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飙】03 为了逃避而移民:移民热潮背后中国人独有的挣扎和热望
 1.11万

试听180【项飙】03 为了逃避而移民:移民热潮背后中国人独有的挣扎和热望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0:33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本期内容 

为什么流行语从“早移早发”变成了“早发早移”?

中国的移民潮流是如何跟全球移民趋势相关的?

为什么“移民”会成为目的而不是手段?

“早发早移”中的“早”字暴露了怎样的失序?


大家好,欢迎收听 Matters 流动课,今天这节课我们会请项飙老师来聊一聊,移民这个话题。


前两节分享我们主要讨论的是出国留学和成为世界公民,按照这个逻辑推算,移民好像就是下一步选项了。移民本身不是一件新鲜事,但今天这个词仿佛承载了更多不一样的期待,甚至还催生出了一个流行语,叫做早发早移


接下来,项飙老师会跟大家梳理一下移民的历史以及移民热潮背后中国人独有的挣扎和热望


我们提到早发早移,如果我们做一个历史的回溯的话。在早发早移之前,显然是2010年以后的现象。那再比方说80年代90年代,在传统的移出地,主要是在中国的东南沿海,广东、福建,可能说法是倒过来的,是叫早移早发。那就说你应该尽早地,只要你有了条件就尽早地去移民,为什么?因为你一移到,当然他们的主要的这个目的地是首先是美国,然后是西欧,移出去之后,越早移出去之后,你就能够越早地发财。


所以移民跟这个发财之间至少有一种想象中的因果关系叫早移早发。那现在是说倒过来说是早发早移,一旦能够发财了,然后就是移民


在早移早发的这个历程中,移民是一种手段,发财是一个目标,而且它还会有一种很强烈的、哪一天要衣锦还乡的、一种想象。因为在事实当中的研究,我们可以发现,就真的回来的人,所谓叶落归根的人是比较少的,但是他可能会有那么一个流程在想象里面,移民,然后发财,然后回来光宗耀祖。这个模式是长期存在的。就是在1949年之前,其实是鸦片战争之后,大量的农民,因为土地破产,就农村经济破产,战乱然后移到东南亚。当然说不是早移早发而是早移早生存,那个时候还没有想到要发财的这个情况。但是说移民是为了生存,移民是一个手段,然后发展是一个目标。这个逻辑链条一直是这样。


1949年到1978年之间这些年,外流是被禁止的。 


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原来的侨乡关系又开始重新恢复,甚至被鼓励,就出现早移早发的现象,包括通过一些非法手段。当时非法移民是比较盛行。怎么理解现在这个早发早移的这个现象?就咱们刚才提到这个在早移早发过程当中,这个移和发之间它是有一个因果逻辑关系,从而他这个移是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指向,移是一个手段,然后有个目的在那里。但是现在早发早移,这个移本身成了一个目的了,这个发是为了移服务。那怎么样去理解这个现象?然后今天这个移民的方式,又跟以前是不是很不一样?我觉得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


首先我觉得要从这个全球的情况看。冷战之后,我觉得全球可能有两个非常重大的变化,如果我们要从国际迁移的角度,第一个是有学者称为移出革命


“移出革命是什么意思呢?


就在冷战期间,大家知道,我举一个例子,就关于这个难民这个问题,可能有的听众也会感兴趣,特别在欧洲和美国。为什么难民今天会成为让西方国家非常头疼的一个问题呢?原因之一当然就是这个难民的数量,因为西方国家本自身在向叙利亚这些国家的军事干预造成了很多难民。但是难民的数量多,也没有多到哪里去,就这些国家的财政是完全可以消化的。但这里背后使得难民成为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是因为有这样的一个矛盾在这里,是当初西方国家对难民做出了一个非常高标准的道义上、经济上和政治上的承诺,和在实际中不能达到那么高的承诺之间的矛盾。


然后我们就问,那为什么当时会对难民做出那么高的一个承诺标准呢?这个是跟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大量的流离失所,在欧洲的流离失所是有关系的。在那个时候,大家形成难民这个概念,觉得难民没有祖国的人应该得到基本的保护,但同时又是第二次大战,这个欧洲的对犹太的屠杀,更加激起了很多国家就觉得要保护这些被迫害者难民。


