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阴影:你的努力只是想减轻对自己的不满
 1989

试听180认知阴影:你的努力只是想减轻对自己的不满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22

大家好,我是周小宽,这是西米团我们专辑的第二次分享,继续和大家来谈谈自我接纳,疗愈和心理学。


在《走出自我认知的黑箱里》第96页,文章开头我写了这样的一段话,如何以一个平凡的普通人的身份活着,如何去认同普通的不够完美的位置,洗掉父母投在自己身上的“你一定很了不起”的人设,克服因我是一个普通人,而对父母的那种内疚感,战胜我如果不优异就会被父母抛弃的恐惧。这就是自我接纳的课题。


在那篇文章中,我举了一个真实的例子,文章中的无法停下来工作的s小姐,她是我的一位好朋友,非常优秀,留学法国有很不错的工作,也参加了创业的项目,但是不管她做什么,每次见到她,我都感觉她活在一种焦虑当中。其实她在国内的大城市中心地段有非常好的房子,它有足够多的存款,它不是一个要为了社会地位或者为了物质去发愁的人。她在同龄人中,虽然不说是极度优异,但是也算是一流的那样的一个人物和人才。


可我每次见到她,当然每次见她的时候,其实都是在她忙完了一个工作项目,她给自己放假的时间。但是在这样的时间,我见到的她仍然是内心中有负担的,这是我的一种感觉。


她的负担是什么?其实就是她没有办法让自己安然地处在我可能今天只是在休息,我今天什么都不干的这么一个状态。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休息的时候,她会接着想我工作当中还有哪些没有做好的地方,还有哪些我应该防患于未然的,要让他们提前去做好的事情,避免出问题的事情。还有哪些我本来应该做到,但是可能还没有完全做到的,过两天我应该在工作中怎么调整所以,她没有办法去实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休息。


在这里我们会看到也许一个人的快乐与他所拥有的外在条件、社会地位、物质财富没有完全划等号的这样的一种关系,这不是一个绝对成正比的关系。那有什么东西直接关联到我们的幸福感,有什么东西能够直接关联到我们是否快乐,是否开心,是否踏实平静。不是你的工作,不是你的工作挣多少钱,不是你做的工作项目被多少人认同,有多少人为你的产品买单。是的,它可能会给你带来短暂的成功,但是它没有办法真的让你从内心深处感到喜悦。我说的喜悦前提是我们对自我满意,也就是我在今天的分享的最开始说到的自我接纳的课题。


S小姐她一直处在一个非常焦虑的状态中,因为在童年她的妈妈是一个严苛的近乎有些残酷的母亲。我见过s小姐的母亲,斯文也很有气质,身材娇小,我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看起来如此秀气,有气质的很高雅的女性,我难以想象他30多岁的时候会对他10岁左右的女儿屡屡大打出手。我难以想象年幼的s小姐在一个饭局上会被妈妈关进餐厅的洗手间里一顿打一顿掐。我难以想象品学兼优的她其实常常用衣服掩盖着她胳膊上的伤痕。她并不是不爱她的妈妈,她的妈妈也有对她可以说非常好的那些部分。比如我的朋友s小姐告诉我,她妈妈经常会跟她说哪本小说好看,哪个电影值得一看会去跟她探讨学习以外的话题。她的妈妈鼓励她阅读,她的妈妈也鼓励她去弹古筝学乐器。到了她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的时候,她的妈妈和爸爸就拿出了自己的积蓄送她去了国外,学习她喜欢的专业,听起来这是不错的母亲。但是同时她的妈妈又常常因为觉得s小姐还不够优秀,比如这次考了第5名,但是你的成绩本来应该考第3名,你这次考了第三名,但是你这个科目你应该是稳稳的第一。因为这样的一些问题,她的妈妈会对她大打出手。可能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父母,或者说也许你的父母在童年并没有真的去打你,但是家庭的氛围,你所感知到的那些压力,还是透过每一天,父母的神态、语气,他们的肢体向你传递着。


所以我们其实从一出生的开始,当父母的视线落在你的身上,当你成为家庭中那个作为孩子的存在,当你开始接受父母的养育,你其实也在接受着父母的投射。有的人会说,我特别恨这样的爸爸妈妈,他们自己当年学习很一般,可是我考了班上的前几名,他们还不满意,觉得我应该考得更好,恨不得让我考上清华北大,但是我其实没有那个能力。


