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法国人的革命有了新玩法,工人上位能成功吗?
 780

23.法国人的革命有了新玩法,工人上位能成功吗?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9:00

【正文】
  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以后,社会主义运动就蓬勃发展起来了。19世纪中叶,欧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都完成了第一次工业革命,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基本形成,各国间的联系就加强了。19世纪五六十年代,国际工人运动高涨,马克思、恩格斯考虑应该成立一个国际工人组织,组织各国的工人兄弟进行斗争。当时一个国家的工人团结起来已经不够了,应该各国的工人都团结起来,当然这里说的各国当时主要是欧美国家,亚非拉国家的无产阶级还没有登上历史舞台,中国的无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是到五四运动的时候。
  1864年,在伦敦建立了国际工人联合会,历史上称为第一国际。第一国际的主要任务是联合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反对压迫者,最终推翻资本主义,建立工人阶级政权。
  马克思给第一国际确立了组织原则,那就是民主集中制,民主集中制直到现在都是我们党主要的组织原则。这个原则的几个基本规则就是下级服从上级、少数服从多数、地方服从中央。第一国际的任何一级组织都必须遵守第一国际的纲领、章程和代表大会的决议,第一国际在很多国家都设立了支部,总部对支部的控制是比较严的。
  马克思主义实际上成了第一国际的指导思想,马克思是第一国际的实际领导者。
  第一国际参与的一个重大事件就是巴黎公社运动。巴黎公社运动不是第一国际组织策划的,只是这个运动爆发以后,第一国际法国支部的成员参与了巴黎公社运动。
  1870年7月,法国皇帝路易·波拿巴挑起了普法战争,结果是法国惨败,9月,法国皇帝也被普鲁士俘虏了,第二帝国就垮台了。巴黎成立了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但普鲁士抓了法国皇帝还不满足,继续进攻法国。9月份,普鲁士军队就包围了巴黎。巴黎被围,很快就发生物资短缺了。那么大一个城市不可能靠自身坚持太长时间。巴黎市民本来就不满,认为我们法国一直都是欧洲老大,今天被普鲁士打的这么惨,都是政府无能。法国人一向是很自豪的,法国是欧洲大陆统一比较早的国家,长期以来都比较强盛,在很长一段时期,欧洲各国宫廷都是以说法语为荣的。
  现在被打的这么惨,生活物资还短缺,普鲁士军队还经常往城里打炮,巴黎市民的火就一点一点鼓起来了。在巴黎市民当中,工人是最容易闹出动静的,因为工人比较集中,好组织呀。一个大工厂有成千上万个工人,领头的一煽惑,大家都起来闹事儿了。如果是普通市民,你总不能挨家挨户去做思想工作吧。
  工人阶级就有一种想法,认为政府太软弱,法国这么一个大国,要是豁出去和普鲁士干到底,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就这样投降太屈辱了。你们不抗战,让开位置,我们来。
  1870年10月和1871年1月,巴黎市民两次发动起义,都被镇压。
  当时法国执政的国防政府大多由资产阶级组成,他们显然豁不出去,其实一个人是否强硬,就看他能不能豁出去,工人阶级是无产阶级,也没什么资产没什么家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那就打到底呗。但资产阶级是有产阶级,有家有口有财产,不可能豁出去打到底。
  1871年1月,巴黎被包围四个月以后,执政的法国政府与德国签订停火协定。这个时候德国已经统一了,规定法国把巴黎附近的火炮和炮台都交给德军,给德国赔款,允许德军进入巴黎。
  巴黎人民的火就更大了,德国打赢之后还要开进巴黎炫耀,是可忍孰不可忍,巴黎市民坚决反对德军占领巴黎。
  当时巴黎有一个国民自卫军的民兵组织,自卫军选举了他们自己的领导,组建了自己的领导机构“中央委员会”,领导成员基本都是来自工人阶级,国民自卫军就不听法国政府了,他们准备在德军进城以后,和德军血战到底。国民自卫军把一大批大炮保存在一些相对安全的地方。防止被法国政府交给德军。
