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为什么说热爱老师是一种智慧?——刘野
 1624

【家庭教育】为什么说热爱老师是一种智慧?——刘野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11

为什么说热爱老师是一种智慧?


几年前,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学生面带愁容走进了我的咨询室。她的问题是:讨厌班主任老师。这个孩子是班级干部,高一高二时学习成绩在年级很出色,能够上一个一本很好的大学。到了高三她喜欢的班主任老师去教别的年级了,换了一位很严厉的班主任,她心理特别抵触。孩子和我抱怨了一大堆这个班主任的缺点,说老师针对她,班里什么活都派给别的班级干部,故意孤立她;安排座位时故意把她的座位安排到后面,她找老师要求往前调,也被老师拒绝了……

 

讲班主任缺点的时候,孩子情绪激动滔滔不绝。当我问到马上高考了,她现在的学习状态怎么样,孩子立马无助地哭了。原来上了高三,她因为讨厌新班主任,对班主任教的课听不进去,单科成绩下滑地很厉害。高三一年心情一直不好,慢慢地整体成绩都下滑了,马上高考了,几次模拟的成绩都很不理想,可能上一个好一点的二本都费劲了!原来学习成绩不理想才是真正让孩子最痛苦的事情,她认为把自己成绩的下降的“根本原因”找到了,那就是班主任不好!

 

我和孩子一起去分析导致她学习成绩下降的真正原因。孩子因为喜欢原来的班主任,抵触新班主任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很多孩子应该都有类似的经历,一般持续时间一个月左右,就可以接纳新的老师了。但是这个孩子持续的时间快一年了,一直对新班主任有着强烈的消极情绪,带着这样的消极情绪去看一个人,就会在老师身上发现很多缺点。一个孩子讨厌一个人很容易被那个人察觉,也许老师不会去计较,但是面对一个刺猬一样的学生,大多数老师都会避免发生冲突,把很多班里工作教给别的班干部去做也很正常。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孩子能把自己的不满和老师主动沟通,也许她们的矛盾早就化解了。如果有一个明智的家长,正面引导学生,或者找老师谈一谈,让老师找孩子沟通,问题也是很容易解决的。但每次孩子回家抱怨,妈妈的情绪比孩子还激动,她不仅没有正面引导,还火上浇油,让孩子对老师的意见更大了。我当班主任时最头痛的也是安排座位,学生都想往前坐,都想挨着学习成绩好的,和自己关系好的,还要把上课爱说话的隔开,一般要思考好久才会大调一次座位,排好座位轻易不会再变,不可能达到每个人都满意。

 

我一点点和孩子分析她对老师的消极情绪带来的偏见,孩子也认可了自己对老师的偏见是受情绪推动的结果。其实她的班主任虽然不苟言笑,是一个非常敬业,业务能力很强的优秀教师。孩子说:“其实我也知道她不是坏人,就是看见她就受不了,难受!”我和孩子讲:“这是典型的条件性情绪,是潜意识行为,是你意识不到,就是意识到也控制不了的。但是我可以用技术去把你对老师的消极的条件性情绪去掉,需要几次的干预是可以解决的。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你认为现在还有必要花时间去干预这个问题吗?”孩子摇摇头。“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充分利用时间好好复习,争取在高考取得理想成绩。高考后你可能一辈子都不需要再见你讨厌的老师了,也就不需要处理这个问题了。但是我们要从这件事上有所反思:由于你讨厌老师,带着消极的情绪去学习,让消极情绪和老师所教的学科建立了条件反射,这样就造成了你单科学习障碍。班主任老师是你每天接触最多的老师,你讨厌班主任,你高三一年都不开心,带着这样的情绪去学习一定是低效的,形成学习障碍,导致你整体学习成绩下滑。即使现在我们把讨厌老师的问题解决了,在短时间内你的成绩也不可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你和老师之间没有实质的对立关系,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误会,却影响了你的学业。以后你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老师,每个老师身上都会有缺点,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一下该如何与老师相处?”孩子点头:“我应该大度一点,不应该总盯着老师的缺点……”

 

孩子离开咨询室时,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了,我的心情却很沉重!在写咨询笔记时,我给这个案例起了一个名字:“一声叹息”。这个孩子最后高考正常发挥,只考上了一个普通的二本学校。在以后的家长会,新生入学的心理讲座我都会讲这个故事,希望给家长和孩子们一些启发。

 

孩子因为喜欢一个老师而爱上一门学科,或是因为讨厌一个老师而讨厌一门功课,这样的事情很常见。其背后的心理规律也不难理解,和爱屋及乌是一个原理,孩子带着对老师的热爱的积极情绪去听老师讲课,这种积极情绪就会和老师受讲的知识建立条件反射。同样孩子带着对老师的消极情绪听课,就很容易形成对该门功课的消极的条件性情绪。

 

当我把这背后的心理学原理和孩子、家长分析清楚后,她们都能理解为什么说热爱老师是一种智慧。我当班主任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培养我的学生热爱老师。如果我们的孩子对老师百般挑剔,老师上课时如履薄冰,这是教育的悲哀!关系大于教育,我要让我班的孩子上课时情绪是积极愉悦的,让我们班的任课老师在我班上课时是心情舒畅的。

 

2016届1班最令我骄傲的不是区级三好班集体,周恩来班,甚至不是最后辉煌的高考成绩,而是孩子们对老师发自内心的热爱。每次读我班的值周笔记,都能感受到孩子对老师的敬爱之情。我曾经问我班孩子:“你们知道作为学生最大的智慧是什么吗?就是感动老师,让老师心甘情愿地为你们卖命,还觉得值得。我最骄傲的就是你们拥有这样的大智慧。”孩子们备受鼓舞。

 

“每当我们问的问题沙老师觉得我们不走脑子时,沙老师就会给我们翻一个大大的白眼,同学们不禁笑出了声,沙老师你太可爱了!尽管给我们一个大白眼儿,他还是很负责的给我们解答。这大概就是我们爱沙老师的原因吧。” --值周班长高越





元认知干预技术是辽宁师范大学金洪源教授及其带领的课题组,经历了30多年的努力研发的新一代本土化高效心理干预技术体系。


大连元认知干预技术研究所官方出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