当我听到这样的话,我会由衷的想跟说这句话的人说,你能这样讲,说明你已经有一定程度的从你父母的期待中分离出来了,因为你知道你没有考上清华北大的能力,那么就放过自己。但是来到我的咨询中的非常多的人,他们没有办法和父母的这种投射、期待分离。


父母从很多年前已经活在了他们身上,占据了他们的灵魂,所以这是他们内心超我内化的身影,无时不刻的在提醒着,你应该做的更好,你本应该做的更好,这样的一些强迫性的要求,他们在跟父母无法分离的这样一个状态里,是不可能分裂出一个属于自我的声音,能够知道其实他们对我的期待是一种异化的期待,是不符合现实的,是我们常常在心理学里边说的是一种虚假的自恋,或者我们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病理性的自恋。


我曾经在我的一篇文章里写过这样的一个例子,比如说有一个孩子他有音乐的天赋,但是他有人际交往的障碍,他没有办法登台,面对大众去歌唱他真的很痛苦,但是因为他有天籁般的嗓音,所以他的父母他的老师认为你应该去参加所有你能参加的唱歌比赛,拿到奖项,你就能成为一个特别优异的学生,你能为学校争光,为家庭争光,你也能因此走进名牌大学,不是吗?


可是没有人真的“看见”这个孩子。我在文章中写过,我们如果真的“看见”这个孩子,我们会觉得是的,他有天赋异禀的一面,但是他不适合参加比赛,因为他没有办法去面对大众去唱歌,这就是他。我们为什么要用可惜的眼神看着他,我们为什么要对他说,我对你很失望,你为什么不能克服自己的缺点?这样的一些话,我们为什么不能接受,他就是一个这样的孩子。我们能不能整合地去看,这就是他的能力。


当我们回到现实中,用更理性客观的眼光整合的去看待一个人,我们真的去看见一个人不带评判,带期待,不带执着的时候,我们才会看到他是有强项和弱项的,他有努力了也不能克服的事情。当一个妈妈对这样的孩子说,你为什么就不能够站在别人面前去唱唱歌,你为什么就不能克服你的胆小和恐惧?这个妈妈也许永远无法理解,对这个孩子来说,胆小和恐惧本身已经让他极度的自责,已经让他非常的自卑,甚至让他觉得他辜负了他的才华,辜负了养育他的家庭。他需要的是被理解,被接纳,那才是爱。


但是很多父母在这种情形下逼着孩子去突破他自己,于是我们在这个社会上会看到很多的量化标准,我们也会看到很多父母不加思索地说,当年如果不是我逼他一下,他怎么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在父母所认为的今天这个样子里,看到的就是孩子的成功。这个孩子成功了,所以“我”实现了“我”病理般的自恋,“我”也尽到了“我”完美父母的责任,父母的目的透过孩子的生命达到了。但是他成为了今天这个样子,可以被解读为,就像我的朋友s小姐,她优秀,她成功,可是她从来不觉得自己优秀和成功,她无法享受她的生活,她无法享受她所拥有的这一切,因为她没有爱她自己的能力。因为妈妈对她的要求,因为妈妈那些病理性的自恋,让s小姐从很小的时候就活在一种我永远都不够好,我还应该更努力,这样的一个魔咒之中。所以在这样的一个魔咒之中,很多像s小姐一样的人会在他们的圈层中越来越优秀,或者是像玩一个激流勇进的游戏,费着很大的劲儿让自己不掉队,不后退,不给自己后退的机会。但是他们的内心永远都不能够获得平静。这像成功吗?我想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它是一种成功,但是从心灵的角度上来说,它也像是一种诅咒,如果连成功都无法让你快乐,那么光明的那条路又在哪里?我们去奋斗,工作的意义是什么?


所以在今天分享的最后想跟大家说,很多人在工作中越来越不快乐,觉得越来越不带劲儿,越来越无力,其实是因为他们的工作只是为了躲避焦虑,为了对抗那些父母投射在他们身上的,你还应该更努力一点的焦虑。他们为了克服那些恐惧,那些被抛弃的恐惧,就是如果今天你休息了,如果在这个事情上你做的不够好,我就不再爱。


这是穿越时空,一直都在这个孩子,整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心里的那份恐惧。无论他现在多么优秀,但是他的人格内核不稳定的时候,他和父母无法分离,他没有被父母好好的爱过。所以在他心里他永远都想得到父母的认同。他很弱小,也很匮乏,所以他没有力量去对父母说,我就是我,我不是你们满足自恋的工具,我是一个普通人,而我爱这样的自己,这样的自己是值得被爱的,这样的自己是有价值的。


今天我们的分享就到这儿,期待下次和你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