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春秋第一霸主的两大制胜法宝
 1.02万

试听180【第二集】春秋第一霸主的两大制胜法宝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18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大家好,欢迎收听《权力简史》,我是魏祺。


 上一讲,我们讲述了周天子在春秋战国时成了“四无天子”,无地、无兵、无钱、无威信,衰落至极。这一讲,我们说说那些诸侯国是如何趁虚而入强大自己的?我们以齐国为例。


有一句话叫,春秋无义战,给我们的印象是只要哪个国家的军事强大,就能凭武力一统天下,其实并非如此,齐国就不是这样,它的强大,概括起来有两个原因:一是善于发起“有限战争”,就是说非常擅长控制战争的规模;二是善于搞“经济阴谋”,凭借几次巧妙的金融战、经济战,搞垮了好几个国家。另外,齐国之所以能强大,也是因为背后有管仲,管仲先生那是功不可没,后人都说是半部论语治天下,其实,最早的说法却是“半部管子治天下”,管子是管仲的著作,和亚当斯密《国富论》有一拼,按照现在的话说这位军事家兼商业天才,很像从现代世界穿越过来的人物。


 我们先说说齐国的有限战争理论。


 什么是有限战争呢?一句话,就是冷静理性的运用战争,不会头脑一发热就乱打一气,而是把战争看成是实现政治利益的一种手段,该打的时候打,不该打的时候不大,可打可不大的时候权衡整体利益,真要打起来,打多大的仗、什么时候停,什么时候妥协,都有很深的讲究。齐国不像其他诸侯国,各自为战,尤其是一些不明白事的国君认为战争是扩充实力的唯一办法,因此片面发展军事,战争能打多大就打多大,结果很容易造成“鹬蚌相争”而被第三者灭掉。但如果把战争定义成政治的延伸,那么规模大小,打与不打,都要服务于最高利益与长远利益,这就是“有限战争”。


 举个例子,齐、楚都是当时的大国,有一次差点打起来,因为楚国要称王,所以,周天子号召其他诸侯国讨伐他,这个时候,齐国却极力推动会谈,诱使楚国赔礼道歉,并答应以诸侯身份每年向周天子进贡一车茅草,剑拔弩张的两国大战就此冰消瓦解,双方最终没有发生“零和博弈”的激烈冲突。通过外交手段逼楚国认错,这样,一石三鸟:一者是迫使楚国俯首认罪;二者齐国可以借机上报天子,邀功请赏;三者还足以夸耀诸侯,显赫齐威,使更多的小国加盟进来追随霸主。所以,结果还是齐国胜利了。由此可见,不发动战争,但却取得了利益的最大化,这就体现了齐国的聪明,他把战争的规模和程度需要得到很好的控制,这就是有限战争,即起到了立威的作用,又不能把楚国打急眼了从此与齐国成为世仇。


 再举个例子,齐国善于打小仗,占大便宜,有时,齐国发动的战争看起来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但最终获益者却还是自己,这点也显得非常有智慧。有一天,突然从邢国来了使者,找到齐桓公哭诉,说邢国正在遭受北狄的攻击,很凶猛,前所未有,请你们赶紧救一救!这消息使齐桓公很震惊,大家都不同意出兵,因为邢国太远了,没有啥结盟的价值,但齐桓公最终还是听了管仲的建议,出兵救援,结果北狄撤退了。邢国保住了,但是北狄又趁机攻打了卫国,卫国国君都被北狄那些野蛮人分着吃掉了,真是活脱脱的茹毛饮血啊,就在这个时候,齐桓公又救了卫国一次,这在历史上就是有名的“存邢救卫”,这个事儿影响很大,虽然战争损兵折将,但齐国赢得了巨大的威望,那是老大哥啊,很多诸侯国都主动簇拥到齐桓公的旗帜之下,听从齐国的,有限战争的思想又一次得到了印证。


 齐桓公清楚,老大不一定是在纷争中取胜的人,而是有能力有智慧避免诸侯纷争的人,这也是有限战争的价值观,随着管仲怀柔的方针,周边的诸侯国纷纷依附强大的齐国,齐桓公的威信急剧上升,大家都愿意参加同盟,接受带头大哥齐国的领导。


