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二次伤害:凭什么 为什么 怎么可能丨哈佛博士实用心理学
 1.05万

18二次伤害:凭什么 为什么 怎么可能丨哈佛博士实用心理学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1:30

欢迎收听哈佛岳晓东教授的心理学课,学点心理咨询,你也能成为自己的心理咨询师!如果你喜欢本节目,请订阅、转发、评论,和更多喜欢心理学的朋友一起互动。

如果你喜欢本张专辑,欢迎转发、订阅、收藏。喜马拉雅123知识狂欢节即将开启,提前加入购物车,12月1日~5日期间,享受最低3折购课优惠!



喜马拉雅的听众朋友,你好。我是岳晓东。


今天我们讲—讲什么是二次伤害论。 所谓二次伤害论,就是指第一次伤害是别人带来的,第二次伤害是你自己完成的。别人伤害你情有可原,但自我伤害是不可原谅的。


小时候我曾经遭受过一次当时在我看来很重的打击。就是当年我很喜欢弹玻璃球,辛辛苦苦收集了10余颗五彩缤纷的玻璃球,这是我当年最宝贵的财富了。可是有一天,一个比我矮半头的小孩和我赌弹玻璃弹球,结果那天,我把所有的老本儿都输光了,还倒欠了他18颗。那天还有不少孩子观战,都在为他助威。我的自信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眼泪夺眶而出。回到家里,我反问自己:凭什么他比我小,却可以轻而易举让我输得那么惨?为什么会这样?那天,我第一次尝到了失望和愁的滋味。


其实,当时的自我追问,是对刚刚经历了失败的反思,总结经验教训。但如果我不断地责问自己,“我为什么那么没用”,那就是往自己的伤口上撒盐,这种不理性的,消极的想法,就是“第二次伤害”。幸好我没有沉沦在这种自我伤害中,而是很快振作起来,花了整整一个月苦练打玻璃弹球,最终把所有玻璃球都赢了回来。


这次经历,也让我成长了许多。在生命旅程中,每一次挫折,譬如考场上的失误、恋爱上的失意、职场上的失望、又或许是生意上的失利,其实都同时蕴含着危机与生机两个方面。如果你把当下的挫折、磨难或灾难放大,并且不断质问自己“凭什么?为什么?怎么可能”,这样得话,那就会引发消极的情绪,阻碍你采取积极的行动去应对。甚至还会给自己贴上“失败者”的标签,导致你很难从挫折的阴影中走出来。


而这样的消极应对,那些挫折经历很有可能就会变成“未完成事件”的情结。也就是有些事情你以为结束了,但其实,它一直在你的潜意识中不断徘徊循环,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你对他人或它事的看法,或是与他人的交往。


我曾经做过一个咨询,来访者是一位美丽的空姐,叫秀萍。之前因为强迫性洗手的问题来找我做咨询。在过去的几年中,她只要手碰过一个东西,就立马有想洗手的冲动,如果环境不允许,就会很焦虑,即使在工作中也会不断分心。而她每次洗手都要反反复复,最长时间可达半小时以上。这给她的工作和生活都带了很大的困扰。因为工作需要她经常天南地北地飞,洗手没那么方便,长时间洗手就更难了。在见我之前,她去过几家大医院的精神科接受治疗,也曾服用过不少药,但效果都不明显,医生根据她的情况,建议她接受心理治疗,并介绍给了我。


秀萍第一次来我的咨询室,看到面前的墙上挂着的一幅画时,表情瞬间变得很僵硬。我有点诧异,觉得她的反常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秀萍在我一次次的疏导中,心理得到了缓冲,也建立起了对我的信任,终于决定告诉我困在她内心多年的一个秘密。


原来,她在上高中时曾经被一个她所仰慕的补习老师迷奸。当她醒来的时候,看到老师衣冠不整地坐在床边抚摸她的右手。这个事件成为了她心中一个巨大的阴影,一直挥之不去。咨询室里挂的那幅画之所以会让她很不舒服,是因为补习老师的房间里也曾挂着一幅及其相似的风景画。


在那次事件之后,她经常强迫性地责问自己,为什么我这么轻信这个老师?为什么我要主动去他的家里补习?他怎么会这样对待我,我是不是很轻佻……?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开始莫名地厌恶起了自己的右手。她总是觉得自己的手很脏,而且难看。她甚至在想象中有过很多次自残的镜头:从高楼跳下来、吃过量的安眠药或是跳进污水池里等等。庆幸的是她的理智克制住了这些危险的想法,但不断洗手的念头和行为,却怎么都没办法控制住。那一刻,我明白了,在她的潜意识里,洗手就是在竭力洗净自己的耻辱。


