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飙】04 出国工作:生活变得更好了吗?
 8946

试听180【项飙】04 出国工作:生活变得更好了吗?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7:39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本期内容 

“早发早移”群体创造了怎样的新型移动方式?

“跨国”为什么超出了“国际”的概念?

“跨国”流动群体有哪些特征?

越来越火的各类中介在“跨国”过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跨国”移动过程中有哪些不合理性?


大家好,欢迎收听 Matters 流动课,今天这节课我们继续来聊一聊移民和背后的跨国问题。


在上一节课最后提到了哑铃式家庭,以及候鸟式的迁徙,这就是典型的一种跨国流动。


跨国流动和国际流动有什么区别?

跨国流动群体的特征,和背后的流动机制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大家可以考虑一个概念,我就叫跨国性。


跨国我们往往把它理解为跟国际是一回事,其实它们的意思是非常不一样的。国际的意思是指一个国和另外一个国之间的关系是国际关系。那么一个国和另外一个国之间的社会交往,如果是一个国际性的交往,那意思就是说这个社会之间的交往是由这两个主权国家来界定,来协调、来管理。跨国的意思是说它超出了国际这个逻辑,它在人不断地来回流动过程当中,形成了一个几乎是自维的一个空间。那么这个空间它同时就像哑铃一样有两头,同时在两个或者甚至多个主权国家之内,让它这些互相连接形成一个空间,就没有一个单独的主权国家可以对这一个空间进行直接的管制。一个典型的例子,为什么叫跨国公司?因为一个跨国公司在不同的国家里面有他的这个生产机构,在不同的国家有它的销售渠道,甚至有它的财务管理的能力。


所以它这里发生的就不仅是一个简单的国际贸易关系,把一个东西送从一个国家送运到另外一个国家,而它是跨国性的一个生产销售和资本运营的一个循环。早发早移这个群体,可以认为是典型的一个跨国流动的群体,因为他的行为不能够就是直接的被某一个主权国家所控制,然后他也不直接归属于某一个的社会。所以在这里就是有一些可以认为是看似比较矛盾的现象。那么早发早移在一方面,他会非常重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比方说买房子,然后拿到绿卡,这些法律证件他是对他来讲是非常重要的。


但另外一方面,他可能完全就没有兴趣去融入那个本地社会,因为他觉得他真正的生活会是在刚才讲到的在中国,虽然他在中国的法律身份已经变得比较稀薄了,但他真正的心,让他身心放松的环境是在这里,但让他感到有财产安全,有未来的地方又是一个它其实不是很自然属于的那个地方,所以他这个也是一种比较割裂的状态。那这样的群体当然数量不是特别多,也不可能特别多,这是因为流入国家不可能放得太宽。但它确实是提出了一种新的挑战,就是在全球公共事务的管理当中,那现在正式的这个行动者管理者还是这些主权国家。


但是在社会生活这个层面,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有这样的跨国的循环体的出现,那今后这个是应该怎么样的去协调,怎么样去链接它。当然这一批我们今后跨国的孩子,成长以后,他们会是怎么样想自己的认同问题,他们怎么样去认识这个世界,这也会是另外一个就很值得去关注的未来的问题。所以跨国的这个生活状态看似是一个非常无形的,非常流动的,非常随意,像云彩在空中漂移的生活方式,当然从那个远距离看是这个样子,但你要看它事实上这个是怎么发生的,其实也是一个里面需要大量具体的操作。


那这个就牵涉到另外一个我们迁移,就是特别是在2000年以后国际迁移,中间出现了一个新的现象,也就是大量中介的崛起。早发早移的人,几乎所有的人,根据我的有限的调查,几乎所有的人(移民)都靠的是中介。这些(移民的人)教育水平不低,他又有钱,他为什么?但这个虽然他有钱,但其实中介要价还是相当高的,他要移民的话,他为什么需要中介的帮忙?


