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哥的法理学6:东方各国只知道一个人是自由
 1734

帆哥的法理学6:东方各国只知道一个人是自由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25

黑格尔认为整个人类的历史,无非是自由意识的发展。在《历史哲学》他中把自由意识的进展分为三个阶段,东方-希腊-西方,他说“东方世界只知道一个人是自由的;希腊人和罗马人知道少数是自由的;日耳曼各民族受了基督教的影响,知道全体是自由的。”


黑格尔所说的东方,指的主要是古代中国。古代中国知道皇帝一个人是自由的,其他人都是皇帝的奴仆,生杀予夺听之任之。所以在古代中国,皇帝外的人都是没有自由的。即使生命权,也是“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翻翻二十五史,皇帝任性杀人的事例比比皆是。在这种传统影响下,形成的我们民族文化心理就是专断而不宽容。人们只知道皇帝一个人是自由的,所以要获得自由,就只能成为皇帝,大多数中国人都有一个帝王梦,即使做不成皇帝,关起们来,在家里或者在单位做皇帝,他认为只有自己一个人是自由的,别人都该侍奉自己。看看我们的大多数家长,大多数单位的领导,个个帝王范很足:独断专行,为所欲为,一言九鼎,唯我独尊。但是这种自由,在黑格尔看来其实不是真正的自由,他说“东方世界那个自由的人实际上表现的只是肆意而已”,真正的自由是自律和对他人自由的尊重。因为只知道一个人是自由的,所以为了获得自由,大家都想登上龙椅,黑格尔说中国的皇帝“只是一个专制君主,不是一个自由人”。卢梭说“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因为皇帝要“穷奢极欲”,只有奴役别人。他要剥夺人家的自由来满足自己的欲望,那他自己的自由也会受到威胁,天下人都在觊觎他的王位,所以他每天都活得提心吊胆,实质上绑在龙椅上的奴仆。从汉初到清朝330多名皇帝中有35%的皇帝是死于非命,非正常死亡的概率比普通人非正常死亡大概要多一千倍左右。


希腊世界、罗马世界知道了一部分人是自由的,那就是自由民、奴隶主、公民是自由的,但妇女、奴隶是不自由的,外邦人是限制自由的。尽管只有一部分人,但是希腊人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一部分人内部的关系是自由的,他们互相之间是自由平等、自由交换的关系。自然知道除了自己,还有别人是自由的,所以就懂得在行使自己自由的时候,尊重别人的自由。


从基督教以来的西方日耳曼世界,就开始知道了一切人是自由的。在上帝面前,所有人的灵魂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有一个灵魂,即使是奴隶和女人;有灵魂有意志的存在物是平等的,没有谁的意志可以取代你的意志,你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个说法把一切外在的东西,包括人的身份、地位、财富、种族、家庭、肤色、性别等一切都从个体灵魂上剥离掉了,只剩下个人的人格性。


黑格尔认为,一个人的自由根本不能算是自由,只有两个人以上的自由才算自由,才能进入真正自由的门槛。或者用一句现在的话说,两个人以上的自由是自由的多或少的问题,而一个人的自由则是自由的有或无的问题。如果知道有两个以上的人是自由的,那就不同了,这两个人之间就可以制定一套游戏规则,互相遵守规矩,就可以达到双赢,而且这套规则可以在一定层次上扩展开来,让更多的人加入。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