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用人观:秦国为什么能“一挑三”?
 8940

试听180【第四集】用人观:秦国为什么能“一挑三”?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4:32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4 秦国为什么能“一挑三”?


周人发源于岐山,一路向东建立周王朝,秦人发源于中原,被周王恩赏到西部去镇守边疆,而几百年后,大周竟成衰微之势一发不可收拾,秦却在西部逐渐站稳脚跟,最终一统天下,回到了自己祖先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翻开地图,秦明明远在西北边陲之地,东方有赵、魏、韩三国作为天然屏障拱卫东方各国,甚至对秦形成包围封锁之势,这可是对秦极其不利的地形,况且三晋都进行了自己的改革,为何还是没能挡住秦国的东进呢?这还要从改革本身来分析原因。


魏国之败:人才流失与迁都局限


魏国错在了两个方面:第一,人才流失;第二,迁都过早。


如果把战国时期的三晋做个人才光谱的话,可以看到:韩国出思想家,如申不害、韩非;赵国出名将,如廉颇、赵奢、李牧;魏在三国之中人才最多,不但有名将,而且有思想家、政治家,但是魏国的人才战略却非常失败。


纵观战国时期的历史,人才只有在国力的上升期与鼎盛期才容易发挥最大效益。韩非是先秦最杰出的法家代表,他的法家思想比商鞅更上一层楼,但是商鞅出现在秦国的上升期,因此商鞅的作用在秦国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发挥。韩非就有点生不逢时,尽管他的思想比商鞅完备、深刻得多,但无力回天,因为此时韩国已处在灭亡前夜。


我们主要说说魏国失去的第一个重要台柱——吴起,他是魏国前期最优秀的人才,这哥们儿是个全才,因为他兼有两种身份:名将和政治家。


作为名将,吴起能征善战。魏文侯初年,听说文侯爱才,吴起就屁颠屁颠的来到大魏集团了。当时作为董事长的魏文侯就问李悝对吴起的看法。李悝回答,吴起这个人贪财好色,但说到用兵打仗,即使春秋时期的齐国名将司马穰苴也干不过这老兄。于是董事长魏文侯任命吴起为将军,相当于市场部总监啊,吴起上来就打秦国,连克五城,董事长魏文侯就把这五城设立了西河郡,并且任命吴起为西河郡(西河指今陕西、山西交界一带)太守,抗拒秦国和韩国。


吴起不仅善于带兵打仗,他还是个政治家,深知对百姓施德政很重要。老董事长魏文侯死后,小董事长魏武侯继位。魏武侯跟吴起一块泛舟黄河,看着滔滔黄河忍不住傲娇:山川如此险要、壮美,这可是魏国的瑰宝啊!小董事长这意思是咱们公司占着地利呢,这就跟小商贩摆摊儿一个道理,要离天桥、地铁站口近一点,最好还是不太容易被城管给抄了的地儿,按咱们看,小董事长说得对!此时吴起搭话了:国家政权的稳固在于施德于民,不在于地势险要。夏桀的领土,左临黄河、济水,右靠泰山,伊阙山在它之南,羊肠坂在它之北。因为不施仁政,所以商汤驱逐了夏桀。殷封的领土,左有孟门山,右有太行山,常山在北,黄河在南,因为商纣王不施仁德,武王灭了他。所以国家的稳固在于给百姓施恩,不在于地势险要。如果您不施德,同乘一条船的人也会变成您的仇敌!武侯回答说:讲得好!


我们看,这番话出自一位名将之口,那是非常不容易!战国四大名将白起、王翦、廉颇、李牧,没有一个人讲得出这种话。所以吴起不但是一位名将,更是一位政治家。话虽如此,主张德政没错,但是他后面举的那两个例子实在刺耳,夏桀商纣这两位可是历史上臭大街的君主了,你说一个踌躇满志的新任董事长,一听自己敢情快跟这两位划等号了,我觉得他心里肯定不太舒服。


吴起这种耿直的性格特点,给自己最终出走魏国埋下了伏笔,因为此时有一个人正在想方设法挤走他,这个人就是公叔痤。公叔痤此时担任的是魏国总经理一职——国相,而且他还取了大魏集团的公主,但咱们这位驸马爷公叔痤的最大特点是“有识人之智,却无容人之量”,他对吴起的才华不是欣赏,而是嫉妒和畏惧,毕竟吴起是两手抓两手还都硬的人物。


