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情绪表达】当世界要我逆来顺受,我会这样从容say no——情绪防身术
 459.20万

试听90003【情绪表达】当世界要我逆来顺受,我会这样从容say no——情绪防身术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50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情绪表达】就算你想要羞辱我,那也必须要我同意——情绪防身术



《登幽州台歌》中有一句名句:“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你觉得这个境界是情绪的交流吗?如果是的话,又是在和谁交流呢?



【情绪】01:流一滴眼泪的8000种理由|情绪颗粒度

【情绪】02:情绪一片空白,人生就会一片空白|情绪日记

【情绪表达】01:就算你想要羞辱我,那也必须要我同意|情绪防身术

【情绪表达】02:顺利表达情绪,你要搬开这三颗大石头 |情绪表达障碍


音频全文:


成为情绪的主人,才能真正地做自己。你好,我是蔡康永。


我们说高情商的意思,是别人喜欢我们,我们也能够舒服地做自己。这事情一牵涉到别人,它就有个前提,是要有交流。没有交流,别人怎么可能喜欢我们呢?


多年之前,知名的作家韩寒创办了他的杂志,承蒙他看得起,当时他找我,为这第一期的杂志写一篇文章。


我想韩寒的杂志这么特别的事情,我得写一篇特别的文章。后来我就写了篇文章,是在研究不同的文化当中所骂的粗话。我们一起来想一下,我们为什么骂粗话?骂粗话是为了要伤害对方,要羞辱对方。可是不同的文化对于羞辱是有不同的定义,会产生不一样的力量。


比方说在日文里面,最严重对的骂粗话,是说对方是笨蛋。如果有个妻子发现丈夫正在跟别人乱搞,这个妻子在盛怒之下,能够吼出来的一句话,就是“你这个大笨蛋”。


可是不使用日文的人会非常地诧异,丈夫跟别人乱搞,跟智商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骂他是笨蛋?

同样的,在信仰基督教的国家,如果他们要诅咒一个人,最严重的诅咒是“恶魔附在你身上”。基督教里面的“恶魔的存在”,是非常独特的存在。恶魔附你身上的时候,你嘴巴会流出绿色的液体,眼睛会变绿的,头可以转360度诸如此类的种种,表示恶魔的存在。如果你不信基督教的话,你是感受不到这个威胁的。


在道教的文化里面,鬼是另外一个概念,跟恶魔完全不同。同样的,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我们顺口而出的粗话,常常是用一个动词,要对对方的母亲怎么样。当你骂出这句话的时候,任何在我们的文化里面的人,都会被触怒,觉得是严重的羞辱。可是在不一样的,比方说北欧的文化当中,他们对于性的态度不同,他们尊重任何家人的自由意志。你如果吼出来,说你要对他的妈妈那个样子,对方可能会耸耸肩膀,说“噢,这你得去问我妈才行,我无法替她做主。”

也就是,不同文化对于不同的粗话会有不同的理解。你丢出去一颗球,对方必须要用对的方式来接,这个游戏才打得起来。情绪的交流也是这个样子的,你丢出去一个情绪,对方是否能够接到?接得到,这才构成情绪的交流。

所以在今天的课程,我们就要介绍这个概念:情绪的交流。情绪不是悬空而存在的,情绪会被某一件事情给挑起来,会为某一件事情给触动。然后接下来,它会降落在某个地方,它会成形,这是一次双方之间情绪的完成。

我在写《说话之道》的时候,讲过一件事情。你骂我一句,我回骂你一句,这就是吵架;你称赞我一句,我回称赞你一句,这就是社交。我没有研究的一个情况是,如果你骂我一句,我却称赞你一句,这就很有趣了。


根据这个逻辑,我们在这堂课想要介绍的,是情绪交流当中的“情绪防身术“。在美国,常常发生校园霸凌的事件。其实有在上网的人,也经常遭遇到霸凌,或者是去霸凌别人,不是肢体的霸凌,是语言上的霸凌。被同学打了,你可以报警,去医院验伤;可是被语言霸凌,却很难明显地看得到伤痕。