在每一个人的生命中,有些突发的事件和经历,会极大地影响了我们对事物的看法,也会对生活造成重大影响。其实很多心理问题,起源于他人对自己的伤害。但是,自我的消极认知却在无意识中,对自己实施了二次伤害。


很显然,当一个人经历了痛苦,而没有真正化解,也没有被人理解,就会强化心灵深处的无望,慢慢吞噬你生命的活力。


秀萍在与我的心理咨询中,逐渐打开了心扉,宣泄了当年的创伤经历。在此之前,因为感到耻辱和自责,她从不敢跟父母和好朋友提起这件事。她原以为自己已经忘却了那段痛苦,但事实上她只是将它深深埋藏起来了。


秀萍告诉我,这种痛恨自己的想法一直伴随着她,时不时的出现,就会不断地去洗手。我问她,如果让你对这份“痛恨”打分的话,10分是极度痛恨,0分是没有痛恨,你会打几分?秀萍揉搓着自己的右手非常坚定的回应道:“10分。的确,秀萍将造成这个伤害的责任大部分都归结在自己身上,让自己痛苦不堪。你可能好奇,这打分有什么用呢?打分的目的,就在于让你的情绪变化有一个可以具体度量的标准,你能够清晰的看到,自己在想法、行为上的改变,是如何一步一步改善问题的,从而让你能够更有动力去做出改变。


那怎么才能让这种痛恨的程度降低呢?我让秀萍看着手边的纸巾盒,把它想象成一直困扰着她的痛恨与自责,然后用双手捧着这个代表着痛恨与自责的纸巾盒,放在眼前,保持着这个姿势。此时的秀萍,双眼完全被纸巾盒所遮蔽,就好像此刻的她,内心完全被过去的伤害所束缚,看不见这件事的真面目,也分不清这件事的性质混淆了它的责任界限。很容易把一些自己没法控制的事情错误的解读为“都是自己的错”,给自己带来事件本身之外的第二次伤害。


此外你可以想象一下,当你的双手像秀萍这样全部作用在象征着痛苦的纸巾盒上时,那你还能够自由的去做你想做的事,去拥抱你所爱的人?答案显而易见。如果你把这些苦痛放下,放在双腿上,那此时,你的视野将会清晰开阔,双手也被解放,能够去做想做的事了,但双腿却依然是被限制住了,无法离开这个曾经让你受伤的地方。我给秀萍出了道题,如何能够带着这个纸巾盒的同时,又能真正的获得自由。秀萍思考了片刻,好像明白了什么,站了起来,把纸巾盒放到了卫衣帽子里,笑着朝我自由的摆动了几下。秀萍在离开咨询室时告诉我,现在对自己的痛恨度只有2分了。


没错,当这个不幸事件发生在秀萍身上时,各种负面的情绪和想法就像装在这个纸巾盒里一样猛烈的砸伤了她,但是她依旧有能力,也有力量去选择如何看待和处理。如果在伤害发生后,选择紧紧抱着这个锋利的凶器,那么它就会继续不断的再伤害你,甚至伴随一生。但是如果你能冷静的,理性的去看待这个事情的经过,就能让伤害停止在某一个时间段。虽然这个事件可能不会从你的记忆从抹去,但你可以把这个事件,像纸巾盒一样放到口袋里或者帽子里,选择继续上路,继续新的人生征程。接受它是你生命曾经的一部分,而在未来你们可以互不打扰,它就安静的待在你的口袋里,即使偶尔想起,也能接受它,因为你相信它很快又会退去的。


好,最后我来做个小结。很多时候,第一次伤害可能是别人带来的,但第二次伤害却都是自己带给自己的,也就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这当中的关键就在于自己的认知模式。你可以再品一品案例中纸巾盒的比喻,认真体会自己在那一刻的感受,去发现那些不理性的认知模式。无论困扰你的是焦虑、抑郁还是恐惧,你都可以打个分,看看自己的哪些改变,会让这些负性情绪的得分得到改善,逐步建立一个理性的认知模式,避免二次伤害。


如果今天的分享对你有所启发和帮助,请分享给你的家人和朋友,也可以给我留言,写下你的感想和建议,谢谢你的收听,期待下一讲再会。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