就是因为要塑造出这么一个跨国流动的过程。


其实在手续上是非常麻烦的,比方要去美国作投资移民,你需要所有这些年的税务证明,当然还有你的经营合法性的证明,不要说你的财产证明了,然后其他各种各样的文件。如果你有家庭移民的话,你要考虑孩子的教育,在那里购买房产等等,所以它有一系列非常具体的操作。那么中介主要的一个任务就是给你打包,然后你在有了中介的介入之后,其实你的流动就不太像流动,而是说只是从一个点蹦到了另外一个点。


讲到这个中介,就是在早发早移的这个投资移民里面中介很重要。那其实中介在其他的移民案例里面也同样的重要,其实比这个早发早移这个案例更令人惊讶的一个例子,其实是这个留学移民


留学我们知道这又是一个近年来全球性的一个现象,就各个大学都要招国际的学生,那中国招国际学生主要是为了提高这个大学的国际性程度,提高它的知名度。那么在发达国家大学招国际学生主要是为了这个你的钱,为了收你的学费,所以各个大学都是非常积极的。


要招国际学生,他会把简章招生的规则定得尽量的清晰,然后放在网页的首页。然后这些留学生虽然英语不一定很好,但基本上读懂这些招生简章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那在网络上搜寻就更没有问题了。你为什么还要留学中介?留学中介在这里,他不仅是给你填几张表,但这个手续当然也比较复杂,就银行证明这些等等,它有一定的这个技术的复杂性在那里。但更重要的说留学中介是给你提供一些策划,提供一些考虑,哪个学校对你比较好,哪个城市对你比较好。然后留学中介非常重要的一个功能是什么?其实是维持这个全球大学之间的一种不平等的关系,或者它的一个等级的关系。如果你的成绩好,你又有钱,你可以去哪一类的大学,如果你的成绩不太好,钱又不太够,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要去哪一类的大学。


所以留学中介它是帮助你做这样的一个跨国地流动,但这个流动并不在挑战,根本不在挑战既定的结构关系,根本不在挑战既定的不平等关系,而相反它正是要在这样的流动过程当中强化,哪一类的大学是好的、更有吸引力的,所以你更需要去投资。


那为什么要去投资?因为你到了那个大学拿了一张文凭以后,你就有更加高的这个文化资本,这个是一个文凭非常重要的一个(作用),这个是有比较严密的社会学的证明的。就是说你到一个大学之后,学习到最后真正给你价值的确实是那个文凭,就是那个象征。因为你究竟学了什么东西跟你今后的就业关系是不太大的。但是你有了那个文凭之后,这个社会、公众或者说你找工作的时候,那个雇主他会根据你所具有的那个象征去做大致的推断,他觉得你既然有能力到那个大学去,然后在那个大学混了四年,不管学到没有学到,特别是你如果没有学到任何东西的话,你还能混下四年拿到这个文凭,那说明你是有基本的能够继续混下去,在那公司继续混下去的能力了。


这个是一个比较重要的由MichaelSpence (迈克尔·斯宾塞),获诺贝尔奖的一个经济学家的一个证明出的这个文凭的这个社会含义是什么?那这个文凭如果要具有这样的社会含义,如果所有的文凭都具有一定的含金量,这个游戏是玩不下去的。为了让这个游戏玩下去的话,不同的文凭必须要有不同的含金量,所以他要不同的标价,那这个标价的秩序怎么形成,怎么去维持,然后让大家去投资,然后又让大家这个投资回到比较合理的预期的回报。这是留学中介要做的一个工作。可能是你在留学的时候没有直接体会到,但是从长期看,从结构意义上看,这个是为什么留学中介发展越来越火的原因。前面讲到就是很多大学是欢迎留学生,但是很多大学现在也是把这个招生工作其实直接外包给留学中介,他不直接接收。这其实是一些比较好的大学,特别在亚洲,我们不提他们的名字,就是说你直接去申请的话,他不接受,他就把这个比方中国地区的招生委托给几个中介,为什么这样?他也不是为了省工作,因为他觉得这个中介是真正知道中国市场的高考规则,当地的这个中学哪几个好,哪几个不好,从大学的角度他也是想通过中介保证所谓生源质量,从而保证自己大学的声望,从而保证自己文凭的含金量。


