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人从哪来的?猴子变的总比上帝造的要有说服力
 982

25.人从哪来的?猴子变的总比上帝造的要有说服力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7:45

【正文】
  我们上一讲讲过,现在有三大起源之谜,分别是宇宙起源、地球起源和人类起源,进化论就是在解释人类起源之谜。
  人到底从哪来?在知识贫乏的古代,人们相信是神创造了人类和世界万物,这样想的话省事儿,我们把神想成是无所不能的,那一切人类解释不清的事情和现象都可以推给神,认为这是神创造的。世界很多民族关于人类的起源都有自己的传说,我们中国是女娲造人,西方基督教的观点是上帝造人。
  在中世纪的欧洲,教会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西罗马帝国灭亡以后,蛮族入侵欧洲,欧洲是山河破碎,满目疮痍,人们以前生活在强大帝国的这种自豪感被打碎,人们的现实生活也变得更加悲惨,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就求助于宗教。马克思说过,宗教是精神鸦片。宗教可以让人们在精神上有寄托,转移对悲惨生活的注意力,人们最起码感觉起来就稍微不那么痛苦了。你看印度在很多经济指标上都不如中国,我们看起来印度人生活质量不如中国人,但民意调查现实,印度人的幸福感却比中国人要高,因为大部分印度人都有宗教信仰。所以宗教有时候是个好东西,在欧洲中世纪那种困难的时期能让人们更幸福的生活。
  但是当社会生产力发展起来以后,宗教之前对人们的庇护就变成了束缚。比如宗教对学术研究就进行限制。教会禁止解剖人体,不解剖人体还怎么研究生物学或者生理学,但在教会统治下,如果违反教会的规定就要被处死,比如西班牙的赛尔维特为了进行血液循环的研究,解剖了人体,就被教会给烧死了,科学家们因此小心翼翼,生物学进展缓慢。
  鞋子大小合适的时候,我们穿着舒服,鞋子是在保护我们的脚,当我们的脚长大以后,鞋子就是在束缚我们的脚,我们就要突破这种束缚。
  欧洲在1500年前后发生重大转变,开始步入近代。欧洲发生转变的原动力我认为就是资本主义萌芽产生,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欧洲社会在各方面都突破了原有的束缚,进行除旧革新。
  在思想文化领域,文艺复兴以后,基督教神学受到极大冲击,近代自然科学兴起,其中生物学的研究也取得了突破。18世纪下半期到19世纪,细胞学说发展起来,这为生命科学的研究奠定了基础。
  19世纪初,法国生物学家拉马克提出生物从低级向高级发展进化的观点,他肯定了环境对物种变化的影响,提出了两个著名的原则——“用进废退”和“获得性遗传”,
  “用进废退”要分为两部分理解,一部分是用进,经常使用的器官就会发达,比如弓箭手经常拉弓,手臂一般都非常粗壮。另一部分是废退,不用的器官就会退化,甚至最后完全消失。比如人类退化掉的部分是尾巴和体毛.
  尾巴的作用是在树上的时候固定身体,在运动的时候保持身体平衡,在战斗的时候作为武器使用。人从树上来到地面生活之后,就不需要尾巴固定身体了。人的上肢发达以后,在运动的时候就可以通过摆动手臂保持平衡,就不需要尾巴了。至于作为武器的作用,人类发明更高级的武器以后,尾巴就更用不上了。
  体毛的主要功能是保持体温,但人类发明火以后,保持体温这个问题就基本解决了,后来人类开始穿衣服,体毛就更没什么作用了。
  获得性遗传是指生物后天获得的性状是可以遗传的。针对获得性遗传的解释,拉马克结合长颈鹿的例子,长颈鹿一开始脖子也没那么长,后来为了能吃到高处的叶子,就拼命伸脖子,每天伸脖子每天伸脖子,时间长了,脖子就慢慢变长了,那这个长颈鹿出生的时候脖子还不错,脖子变长是出生以后发生的变化,这个变化在长颈鹿生孩子的时候会遗传给下一代,这就是获得性遗传。这个是拉马克的观点。
  后来很多人对他的观点就提出了质疑,一个生物在它出生以后身体发生的变化,不会改变他的基因,所以不能遗传给下一代,比如我们都知道长期戴眼镜眼睛会变形,假如一个人从五岁开始戴眼镜,戴到45岁的时候,他的眼睛变形已经很严重了,那这个时候他生的孩子,一生下来眼睛就是变形的吗?肯定不是的,近视可以遗传,但眼睛在后天发生的变形是不会遗传的。后来遗传学发展起来以后,拉马克这个理论基本就被推翻了。
  下面我们看达尔文的进化论,达尔文在1859年发表了《物种起源》这本书,我之前在很长一段时间对进化论的理解就认为是拉马克解释的那种情况,但我后来读了《物种起源》以后发现达尔文的观点和拉马克的观点有很大不同。
