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餐)巴纳德:“我没想改变世界,只想让我的病人有尊严的活着”
 8696

(加餐)巴纳德:“我没想改变世界,只想让我的病人有尊严的活着”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30


欢迎来到自由生命,我是小生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篇文章,内容来自一名医生的演讲。


他的名字叫马里尤斯·巴纳德,是一位心脏外科医生。但你可别小瞧了他,他这一生,做了两件哪怕今天看,仍然称得上改变世界的大事。


第一件呢,是在他哥哥的带领下,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从而名垂青史。


但对他本人来说,论影响,第二件事可谓更大,这便是36年前的1983年,由他牵头发明了重大疾病保险,而这类保险一经问世,便传遍了全世界。


今天的所有重疾险,依然是按照巴纳德医生最开始的蓝本设计的,而重疾险现在甚至已经成了保险的代名词,可见这位巴纳德医生的贡献之大。


而今天的这篇文章,是巴纳德医生2006年时,讲述自己是为何要发明这款保险,而这款保险到底有什么意义。过去我看过很多人写文章普及保险知识,这当中不乏写得好的文章。但对于公允性来说,我认为这篇演讲稿最有价值。


所以,闲话少来说,我们来听听它完整的内容吧。


我来自南非,我是一名心脏外科医生,我从事医生这个职业已经超过50年了;我还曾担任过,南非国会众议院议员,长达9年时间;后来,我从1983年起开始从事重大疾病保险业务,到现在也已经有22年了。

谈谈我当初设计重大疾病保险的初衷吧:

我的一个病人:她是一位34岁的女士,这位女士有自己的事业,离过婚,还带着两个孩子。我们在她的肺部发现了癌细胞,但通过手术,我们切除了肿块。可是这位女士本该修养康复,可她接下来两年,依旧在工作。而在此期间,她的癌细胞向另一片肺叶转移了。


两年后,她再一次来到我的诊所,从她的眼神中,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讯息。她呼吸急迫,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眼神中布满了对死亡的恐惧。


她还在工作,她需要为孩子们留下积蓄,为他们赚足汽油费,房租还有教育基金。两个月后,她去世了。


我们失去了她,她本可以在确诊后和孩子们分享更多的时间,可是她,却需要挣更多的钱,而不得不工作。


这些,使我陷入了沉思,我还能举出上百个这样的例子,他们确诊之后,获得了治疗,活了下来,可是他们在财务上,却“死”了。这就是我们越来越需要面对的难题。


而这件事深深的触动了我,作为医生,我可以救治病人,甚至可以延迟和挽救病患的生命,可我却不能,解决病患,因为缺钱而放弃治疗。


因此,我当时就产生了,设计一种保险产品的想法,它能够解决病人在被确诊重大疾病的时候,能够获得一笔保险金,来作为治病的费用,而不是等到身故以后才获得赔偿,那样对于病人治病无济于事。


我们来看一些数据吧。今天,有80%甚至更多的心脏病人,在送往医院后会得以幸存,并且有50%的人还可能存活13年或者更久。


女性患上乳腺癌的可能性是8%,而在患乳腺癌的女性中,80%有希望活下来。50年前,每100位中风患者中,只会有11位得以幸存,而今天的存活率高达70%。


中风通常不是致命的,但它会使人丧失能力,在中风患者中,只有10%的人完全恢复了健康,而有53%的患者,今后的生活需要完全依赖他人。


这些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着整个家庭都要背负起照顾他的重担。要是他的太太是名职业女性,那么她将不得不放弃工作来照顾他;而没有了工作,也就没有了任何收入,而这些昂贵的医疗账单,由谁来负担呢?


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大家都需要保险,不光因为人人都会死,还因为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


我一直坚持试着,找到一种能够改变整体保险方向的产品,这种产品不光对身故和残疾进行赔偿,对于可能引起病人财务问题的疾病,一旦确诊,也可以进行赔偿。


1983年,我们最终成功了;心脏病、中风、癌症、冠心病手术都成为保险项目,产品一经推出就受到了欢迎,到2006年,重大疾病保险的保障范围扩大到了很多,如今基本上每个保险公司都有这类产品。


现在,我们来看看这类产品的理赔经验。超过80%的索赔要求,都来自于心脏病、中风、癌症还有冠状动脉搭桥手术。


说起索赔,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索赔的平均年龄是42岁!可以想象,一旦一个人在42岁被告知罹患了某种重大疾病,家庭的经济重担如何承担,孩子的教育费用、房子或车子的抵押贷款等等都该怎么办?


我要给大家一个数据,加拿大和美国,有30%的房屋产权收回,都是因为心脏病、中风和癌症这类普遍的绝症。


我的病人靠人寿保单支付抵押,这是不失去房子最可靠的方式,因为您要是没能在月底把账款付清,就会失去您的抵押和房产。



我住过院,我是个癌症患者。

整整19天,他们给我动了复杂的大手术,流了很多血,太可怕了。每天,医生都来看我,我每次都和他说:“带我回家吧。”这是我当时的全部想法,家,才是能给你带来安全感的地方。


重疾保险这个产品有什么好处呢?我对这项产品的期待就是它不光能够延长病人的寿命,还能提高他们在这样一个非常时期时的生活质量。


人们说:“我没办法买重大疾病保险。”告诉你们,就算您不买,人们也会争相购买。


重疾保险能够让我的病人们,舒适的度过生命中最糟糕的时光,我很欣慰越来越多的病人说:“谢天谢地,谢谢我的顾问,至少在我的身体健康恶化的时候,我的财务还是健康的。”这对于我而言,着实是个荣耀,因为我也参与了其中,这个发明太了不起了。


文章的内容,到这就结束了,最后,用巴纳德医生的一句名言结尾:“我们需要重疾险,不是因为我们会离去,而是因为想好好活。有很多得了重病的人,他们虽然活着,可是在财务上已经死了”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内容,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自由生命”,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