看起来都是说质量很重要,但这个质量背后是他要的是那个最后那个象征的那个符号,就这个文凭符号的这个含金量。还有一个例子就是说明还有一种流动形态。那里中介同样是很重要的,就是这个低层次的劳工的流动,低层次的非技术的劳工流动,特别在我们中国,在亚洲地区,比方说中国劳工流向日本,韩国和新加坡过程当中,他们现在是越来越靠中介。


这里有一个很大的转变。我们前面提到在早移早发阶段,从广东福建流出来的很多是通过非法手段。其实从1990年代后期,特别是2000年以后,这个非法移民的趋势其实得到明显的扼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其实就是技术发展。因为现在的这个护照都是极其可读的,是非常难以伪造的。不管是出关还是入关,现在的边境的控制的技术比以前要高超多了,同时就是很少人再愿意就做个小舢板,想象着能够横渡整个太平洋,然后就冲入这个纽约,人们也不愿意就是拿生命当赌注,做那样的简单的非法的偷渡。


所以他那个非法偷渡这个是遏制的,就是说低层次的移民现在是越来越受控制,但同时它的合法性是越来越强的。


那这个合法性它是怎么样形成的?


这里就中介也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你要看它这个低技术,劳工移民从中国移到另外一个亚洲国家,它真正的过程不是一个移民,也不是一个流动的过程,我叫它是一个叫劳动移植的过程。就是他在你移动之前,你去哪个公司,在哪个地方,你住哪个宿舍都是事先都已经决定好了,这个显然是通过中介事先安排的,然后你的流动过程你就像一个萝卜一样,从你家乡这个坑被你拔起来,然后直接几个小时之后把你就摁倒在那个流入国的那个坑里头,不管是日本还是韩国。即使你生活的那个坑,那宿舍也是你工作那一刻都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所以它是一个这样点对点高度精确的非常有效的劳动移植过程。这个也是中介扮演的一个角色。


所以回顾起来,我们前面讲到这个跨国和国际的流动,跨国这个概念和国际这个概念的区别,跨国的意思是说,它形成了一个自为的空间,跨越这个国家的边界,但这个并不意味着这个国本身它就是一个没有结构的,是一个就像那个非常高度弹性的。并不是这样,因为你看它这个跨国的过程,其实是有中介非常细致的构造出来的比方说在对这个低端的劳动力流动来讲,它的这个跨国空间里面,它是基本上没有自主性的,它是一个被动的被移动。这个跨国过程其实是中介附加给他,或者说他甚至有的时候是强加给他的。那么在高层次的这个投资移民里面,它当然有一定的自主性,就是决定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这个是它可以决定,但是它的整个过程就是手续这些打包也都是靠这个中介形成的。


所以中介在这里,为什么会变得这么重要?其实很要害的一个原因,就是中介是把流动性和结构性结合在了一起。今天的全球社会并不是说已经失去了结构,并不是说它原来的那个等级那种不平等,因为流动而被打碎或者被消解。没有,根本没有,我们知道它其实更大的程度在强化。那么这样的一个结构,结构好像是一个非常静态的死沉沉的东西像房子一样,那这样的结构是怎么会在这个高速的流动过程当中被强化的?其中的一个环节就是中介。那么中介从数量上看,从规模上看,这样大规模的增长,正是因为流动在高速增长,同时这个不平等的关系也在不断的强化。


所以跨国确实是对国际关系的一个挑战,但它并不意味着对原来那个更深层次的不平等关系的一种取代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