他的一个仆人知道后说,赶走吴起还真不难。他是个有骨气又好名望的人,您可找机会先对魏武侯说,吴起是个贤才,但是您的国土太小了,又和强秦接壤,我担心吴起没有长期留魏的打算。魏武王一定会问怎么办,您就说,请用下嫁公主的办法试探他,如果吴起有长期留魏的心意,就一定会答应娶公主,如果没有长期留魏的心意,就一定会推辞。这样可以试探出吴起的心思。魏武侯答应之后,您再找个机会请吴起和您、公主一块儿回家,故意让公主发怒而当面鄙视您,吴起看见公主这样傲慢,肯定不会娶公主。


公叔痤依计而行,魏武侯开始怀疑吴起,不再信任他。吴起怕招来灾祸,于是离开魏国到楚国去了。


吴起受魏武侯怀疑之时,正在西河太守任上。魏武侯派人召他,吴起被迫离开西河。望着西河,坐在车上的吴起潸然泪下。随从说,我知道您放弃天下就像甩掉鞋子一般,非常潇洒,为什么今天离开西河会流泪呢?吴起回答:你不懂。魏武侯如果能让我在西河施展才华,我可以让他称王;可如今他听信谗言,西河之地很快就会落入秦国的手中,魏国的力量恐怕从此就会削弱了。


吴起到了楚国,接着帮助楚悼王施行变法,楚国很快强大起来,魏国却失去了一个重要人才。魏国的河西之地不久就落人秦国手中,吴起的预言成为现实。


我有时候想:从魏武侯到魏惠王(梁惠王)这对父子是不是上天请来削弱魏国而成就秦国的?这对父子先后送走了吴起(送给了楚)、商鞅(送给了秦)、范雎(送给了秦)、孙膑(送给了齐)……这样的顶尖的人才都送到对它发展威胁最大的国家去了,特别是齐国和秦国,这是让魏国腹背受敌啊,更神的是这个基因可能是遗传了,到了第六代魏安釐王的时候,连自己的弟弟(信陵君)有才都不成了……人才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集团、一个单位最核心的竞争力,而魏国反复出现人才资敌现象,离开了杰出人才,会有什么结果,历史上的魏国就是最好的案例。


从地缘政治角度破解魏国亡国之谜


魏国最终败落的的第二个原因是过早的迁都,太急于求成了。


迁都大梁的魏惠王是魏武侯之子,魏惠王手下的将领庞涓、公子昂、龙贾都很有本事。庞涓大败秦军,竟然攻破了秦国的都城栎阳,秦孝公没有办法,只好将都城迁回雍地。


魏惠王在大败秦国之后,将都城从安邑(今山西夏县西北)迁至大梁,也就是今天的开封。在今天开封的北部,有一个地名叫王口舌。其实,这个地名原来叫王侯舍,是魏国王侯居住的地方,是那时的高档住宅区。因为迁都到大梁,魏国也被称为梁国,魏惠王也被称为梁惠王,对,他就是与孟子对谈的那位梁惠王。


人们通常认为魏惠王迁都的原因主要有两种:一是为躲避强秦的骚扰,二是为争霸中原。根据当时的现实情况来看,第一种情况并不符合历史事实。我有两条理由:


第一,如果说魏国是为了躲避秦的骚扰,那么言外之意就是迁都时,魏国已经是走下坡路了,但是通过迁都时间的考察,我们发现此时的魏国正处于发展阶段。


由于各种史籍对迁都时间记载不一,历史上对迁都的原因存有争议。《史记》记载为魏惠王三十一年,也就是公元前339年。但这种说法与围魏救赵的时间明显不符合,所以人们又根据《竹书纪年》等著作将迁都时间定为魏惠王六年(公元前364年),或者魏惠王九年,也就是公元前361年。“畏秦迁都”是太史公通过分析惠王三十一年(公元前339年)时的社会时代背景而得出的结语,但是魏国迁都时间在前364至前361年的鼎盛时期,而不是前339年的衰落期。


第二,说当时魏国迁都是为了避免“三面夹击”的窘境,也不正确。


长久以来很多人认为魏国迁都大梁是躲避秦国的锋芒,因为在魏惠王迁都大梁之前,秦国经过秦献公的改革,不断向河西发动进攻。同时,韩国、赵国与魏国关系逐渐恶劣。此时魏惠王怂了,他担心韩、赵联手切断安邑同东方以大梁为中心的土地的联系,同时和秦国三面夹击,威胁魏国的根本安全。