 有了威信,成为了盟主,齐国的有限战争理论用的就更灵活了,齐国就充分利用会盟盟主的身份,大搞外交,利用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制约关系,达到自己的权力顶峰。


 讲完有限战争,我们再讲讲齐国的经济战,所谓经济战,就是用经济手段,比如市场、价格、买卖等方法搞垮一个国家的经济支柱,从而使对方没钱支持军队,自然就亡国了。当时,齐国做生意的人很多,也善于搞金融阴谋这一套,这在春秋战国时期是罕见的。


 举个例子,齐国旁边当时有个小国叫衡山国,国民擅长制造武器,齐桓公想搞定他们又怕干不过,就让管仲想办法。管仲说:工厂造一台战争机器要一年半以上,咱不打衡山国,咱以高价进口,别的国家必然心存疑虑,他们也要备战订购,他们一买别国也会来争着订购,但产量就那么一点,饥渴营销造成机器肯定涨价,到时候衡山国肯定完蛋。于是,齐桓公去衡山国高价定购战争机器,结果各国也来抢购。衡山国君顺势哄抬物价,等着发财。衡山国的人都去兵工厂制造机器,没人种地。一年后,齐桓公又把全天下的粮食都收购到了齐国,天下粮价被抬高了三倍。过了一段时间,齐国表示说忽然不要衡山国的机器了。齐国一不要,其他国家也不要了,衡山国君手里没粮也没钱,傻了。衡山国只好去齐国进口粮食,很快破产,齐鲁瓜分了衡山国,衡山国君带着全体贵族也彻底移民去了齐国。


 哄抬价格,利用贸易战打垮对手,齐国不止用了一次。比如,管仲让人去“阴里”这个地方修个城池,那儿独产一种美石,这种石料是周王室祭祀专用材料,为了搞垄断,修了三层城墙、九个城门,重兵把守,把阴里城整的跟铁桶一样。玉工在里边制作好石璧存着,玉工做好了,管仲就去见周天子,说我们想搞尊周运动,号召天下诸侯来拜祭太庙,但是按照传统礼仪,必须带着美石,否则不能进庙去,您可以批准么?周天子说:活动经费谁出?管仲说:我们齐国出。周天子说:那还不麻利儿的。但诸侯都没有石璧,又打不下阴里城,只好去买,结果诸侯的黄金被齐国搜刮无数,齐国赚的钱多得八年都不用收税。一箭双雕,既发了财,又让周天子感激不尽,树立了权威。


 齐国对付邻居鲁国也是不手软,花高价收购鲁国的一种布匹,叫绨。结果鲁国上下都不做粮食去做绨,靠出口赚大钱,国家都不用对老百姓收税了。一段时间后,管仲派卧底去鲁国侦察,发现鲁国太繁荣了,车水马龙,紧接着齐国停止进口鲁国布匹,鲁国绨厂破产改种粮食,但是粮食生长周期长,需要进口,但国际上的粮价涨了十倍。两年后鲁国百姓60%都移民到齐国,三年后鲁国投降了。


 齐国降服鲁国、莱莒、楚、代、衡山,均是以轻重之策催垮对手的经济。其中心思想,就是利用“天下下我高,天下轻我重”的阴谋原则,即将外国特产之国内价格抬高到比正常水平高的多的水准,使其变成单一经济,生产力配比畸形成长,然后突然改变国际贸易规则,全面破坏外国的财政收入,最终迫使其完全成为经济殖民地。


 总结一下,有限战争是打明牌,齐国看着上家,盯着下家,利用盟主身份,大搞外交战,每一次发动战争都深思熟虑,经济战是打暗牌,先让对方国家沾点便宜,诱使敌国放弃粮食、军事等关键产业,从而利用经济手段让这些国家破产,从而兵不血刃地征服它们。齐国正是凭借这两个手段,靠实力成为了春秋第一霸主。


 当然,诸侯国里也有不按套路出牌的,搅局者大有人在,我们下面就讲一讲三家分晋,三个中层干部夺了国君的权,从而产生了新权力,欢迎你的收听。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