第三个原因可能大家没有太多注意到,其实是跟冷战有直接关系的。冷战过程当中的难民,在西方受到很好的欢迎、非常高的待遇。为什么?至少两个原因,第一,大家想一想,谁会是冷战过程当中的难民?科学家、艺术家,或者说原来在苏联东欧所谓共产主义国家出来的科学家、艺术家,或者是原来的贵族,虽然物质资产都被剥夺了,但还是有很好的文化修养,人力禀赋。那么这是第一个原因,所以它会受欢迎。第二这个数量是非常少的,因为当时的共产主义国家,所谓这个苏联的Bloc,苏联的同盟,不允许你往外移。


就是西方国家可以对移民,特别是对难民在冷战期间给予那么好的承诺,使得西方国家对移民有那么高的一个人权上的保护,前提条件是因为东方国家已经替西方国家进行了控制,它不是说在入口的时候的控制,而是在你出口的时候的控制。那冷战结束之后,出现一个非常大的一个变化,就是所谓的这个”移出革命”,就突然对移出原来的共产主义国家不再控制了。然后这边不再控制之后,同时又出现了很多种族之间的矛盾战乱,然后就出现了真的难民,但这个时候的真的难民在这移出的过程当中没人控制,然后就呼啦呼啦就跑到西方去,所以这个导致了很大的一个困境。到现在,那么西方国家因为内部的政治原因也是道义上的考虑,很难把原来已经给出的承诺再往下降,那他怎么样去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要这个问题要去看历史,所以这是第一个变化。这显然跟中国是有关系的,因为中国也是在80年代逐步放松了往外流的这个规定,1986年有两个很重要的,但是一般人不太注意到的政策变化。


第一个是引进的身份证制度,一张绿色的塑料的卡片,使得你可以去买火车票,不用单位的介绍,使你在外地可以随地的到饭店去登记住宿而不需要单位的证明,或者说领导的批准。


再一个制度是引进因私护照这个制度,就是你作为一个公民,你可以去申请因私护照。后来我们知道这个护照的申在2000年以后逐步简化,到现在,护照就成为一个作为公民很自然的应该拥有的权利。意思就是,除非你有犯罪记录或者特殊的原因,否则你应该就By Default(默认)是自然的应该会有你的护照,这是第一个变化。


第二个变化,冷战之后跟这个也是有关系的,就是低技术的移民劳工受到的控制越来越严


大家知道在二战之后,流动主要是低层次的劳工形成的,为什么呢? 这个欧洲在二战之后有大量战后重建的这个任务,所以有大量的人特别是从南亚,以英国为例的话,从巴基斯坦、印度移到英国参加英国的工业建设。那么在德国就有大量的土耳其的工人移到德国去。


但冷战之后,这个低层次的劳工流动被越来越严格的控制,同时高层次的人员的流动是越来越被欢迎,这个显然是跟经济的全球化联系在一起的。在上一集咱们提到过,这个资本的全球化不是自发形成的,它必须要有人的这个代理才能够一步一步做出来,这个全球化是一个被做出来的社会进程。在这样的过程里面,有资本、有学历的人的流动,它就成为越来越成为一个可能性。


所以这跟中国目前的情况也是非常有关系。大家这么多去考虑移民的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说它成为一种选择。当然就是你不是必须要移民,你不移民其实过得也是非常不错。所以他就说有一种有纠结两难,移民是一种选择。但同时前面提到他现在移民也成为了一种目的


这里就有两个问题要去考虑:第一个是为什么移民本身会成为一个目的,而不是手段?这个背后很重要的原因可能是觉得有太多的不预测性在中国。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也是跟我们上几集讲到的人的生产有关系,食品污染,医疗上的一些事故,教育上的焦虑,都是使得人们觉得在这个地方,虽然是经济机会非常多的地方,但在人的生产上,是让人不太放心的一个地方。


以移民不再是一个手段,而成为一个目的的意思就是说,他是要在逃避,移民就成了一个逃避


他很清楚的他是要离开什么地方,但是通过移民它要奔向一个什么样的目标,奔向一个具体的什么生活场景,现在是完全不清楚。所以这是早发早移的一个后果。另外一个字就在这句话里面,所以我觉得很社会上的总结,流行的一些短语是非常有深刻含义的,就这个早这个字。


为什么要早?