但请注意,在公元前361年,是魏惠王继位之初,虽然魏惠王的父亲魏武侯不断和赵国大打出手,但魏惠王继位前期一直注重和韩、赵关系的维护。魏惠王前期曾多次和赵国联军击退秦国。虽然魏惠王也曾和赵、韩联军大打出手,并占领了赵国浍水北岸的领土,俘虏了赵将乐祚,但这只是一次小摩擦,也是魏惠王继位到迁都之前唯一一次和韩国、赵国的争端。


而更能说明这个“三面夹攻”说错了的是,魏国在迁都之前一年把榆次和阳两个地方送给赵国,换来了赵国对列人、肥两地被魏国占领的承认,同时还换来了赵国的弦氏县。赵国又顺势把旧都中牟送给魏国,还真是亲兄弟啊,不过魏国也很够意思,把繁阳、浮水一带的领土送给赵国。迁都之后,魏国继续和韩国交换土地,韩国把平丘、首垣、户躆给了魏国,和魏国交换了部分土地,同时送出了太行山南的要到轵道和郑鹿。


经过和赵、韩一系列的土地交换,魏国的土地基本连成了一片,根本不会有被切断后路的危险,可能我们今天不能理解作为一个国家竟然拿土地换来换去,这几个地方的老百姓的身份证还不乱套了,一会是魏国人、一会是赵国人的,不过我们应该知道这个时期的国家不是今天的主权国家,而更像是利益集团,他们这是在做生意,不过也确实能看出来三个国家之间关系还是很不错的,毕竟原来是一家子嘛。


也就是说魏惠王的目标很清晰,他对韩赵两国都是通过外交手段解决问题,并非一味诉诸武力,这就跟推动德意志统一的俾斯麦一样,很多人认为俾斯麦是一位“铁血”的战争狂人,但我们看过三次王朝战争的历史就会发现,俾斯麦在发动战争前都会先通过外交手段安抚周边国家,让他们保持中立,然后才着手推进战争。魏惠王同样如此,他的外交思路非常明确,决不四面树敌,必要时甚至找到与潜在对手、敌人的共同利益,孤立、分化当下要打击的敌人。


可以说魏国经过魏文侯和魏武侯数十年的奋斗,已经成为列国中实力最强的国家。魏惠王在此基础上继续努力,迅速巩固霸权,使魏国达到鼎盛。秦国是在商鞅变法之后才逐渐强大起来的,此前各方面都比魏国落后,与魏国多次交战也败多胜少,长期受到魏国的压制。商鞅入秦的时间是秦孝公元年,即魏惠王九年,直到5年后任左庶长才开始变法。如果说在商鞅入秦之前,魏国便畏惧秦国,为躲避秦国骚扰被迫迁都,显然不符合两国当时的实力对比。


既然第一种说法站不住脚,那么第二种呢,也就是为了图霸业,我认为整体可靠,还是那句话,掏出当时的地图一看就能一目了然。


自魏、赵、韩三家分晋,并于公元前403年得到周威烈王承认其各为诸侯后,三国之间开始是联合起来向外扩展势力的。其中以魏为最强。赵、韩两国的国都均已离开了原来的旧都,一再朝中原推进。三家分晋的时候,魏国都城在安邑(今山西夏县西北),大部分领土都在河内(今山西)今山西,东部领土不过黄河。经过文侯、武侯两代的扩张,到魏惠王时魏国的西部领土除了河内外还跨过了黄河,占据了河西(今陕西东部),东部领土已经深入黄河以南。而安邑仍在太行山西,对东方新取得的中原沃土难于有效的控制。从地图上看,魏国疆域就像哑铃一样,中间小,两头大,两头通过中间狭长地上党走廊连接,都城安邑位于两大头中的西部,而大梁地处中原地区的腹心部位,位于黄河与江、淮之间,既有发达的农业、手工业和商业,东可窥齐,南能攻楚,西利御秦,是宜于攻战固守的交通要衙。


魏惠王要继续壮大实力、称霸诸侯,就要向东发展。他即位后不久便迁都大梁,并非畏惧秦国,而是力图争霸。从当时各国的形势和实力对比来看,迁都大梁极有可能是魏惠王在即位前就已经定下的基本策略,即位以后很快着手实施。


大梁城大约在今开封市区的西北部。大梁周围的水系很多,魏惠王重视水利,一直把大梁的水系延伸到淮河,这就是最早沟通黄河和淮河的人工运河鸿沟。鸿沟简直像现在的高铁,促进了魏国和南方各国的贸易。圃田泽和鸿沟、黄河,不但能进行交通运输,进行农业灌溉,还能起到军事防御功能。