  法国政府认识到国民自卫军已经是第二个政府了,法国政府觉得必须解除国民自卫军的武装,好不容易和德国人达成了停战协议,你们要是再去招惹德国人那还得打仗。
  1871年3月18日,法国政府命令法国正规军去夺取国民自卫军的大炮,双方爆发冲突,国民自卫军正式发动起义,当晚占领了城内的战略要地,法国政府撤到了凡尔赛。
  3月28日,巴黎人民经过选举,建立了自己的政权——巴黎公社。
  公社成立以后,采取了一系列革命措施。
  在政权建设方面,
  建立公社委员会,它是经选举产生的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和行政机关,拥有立法权和行政权,公社委员和公职人员都由选举产生;
  用国民自卫军取代旧军队和旧警察,用无产阶级的司法机构取代资产阶级法庭;
  公职人员工资不得超过熟练技术工人的工资;
  人民有权监督和罢免公职人员;
  在社会经济方面
  没收逃亡资本家工厂,交给工人合作社管理;实行八小时工作制。
  革命措施具有明显的无产阶级性质。
  这些措施看起来挺让人振奋,但仔细推敲就会发现很多问题,公社委员会同时拥有立法权和行政权,这就不合适,不能相互制衡,三权分立,相互制衡是资产阶级很早就确立的一项基本原则。你认为公社委员是选出来,应该能代表人民,但就算你能把为国为民大公无私的人选出来,当他拥有绝对权力的时候难道不会腐化吗?人非圣贤,欲望人人都有。
  用国民自卫军取代旧军队和警察也不靠谱,国民自卫军是个民兵组织,不是职业军人和职业警察,军人和警察这两个行业的专业性是很强的,巴黎公社最后失败是必然的,你靠国民自卫军这样一个民兵组织去和法国政府的正规军对抗,肯定要失败呀。此外,捕盗抓贼也不是民兵擅长的呀。用无产阶级的司法机构取代资产阶级法庭,法庭是讲究公正,和阶级有什么关系,你能说无产阶级犯法就宽宏大量,资产阶级犯法就严厉处罚吗?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后,阶级论就一直影响着各国工人运动,阶级论有时候是会起到误导作用。
  还有,人民有权监督和罢免公职人员,这个只能通过议会来进行。没收资本家工厂,这是侵犯了私有财产,工人合作社很难管理好工厂,第一是不专业,工人如果没有管理经验,没有学过MBA,要管好企业还是挺困难的。第二是不上心,这和所有公有企业办不好的道理一样,不是自己的企业,不上心。 
  实行八小时工作制这个是符合工人的愿望。
  所以这些措施基本都反应了工人内心最原始的愿望,但工人并不知道怎么具体操作去实现这些愿望。
  和资产阶级比起来,无产阶级还是没文化,眼光不够毒。任何时候,钱都是关键问题。你靠革命热情来招募军队,我靠物质利益来招募军队,那最后我获胜的概率就大。革命热情可以让人一时半会儿头脑发热,那时间长了,不还得靠钱来维持吗?
  巴黎公社没有控制法兰西银行是一个重大失误,法国政府后来正是靠着法兰西银行的财政支持来镇压巴黎公社的。
  此外巴黎公社只是困守巴黎这一座孤城,法国政府对巴黎进行了严密的封锁,巴黎公社没有同外省取得联系。法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民的力量没有中国强大,但依然不可忽视,巴黎公社没有广泛的发动农民,其实也没有时间去发动农民,当时只是事情发展到那一步了,起义有点仓促。
  巴黎公社成立后,法国政府和德国达成谅解,全力镇压巴黎公社,5月下旬,法国政府军攻入巴黎市区,公社政权一看快不行了,竟然决定烧毁巴黎,“宁愿见其消亡,也不留给敌人”。这充分体现了巴黎公社怕罐子怕摔、破鞋破甩的这样一种心态。他们的行为是对法国历史和整个人类历史的犯罪。在1944年,盟军解放巴黎前,希特勒下来烧毁巴黎,但防守巴黎的德军司令没有执行,连德国人都不舍得烧毁巴黎,自认为造福法国人民的巴黎公社竟然在自己灭亡前夕烧毁巴黎。历史有时候真的很复杂。被烧毁的著名建筑包括杜伊勒里宫和卢浮宫的一部分。杜伊勒里宫是拿破仑当皇帝的时候住的宫殿,现在被烧了,后来法国政府也没有修,就把废墟给拆除了。卢浮宫幸好只是烧毁了一部分,现在卢浮宫是世界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
  5月28日,巴黎公社被最终镇压。