这个早第一就体现出,当然我们谈的显然是比较中产以上的人了,体现出我们对待生命的一种态度生命现在变成一个工程,一个项目,要有一个时间的纬度被引进来,要进行计算,进行规划,进行计划。所以要有一个早发早移,这是第一。


第二,为什么要早?在这个计划当过程当中,又体现出一种急迫感。这个就联系到我觉得在中国社会比较蔓延,我有的时候叫他末班车心态,就觉得每一辆在身边驶过的车都是末班车,每一个现在能抓得住的机会,都可能是最后一个机会。所以这跟前面讲的生命成为一个项目,而生命不是一个自然存在的状态,而成为一个你要去经营,要去努力要去规划这个项目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所以他觉得每一个机会他要抓住,所以要早发早移。


但这就是很吊诡的事情,这个移民不移民,大家去讨论,好像是有点纠结。又正正是这种早发早移的带有一定焦虑纠结的这种项目规划,好像给我们的现在很多的挣扎、工作奋斗一定的意义。到底奔向哪里,不知道,没有目标,但是早发这样的一个好像是一个中间性一个阶段的目标,又至少给了我们现在每一天的忙忙碌碌一定的坐标,它不是意义上的坐标,至少在一个时间点上的一个坐标。操作意义上,这确实像一个经营一个项目,这个楼到底盖完了要干什么不知道,但是说哪一天大概可以封顶,哪一天可以装门,就这样的一个坐标在那里,所以也给自己造成至少在时间意义上的秩序


所以早发早移就确实牵涉到一个是全球秩序的变化,牵涉到中国社会经济发展过程当中的一些特色,也牵涉到每一个个体,他对生命的态度


早发早移的这个群体和原来早移早发的群体还有个很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它的具体的移动方式。


你要看典型的早发早移的群体,最典型的当然就是通过这个E4签证去美国就是作为投资移民,现在这个投资移民也是非常新的一种移民渠道。也是在2000年以后,在发达国家到现在就很多中等发达国家,像希腊,匈牙利,马耳他,塞浦路斯等等,都纷纷的设立了这种移民渠道,所以这也是一个全球性的一个现象。


那么这个E4这些人他真的移过去,他真的到美国落地吗?


但这里是有一定要求的,就说你一定要在那个地方投资,然后要在一个地方要住上的一定的时间,你才能够真正的拿到绿卡,然后他去那里,他当然要满足这些行政上的需要,但是他的生活其实并不是在这个他移入的国家。他早发早移完之后,大家知道他是拿一个身份,然后转移部分的资产。因为回过头来对很多人来说,他的产业还是在中国,而且产业的收益率在中国是要远远比你在国外投资要高。而且你熟啊,你要在国外做一个投资那风险多大,然后再一个生活当然还是在国内好。在北京你可以去簋街吃这个麻辣小龙虾,可以吃火锅,打麻将,这个生活还是在国内有滋味。


所以它就造成了跟早期的早移早发很不一样的这个情形。那个早移早发的群体,特别是非法移民的那些群体。他到了纽约的唐人街,到了伦敦的唐人街,他想回来,但是他不可能回来,他其实被迫融入到唐人街,或者说其他的街角社会里面去,因为他的身份就不允许他再次流动他一流动之后,他就失去了它的流动性,他可能就一辈子要在那里工作,然后一直到通过大赦或者其他途径,身份洗白之后他才可以开始流动。但我们知道他们大部分人其实除了返乡探亲之外,从来没有去过其他的国家甚至城市,早期的那个早移早发群体。


但是这个早发早移,它是到了这个目的地之后,目的国之后,一旦满足了基本的行政需要,他其实大部分时间可能是回到中国生活。另外一种安排,他是这样,就是很多人因为他这个早发早移,是因为家庭的考虑,然后他的子女或者是妻子会移到美国加拿大。现在有很多,也移到匈牙利这些国家,甚至是泰国,印度尼西亚这些国家,这都是比较新的现象。然后在那里读书,读国际学校,如果是在美国、加拿大就会读本地学校,然后丈夫继续在中国赚钱。所以要么就个体来回跑,要么一个家庭变成一个哑铃式家庭,有一头在中国,有一头在国外。


所以这个跟原来的那个群体是完全不一样的,他其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移民。他是变成了一个来回流动的跨国流动的候鸟式的移动主体,一个流动主体,所以中国话语里面的这个流动人口,而不是移民,流动人口这个词更能够精确地描述他们的生活状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