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己不满,其实是被自恋玩坏了
 1658

试听180对自己不满,其实是被自恋玩坏了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30

喜马拉雅的朋友,小宽XIMI团的朋友们,你们好。我们在上一次的分享中讲到了,有很多人其实在当下对自己不满意,即使是在一个目标取得了胜利之后,仍然很难真正的去休息,去享受自己赢得的胜利,仍然很难感到幸福。其实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关于认知的阴影,那就是我们没有看到,可能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我们就被父母投注了这样的一种人设,他们投射了自己的孩子,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孩子,那么他将来能够成为一个极度优异的人。
这里边其实已经完全偏离了理性的标准,因为所有这些父母对孩子的投注其实都是充满着一种病理般的自恋的味道,这不是我们所常常提倡的那种自信,自尊,也不是一个心理学意义上健康的、稳定的、合理的自恋,这是一种偏离了理性的、偏执的病理性的、病态的自恋。
在这样的一种自恋的感觉里,可能会体验到你的父母认为他们是这个社会中极为杰出的人,你的父母认为所有的困难和痛苦,生活的不如意,都是因为他碰巧活在了一个糟糕的环境里,所有的糟糕都是外界环境或者他人造成的,是因为我的运气不够好,很多这样的父母会认为,如果外界的一切足够配合的话,他们能够成为了不起的人,甚至是改变世界拯救地球的人,或者他们在内心中认为自己是一个道德完美主义者,只不过这个世界并不是所有的好人都有好报,所以这样的一类父母,他们从孩子出生的时候开始,就认为既然自己不同寻常不同反响,那么他们养育的孩子也应该做得特别好,所以他们其实不愿意看到真实的孩子。
在我上一次的分享中,我提到了对一个人的看见,举了一个例子,说到一个孩子他虽然很能够去表演,很能够去唱歌去歌唱,有天籁般的嗓音,但也许打上引号的可惜的是他没有办法在大众面前歌唱,这就是他。而在今天的分享中,我想跟大家说,我们每一个人可能都有我们的能和所不能的地方,当我们能够看到自己的能和不能,这个叫做对自己的看见。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的心理健康出了问题,或者是当我们陷入长期的自责,长期的自我攻击中,或者是当我们取得了荣誉或者赢得了目标也不开心的时候,这个时候其实我们都没有能够真正的看见自己的能和不能,而我们对于自己的实际,对于自己的真实的状况不能看见追根溯源的话,还是因为我们没有能够从和父母相处的这样一份核心关系里,没有从原生家庭中习得那份我们看见自己的能力,所以一个极度自恋的病理性自恋的父母,他出于自恋的需求,没有办法去看见自己的孩子。
他看不见孩子是一个真实的人,当孩子放下作业想出门玩耍的时候,他的父母可能会极度的愤怒,因为他需要的是一个在那里认真写作业的孩子,这能缓解她的焦虑,她不想看到一个居然写着作业还想玩的孩子,但是恰恰写着作业想玩的孩子,就是一个真实的孩子,没有孩子不爱玩,试问有哪个孩子生下来就特别爱写作业吗?
我必须要说工工整整的去完成老师的作业,对于很多比如说6岁、7岁、8岁、9岁的孩子来说,是挺折磨人的一件事儿。当然当他们去做的时候,可以锻炼他们的意志力,也能提升他们学习知识的能力,可是这一切都和孩子正在克服着他们的困难并存。孩子的现实就是他会被外面的世界吸引,他希望每一分钟都是在游戏,成年人的世界何尝不是如此呢?
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作为人的真实的部分的需求,我们可能会将这部分需求在心理学中叫做本我。它代表着我们的欲望,当然我们会对欲望加以调节、控制和管理,所以还有超我的存在,超我和本我加在一起,形成了我们的自我。当自我功能高的时候,我们对于超我和本我是能够进行比较好的调节的,这就是我们说的一个人成长走到了比较成熟的阶段。但是很多时候我们会一直陷入超我的攻击中,就是我曾经很多次提到过的,我们内化的父母,极度自恋的父母,当他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是一个真实的孩子时,他首先是不能够去接受这个孩子居然想玩。
可能我在这里要比较啰嗦的去强调的一件事,就是一个父母能理解并接受我的孩子此刻是想玩的,但是为了学习,我不能让他玩,所传递出的对孩子的态度和那种我根本就不能接受你居然想玩的这样一种父母传递给孩子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有看见,有理解,有接受,所以孩子能够感到我想玩是正常的,但是妈妈认为在教育的意义上,我现在应该要专心的学习,然后在学习结束之后,我还是可以去玩的。我这份想玩的心情不应该被批判,是被理解的,同样是教育,但是后者很多时候我们在原生家庭的创伤就是如此,我不能够去需求我想需求的东西,我的正常需求被压抑了,因为我的父母不能够去接受我有正常的需求,这只是以玩来举一个例子,我们会看到病态自恋的父母就是如此,他们只能够接受世界,家庭、孩子、生活,符合他们病态自恋的样子。
有人会问,为什么病态自恋的父母就不能看见真实的世界呢?我会这样回答,因为当一个人处在病态的自恋中,他觉得自己特别优异的时候,显然他对自己的认知和评估是与现实脱节的。当然了,一个人如果活在一种对自我的幻想中,对自我极度的理想化中,我们可想而知,他在生活中是一定会碰壁的。
可能很多人会回忆起自己的童年,父母的那些愤怒是如何施加在了家庭中,施加在了伴侣身上,施加在了自己的孩子身上,这叫做迁怒。但我们可能会问他们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愤怒?真的是世界欺负了他,真的是环境中有很多坏人吗?其实不是的,很多人的愤怒来自于他的自恋和外部世界是不调和的,也就是说他的自恋,他对自我的评估并不建立在真实的世界和真实的他自己的这样一个物质基础上,当一个人活在幻想中,他的幻想一定常常和现实碰壁。
比如同事无心的一句话,朋友无意的一种拒绝,或者一种无意识的怠慢,都会让这个人觉得自恋受损,因此他会愤怒,因此他会迁怒。
那么在这样的一个家庭中,我们也可以推测这种自恋的父母一定是对自己的孩子有着很严苛的要求的,因为外部的世界我控制不了,我无法让外部的世界臣服于我,配合我病态的自恋,难道我还不能让我自己生养的孩子来配合我的病态自恋吗?所以他们都做到,因为孩子是这个家庭中最弱小的人,因为生育养育的关系,在一个孩子很小的时候,他必须也只能依赖于他的父母,所以父母确实是可以操控孩子的世界的。
当一个人本能的潜意识的有极大的动力去维护自己病态自恋的时候,他一定会去控制他的孩子,那么让这个孩子去配合他的自恋,这就是很多人的父母在一个孩子出生开始,美其名曰我对你有非常高的期待,但实则很多的这种期待在心理学精神分析的眼光下,其实是一种病态自恋的枷锁。