所以,美国展开了一些校园的宣导,就是要教导我们,如何在语言的霸凌当中保护我们的情绪,不要受伤害。其中有一段宣导,我想要在这里介绍给你。负责宣导的专家,TA找了一个同学扮演霸凌者,TA要求霸凌者用平常惯见的各种霸凌的语言,去伤害这个专家。所以这个霸凌者就开始喽,TA就骂这个专家,说“你这个笨蛋,你是个脑残”。专家就否认说“我不笨,我不是脑残。”可是这个否认没有用,霸凌者继续攻击,“你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白痴,你为什么不承认?”这时候专家又再一次反击,说“你如果再这样对我,我要动手了!”霸凌者就嘲笑TA,说“是哦?我好害怕哦,你动手啊?”于是,专家就改变一个策略,改成求饶,TA说“你这样子骂我,我很难过,你不要再这样了。”可是霸凌者本来就是要伤害对方,怎么可能会被对方的求饶给打动呢?所以专家试了各种方法,不管是否认、辩解、还击或者是求饶,都没有用,接下来,这个专家改变了一个策略,TA说“我们从头再来一次。”于是第二回合开始,这个霸凌者骂TA,说“你是个脑残,大笨蛋。”这时候专家就点头,说“嗯,是啊,我常常做很蠢的事情,我真的是笨蛋。”霸凌者愣了一下,于是霸凌者加重了TA的力气,TA说“你每天24小时,都在做最愚蠢的事情。”专家就继续回答说,“嗯,我也常常这样觉得,连我妈都说我笨手笨脚的,”于是霸凌者开始发现,TA所发出的羞辱的语言,没有造成TA预期的结果,TA渐渐地变得不知所措,最后硬挤出来一句话,“我才不像你,你彻头彻尾就是个loser,”这时候专家点点头,微笑着说“嗯,我知道啊,我完全不像你,你那么聪明,又这么幸运。”对话进行到了这个地步,扮演霸凌者的同学无可奈何地苦笑出来。

所谓情绪的交流,必须要一来一往才能够成立。对方丢了一个羞辱你的球过来,你要认得这是一颗羞辱的球,而且接住这个球,而且再把球丢回去,羞辱才能够完成。

我有一个大家很熟悉的,在演艺圈的搭档,叫做小S。小S在舞台上表演的风格当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行为,是攻击其他的明星,尤其是在美色上,可能会威胁到她自己的明星。上次我们一起参加一个活动,遇到了另外一位明星杨幂,结果小S就使出惯用的伎俩,她就露出自己的腿,说“你看,常常运动的腿,腿不但细,而且会有线条。”当她这样对杨幂说的时候,杨幂就回答,说“对啊,我的腿比较没有线条,只是细而已,我太缺乏运动了。”杨幂一旦同意了小S的说法,小S就没辙了,她的这个拳头挥到了棉花上面,没有完成她的攻击。

所以我们今天所介绍的,在情绪的交流当中的“情绪防身术“,不一定意味着你的武功高过对方,只不过是你并不一定要顺着对方的规则,来完成这个游戏。我们说情商高的人,就像武侠小说里面武功高的人一样,对方攻过来一掌,你不一定要用一掌回给对方,你可以用轻功跳起来,你可以用点穴的方式阻止对方。

我们在之前的课程当中,已经透过一步一步的训练,希望能够越来越摸清楚自己的情绪,也懂得别人的情绪。然后,我们就有能力认得这种情绪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如果我们想要配合对方,我们可以表现得很凑趣;不想配合的话,我们可以表现得很扫兴。


不管是配合或者不配合,起码这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我们在情绪的接受以及表达上面,不能够被动,我们要做情绪的主人。今天为大家介绍的,就是非常重要的情绪交流当中,跟我们自己切身相关的一个层面。最后,我给大家一个思考的题目,我在古诗词当中找到了这两句,“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感觉到天地这么辽阔,我悲怆地流下了眼泪。情绪很明显,悲怆,严重,流下了眼泪,可是似乎并没有交流。是跟天地交流吗?还是不需要交流,也能够有这么强烈的情绪产生呢?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我们可以一起来想一下。这就是我们今天的课程,我们下一次再见喽。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