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领导力是可以学会的
 97.19万

01领导力是可以学会的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7:21

01讲 领导力是可以学会的


我们首先要讲的是关于领导力这个话题的东西方不同的认识,我想首先请问大家,你们都愿意拿出时间来坐在这学领导力这个课程,请问你们觉得领导力能够坐在教室里边学会吗?


实际上领导力是一定能够坐在教室里学会的,否则的话,它就不会称其为一门课程。中国人普遍认为领导力学不会,他们认为领导力是一种天赋或者是打拼出来的、是摸索出来的。领导力是靠着我们个人的感受和外界的锻炼,所以如果给你一个实习生,我要求你把它锻炼到像你一样具备领导力,请问你有什么办法?


我们中国的企业一般培养领导力的办法就是先把他放到基层去各个部门锻炼,接着是到老板身边锻炼,给他一个职务干一段时间,然后等到这个人锻炼了三、五年,终于具备了一定领导力的时候,猎头一挖他就走了。所以到最后你会发现伤你心伤最多的人就是那些当初你最看重的孩子。但是我们没有听说过宝洁走了一个大区经理,或者换了一个中国区总裁,或者IBM的郭士纳下台,业务就完蛋。这是为什么呢?


而我们经常会发现一个副总裁离职,一个公司会倒闭,一个牛的副总裁走了,会带走一大票人,整个公司翻天地覆地的变化,这又是为什么?


所以领导力是一定有工具可循的。要搞清楚这件事,我们得首先解决一个哲学高度的问题。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就一定会受孔夫子的影响。孔夫子给我们中国人定了调子,不管你有没有读过论语,你都会受到他的影响。请问,大家知道孔子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史记上讲孔夫子弟子3000,身通六艺者72人,这一组数字放在一起说明什么?


成材率不高,为什么孔子成才率不高?中国古典哲学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挑人的策略。因为中国这个社会就是崇尚聪明人的社会,但问题是组织的风险变大,因为组织会把所有的风险都建立在对个人能力的依赖之上。


地球是有一个蕴脉的,就是地球在那一段时间像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一样,能够产出最好的孩子。 我们现在这些人就是“人渣”。人类的精华已经被榨干了,过了2000多年,我们到现在研究的还是那个时期的事情。


东方我们研究孔子和老子,西方研究柏拉图,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中间还有一个叫释迦摩尼。这些人全都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之下,你想想看多可怕。柏拉图怎么教学生呢?他跟孔子的办法不一样,孔子说的每一句话都很高级,足够你琢磨一辈子,但问题是你可能听不懂,听不懂也无所谓。


柏拉图的办法是什么呢?有一个学生跑来问柏拉图说:“老师,我想问一下,什么是人?人的定义是什么?”


柏拉图说:“你问这干嘛?”、


学生:“我想知道一下人定义到底是什么?”


柏拉图想想回答到:“人是无毛的两腿动物。”学生回家就琢磨说,我咋觉得不对呢?之后学生找来一只鸡,把鸡的毛全部拔光,拎着秃鸡跑来见柏拉图说:“老师你看,根据您的定义,这就是人,这也是无毛的两腿动物。”很明显这个答案是不对的,但是请问这种教学方法有什么好处?


好处是启发,思辨。咱们一块判断一下桌子是不是人?桌子没有毛,是四个腿,有点像,但不是。所以你会发现不需要你很聪明,就能够学得会,你只需要按照大前提,小前提,三段论的条件。柏拉图教学的这种方法叫做逻辑,大前提:无毛的两腿动物是人,小前提:这只鸡是无毛两腿动物,所以结论是这只鸡就是人。


就是这么简单,这就是西方的思想。西方的思想从这个时候奠基以后,你会发现西方人最喜欢把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变成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宋丹丹演的小品,我觉得特别具有讽刺意味,说把大象关冰箱要几步?分三步:第一步把门打开,第二步把大象放进去,第三步把门关上。这个笑话只有中国人会笑,但是老外听了不会笑。老外会说那难道不是这样吗?


因为在老外的所有概念里边,一定是先分成三大步,你至于第二步怎么放进去,那再分三步,这是他们办法。所以如果有人在工业企业干过的话,有一个原则叫“六西格玛原理”,就是怎么样把安全系数提到最高,次品率降到最低等等。 “六西格玛原理”的步骤,第一步,发现问题。第二步,分析问题,第三步,解决问题,第四步,反馈。所以西方人做任何事都会做成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


马云跟扎克伯格在清华对话,真是气死人了。扎克伯格跟大家讲VR的未来,讲了半天VR多棒,会改变人类世界,马云坐在旁边听,听着特别带劲,听完以后马云说,我们可以帮你卖。各位看出中国的特点了吗?就是人家搞创新,咱们跟着屁股后面卖,所以中国人都是替别人打工,挣不着钱,我们挣的钱都给人家交知识产权了,这就是东西方思维方式的一个根本的差距。我们太过依赖于个别能干的聪明人,所以我们组织的力量就很难发挥得出来。而西方人的特点是把所有的东西都做成标准化,做的步骤清晰,这样一来你会发现简单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