上面说了半天都是说魏国迁都大梁的好处,那么关于迁都有没有没有想到的坏处呢?当然也是有的。首先是造成了中原各国的警惕,特别是齐国。其次就是在客观上给秦国的东进发展减少了压力。


一,魏国迁都大梁之后,便和东边的赵、韩、齐、楚等国接连交恶,连年过招,而西边的领土频频被秦国蚕食。魏国相当于以一己之力对抗五个同等身量的大国。魏惠王迁都之初志得意满,举行的会盟仪式很是张扬。关于魏惠王的膨胀,其实与商鞅的阴谋“捧杀”还有很大关系,商鞅认为秦国势力暂时不是魏国对手,所以建议用尊魏为王的办法来麻痹魏惠王。作为一个战国君主,魏惠王却做着春秋霸主的美梦,积极组织逢泽(今河南开封市南)会盟。魏国的强大,引起了同盟韩国的恐惧,韩国和齐国在共同反对逢泽之会的条件下亲近起来。可见魏惠王只顾“耀武扬威”,忘记了“韬光养晦”的智慧。


面对盟友韩国的反戈,魏惠王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便于前342年伙同赵国大举攻韩,韩国急急向齐国求救,齐宣王派田忌为将,孙殡为军师,再次起兵救赵。田忌、孙殡又按老法不直接救韩,而是率军去攻打魏国。魏惠王派庞涓和太子申为将,带了十万大军前来应战。孙膜对田忌说:“敌人如果恃勇轻敌而冒险急进,对我们最为有利。”于是齐军便主动后撤,以减灶法引诱魏军追击。


第一天,庞涓占领齐军营地时,发现齐营炉灶够十万人吃饭;第二天占领齐军新营地时,发现炉灶只够供五万人吃饭;第三天占领齐军最新营地时,发现炉灶仅够二万人吃饭的了。庞涓以为齐军胆怯逃命,已溃不成军,便命令魏军日夜按齐军后退路线追击。没头没脑追到马陵(今河北大名县东南)时,天已昏黑。此处道路狭窄,路旁堆有障碍之物,急于取胜的庞涓吩咐大军摸黑进入谷口。当来到一棵有字的大树前,庞涓叫士卒点火来照时,两边山上齐军万弩俱发,箭如飞蝗,顿时魏军大乱,夺路而逃,齐军一齐冲出,杀声连天。原来孙殡用减灶法诱敌轻进,算准庞涓在夜里会抵达马陵,便预先埋伏弓箭手,只等大树下出现火光就一齐放箭。庞涓走投无路,只得拔剑自杀,太子申等都成了俘虏。 


马陵之战,魏国折兵十万。接着齐、秦、赵从东、西、北三面攻魏。前340年,魏公子印(信陵君)被俘,魏军溃败。自此魏国不仅丧失了霸主地位,而且还要去齐国朝见齐威王。魏国成为次等国家,一蹶不振,直至为秦灭国!


二,魏国迁都大梁之后,西边领土丧失的速度远远快于对东方诸侯的统治力的增强。因为魏国一旦迁都大梁,秦国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进攻魏国西边的领土,甚至旧都安邑都一度被攻破。这就迫使魏国不得不两线作战,国力日趋衰弱,这时候可以说大魏集团有点儿得不偿失,战略失衡了。


第三,迁都未能进行通盘考虑,特别是忽略了黄河作为“地上悬河”的危险性,大梁城在地形上先天不足。大梁地处黄河之滨,黄河洪流就在离城数里之处轰隆而过,而大梁城的地势,远低于黄河的河床高度。


嬴政二十二年,秦军主帅王贲,一路长驱直入,很快攻到大梁城下。无奈大梁城池坚固,城内粮草充足,秦军数度强攻都无功而返。王贲于是命军士于大梁城西北开渠引黄河之水,筑堤壅其下流。时值初春,正是春汛时节,秦军冒雨兴工,王贲亲自催督,渠成,雨一连十日不止,水势越发浩大。随着王贲一声令下,决堤通沟,洪水泛溢,大梁城顿成泽国。城墙久浸于水中,不免颓坏,秦兵乘势而入,大梁于是告破。见大势已去,魏王假只得请降。王贲尽取魏地,为三川郡,魏国就此灭亡。


这么几个君主,思想和认识都落后于时代,怎么可能给国家带来重大突破?因此,魏国迁都在客观上为秦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发展空间。秦国在魏迁都后也开始了商鞅变法,逐渐强盛。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