  巴黎公社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我们刚才讲的几点失误,以及没有一个成熟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领导,没有明确的革命思想等等,但根本原因是在当时的法国,资本主义的发展还处于上升期,资本主义制度在日益完善,1875年,法国最终确立了共和制。在这种情况下,用公有制取代私有制,用社会主义制度取代资本主义制度是不现实的,大多数人是接受不了的。以后西欧、北美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各项制度和福利政策日益完善,社会矛盾始终没有太激化。人们的生活条件基本都可以,只要生活过得去,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去抛头颅撒热血,冒生命危险干革命。无产阶级革命大多是在不发达的国家取得了成功,比如俄国、中国、越南、古巴等等。人们生活太苦了,没办法,才起来闹革命。
  二战以后,欧洲被打成了废墟,苏联控制了东欧。在东欧推行社会主义制度。西欧老百姓的生活也非常艰难,美国就认识到必须帮助欧洲恢复经济,否则西欧的老百姓就可能起来闹革命,建立无产阶级政权。欧洲大冬天多冷呀,老百姓要是没有煤生火取暖,在加上没吃的没穿的,各国共产党再一煽动,老百姓就很有可能起来闹革命,美国就推行马歇尔计划,帮助西欧恢复了经济,老百姓生活好了,西欧各国的共产党的影响力就慢慢减弱了。
所以不管什么主义、什么理论,什么性质的政权,能让老百姓过上幸福的生活才是正理。
  巴黎公社是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一次伟大尝试,丰富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和革命的学说。
  巴黎公社的主要领导人之一鲍狄埃在巴黎公社失败后不就创作了著名的国际歌,充分表现了无产阶级不屈不饶的豪迈气魄,这首歌曲在世界范围内流传极广。在今天节目最后我们可以一起欣赏一下。
  巴黎公社失败以后,各国政府都加紧了对工人运动的镇压,第一国际在欧洲待不住了,就搬到美国去了。后来各个国家都分别建立了本国的工人政党,马克思就觉得,人家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政党,我们又不了解人家本国的国情,再这么严密的控制人家不太合适,其实这个时候第一国际的影响力也下降了,所以在1876年,第一国际就解散了。
  解散之后,过了十几年,发现还是需要有个国际组织协调一下各国的政党,1889年7月14日,也就是在法国大革命爆发100周年纪念日,恩格斯牵头在巴黎成立了第二国际。第二国际比第一国际要松散很多,第一国际在各国都设立支部,总部是支部的上级。但第二国际不是各国工人政党的上级组织,各国工人政党都是独立自主的。第二国际只是大家相互交流、合作的一个组织。
  第二国际倡导通过议会合法斗争,争取政治、经济权利,这个思路对于西欧北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是比较合适的,因为这些国家的民主制度都比较完善了,拥有选举权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工人阶级可以进入议会,搞议会斗争。但议会斗争的道路不适合专制落后的国家。第二国际后来发生了分裂,列宁不同意议会合法斗争,主张暴力革命,说你们西欧国家是民主制度,议会权力也比较大,你们可以进入议会,影响国家政策,但俄国是沙皇专制,先不说我们能不能进入议会,就算进入了议会,也没什么用,议会基本是摆设,国家是沙皇一个人说了算,所以俄国得采取暴力革命的手段。列宁后来还真搞成了,在俄国搞十月革命,夺取了政权,证明暴力革命的手段挺有效,列宁就推而广之,号召其他国家也学他,别搞什么议会斗争,挺麻烦,都向我学习算了,搞暴力革命,对于反革命,没什么话好说,就是要坚决消灭。1919年,就搞了个第三国际,第三国际又叫共产国际,我们在讲中国近代史的时候经常提到共产国际。共产国际就是苏联对外扩展自身影响力的一个工具,中国共产党也算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这些内容我们以后再讲。
  第二国际的合法斗争迫使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开始实施社会福利制度,增加劳动立法,改善了工人的生活状况,推动了近代社会的民主化进程。合法斗争和暴力革命,说不上哪个对哪个错,这是由各个国家的国情决定的。

【更新时间】每周一周五周六
【更多节目】打开高考必备APP—贴心电台—学习—历史音频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