最后我想说的是一个病态自恋的父母,可能在你的面前是很厉害的一个人,就像有很多来访跟我回忆他的父母,他是真的很害怕,觉得父母很强势,从小父母说的所有的话都那么有道理,那么权威,那么正确,所以到现在即使自己取得了很优异的成绩,很不错的成就,但是提起父母的指责,他们似乎还是无力反驳,他们仍然把父母当做权威。
我想在最后跟大家分享的是一个在自恋的部分,过度的病态的不符合真实世界的人,他的内在其实是脆弱的匮乏的,他的自我是非常弱小的,我们可以这样去理解,脚踏实地的强才是真的强。那一个人正是因为没有那种脚踏实地的地方,没有脚踏实地的日复一日的像一个小树苗一样被精心呵护,慢慢的成长,他没有这样的过程,所以他的匮乏,他的没有能够成长,导致了他需要用幻想来弥补,来让自己活在一个我足够好的这么一个幻觉中。
在这样的一份自恋幻想中,人才能够觉得我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理由和价值,这是很多人的父母的悲哀,就可以追溯到他们的原生家庭和他们成长的时候所处的年代。我想说这一切当然是令人遗憾的,也会让作为子女的你为他们感到难过。
但是我们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我们要知道的是不管父母这样的原因是什么,对于我们的自我而言,人生的功课就是回到脚踏实地的地方,哪怕从零开始,哪怕你认为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拥有,什么都很糟糕,回到脚踏实地的真实之处在慢慢的去成长你自己,这是我们心灵所要走的路。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下周我们在XIMI团周小宽的分享中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