  我们可以再举长颈鹿的例子,拉马克的观点是说长颈鹿要吃到高处的叶子,拼命伸脖子,脖子慢慢变长,然后遗传给下一代。达尔文的观点是说,这一群长颈鹿当中,有脖子长的,有脖子短的,脖子短的,吃不着,大部分饿死了,脖子长的,存活下来,那么第二代长颈鹿主要就是第一代长颈鹿当中脖子长的那一部分的后代,那么第二代长颈鹿脖子平均长度肯定比第一代要长,随着时间的推移,叶子越来越高,第二代长颈鹿当中又会有一批脖子不够长的长颈鹿死掉,第二代长颈鹿当中脖子较长的那部分繁衍出第三代,那脖子的平均长度又会提高。通过世世代代的传递,长颈鹿脖子的增长就会变得非常明显,当一个物种的变化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形成新的物种,这就是达尔文的生物进化学说,归纳起来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自然选择”。
  所以达尔文就认为生物不是上帝创造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也不是相互孤立的,是相互进化演变产生的,所以人有可能就是古猿演变进化来的。
达尔文的观点比拉马克的观点更具有说服力,我们身边的很多事情也能验证这个观点,大家可以去看看晚清时候的老照片,就发现里面的人普遍没有现在的人长得好看。当然现在化妆的人多了,但即便现在的人不化妆也比那时候的人普遍长得好看。也就是说,一百多年过去了,人们的平均颜值是提高了。再早一点,唐宋的时候也没有照相机,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人长得怎么样,但可以想象肯定还不如晚清那时候的人好看。为什么人类的颜值是一个不断上升的趋势呢,用进化论的观点也可以解释。在任何一个时期,都有一批颜值最低的人是找不到对象,结不了婚的。反之,在任何时期,颜值高的人找对象结婚都更容易,所以总体来讲,颜值高的人繁衍出来的后代比颜值特别特别底的人的后代要更多,那经过遗传,长期以往,人类整体的颜值水平就慢慢变高了。
  达尔文的理论可以作为我们认识事物的一个工具,可以用来解释很多事情,比如人类为什么绝大多数都是自私的?大公无私的人为什么那么少,这也可以用自然选择的观点来解释,在人类早期,生活条件比较恶劣,人必须要自私一点,保证自己的温饱,才能够让自己活下来,一开始无私的人也可能很多,但在自己都吃不饱的情况下他们总是为别人着想,自己生存下来的概率就小了,所以通过一代一代的繁衍发展,自私的人的后代就越来越多,现在世界上的人绝大部分都是自私的那部分先人的后代,所以大部分人都是自私的。还有很多事情分析的时候都可以用进化论和自然选择的观点来分析,我就不再举例子了。
  所以我一再强调,学历史不是去翻旧纸堆,读史使人明智,学历史对我们的生活很有用。
  因为达尔文在生物学领域的卓越贡献,人们称他是生物学领域的牛顿。
达尔文的进化论只是他对物种起源尤其是人类起源的一种解释,人类起源这个问题现在依然有很多疑问,所以达尔文的进化论还不算是真理,不像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一样被广泛接受,有很多人比如教会和保守势力是反对进化论的。
  有个笑话就讲的是这个事儿,有一次达尔文出席一个宴会。宴会上,他的身边正好坐着一位漂亮的女士。那个女士就带着质疑的口吻问达尔文:“尊敬的达尔文先生,听说您认为,人类是从猴子变过来的,是吗?那么我也是猴子变的咯?”
  达尔文望了她一眼,彬彬有礼地回答:“那是当然啰!不过,您不是由普通的猴子变来的,您是由漂亮的猴子变来的。”由此可见进化论要让人们普遍接受还是挺有难度的。
  2017年6月,土耳其的教育部门宣布,高中生以后不学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土耳其的宗教势力这几年是越来越高涨了。但达尔文的进化论是对人类起源这个问题相对而言比较有说服力的一个解释。
  在进化论推出以后,有人把进化论引入了社会学领域,提出了社会达尔文主义,认为不光在自然界是优胜劣汰,在社会领域也是这样,有人就认为不应该去救济穷人,你穷说明你没能力,你混不好说明你没本事,人类正面临越来越大的人口压力,就应该让这些无能的人被社会淘汰掉。他们就主张自由竞争,政府别管太多,别浪费钱去推行福利政策。
  社会达尔文主义进而也运用到了国家和民族领域,为帝国主义的侵略扩张提供了合理性解释。他们认为世界上的民族作为一个集体也和个人一样,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落后就要挨打,白种人就是优等民族,落后的民族就该被白种人欺负、统治、甚至灭绝,谁让你们那么弱小。那帝国主义列强入侵亚非拉国家就是合理的、正当的。
  大家都应该看过战狼2,就像最后那个雇佣兵说的,世界上分为强者和弱者,你们这些劣等民族就属于弱者,你要习惯。这种观点发展的更极端一点就产生了希特勒那样的种族主义,希特勒就认为犹太人就不配活在世界上。
  现在和平发展是世界主题,社会达尔文主义这种冷酷无情的竞争思想已经不再是世界的主流思想了。不管是强者还是弱者,只要是地球上的生命,都有权生存下去,互帮互助、互相关爱比冷酷无情的竞争更能让人生活的幸福。

【更新时间】每周一周五周六
【更多节目】打开高考必备APP—贴心电台—学习—历史音频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