也深深明白,自己无力回天了。


可笑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李鸿章回国不久,义和团运动席卷半个中国,慈禧太后决定支持义和团的灭洋运动,在八国联军以保护使馆为由进军之时,又一口气向所有国家宣战,将入侵的理由双手奉送至西方列强的手中。最终慈禧仓皇外逃,命令李鸿章前来收拾残局。辛丑条约签毕,李鸿章的生命也随之走到了尽头。


清廷是清楚地知道李鸿章的功绩的,在他死后,在其原籍和立功省建祠10处,京师祠由地方官员定期祭祀。清代汉族官员京师建祠仅此一人。


尽管一生中争议极多,文忠的谥号,李鸿章当之无愧。以史学家的评价,李鸿章一生为官,“内悦昏君,外御列强”,面对满朝的守旧之声,亲手缔造了中国的第一个煤矿、第一条铁路、第一座钢铁厂。责骂他的人,高呼“宰相合肥天下瘦”、怒斥屠城的无耻之行、列出种种签订合约、出卖国人利益的罪责,李鸿章撒手人寰后十余年,大清也轰然倒塌。但在目睹巨人终将坠倒的数十年前,有李鸿章为之殚精竭虑、苦心孤诣地护其周全,实乃江山之幸。


只是,封建王朝,终究气数已尽。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