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聪-爱恨纠缠的同胞竞争-3.兄弟,我们在江湖中快意恩仇
 130

试听180张聪-爱恨纠缠的同胞竞争-3.兄弟,我们在江湖中快意恩仇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1:41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PART 3:兄弟,我们在江湖中快意恩仇

 

    接下来我想重点说一下同胞竞争。首先我们谈到的是竞争的部分,在这个部分,我们需要先去对比两个关系,一个是我们刚才有提到的俄狄浦斯冲突,也就是恋父或者恋母情结。父母与孩子其实是一个三角关系。在这个三角关系上面,最根本上来讲的差距其实是代际差距。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一个代际差距,所以当孩子在俄期的形成过程当中,形成超我的时候,他对父母的一些愿望,对父母关系以及自己与父母关系的一些愿望,它会因为超我而在幻想的层面去实现,就是它会想象这样的一层关系,但它不会真正的实现,或者通过防御机制到达潜意识的层面,而并不会真正的成为现实。处在俄期的孩子对父母是有非常依赖的部分的,但同时也会有想要独立的冲动。我们都知道,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来讲,有两次飞速发展的时期,一次就是在34岁左右,也就是孩 子在幼儿期的时候,这个时候,他处在发展期和创造期。第二个时期就是在孩子青春期的时候,他的可塑性和发展也是非常的强。    

    为什么在幼儿俄期的时候,他处在一个发展期和创造期?正是因为俄狄浦斯冲突的作用,孩子会逐步产生一些焦虑内疚的情绪,而这两个情绪都是属于可以去促成孩子成长的这样两个主要的一些情绪。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以看到父亲、母亲、孩子在还没有第二个宝宝出现的时候,它是一个稳定的三角。在这个时候这三角任意一角不存在,那这个三角它都是不复存在的,它是一个闭合的关系。当一个家庭当中有一个新的生命出现的时候,那么同胞关系就出现了。我们刚才讲了,在俄期冲突的时候,孩子和父母的关系是一个三角关系,是一个有代际差距的关系。但是对于同胞关系来讲,它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关系?其实同胞关系它更多的是一个序列性的,它是一个开放的关系,它的序列关系是开放的。在过去没有计划生育的时候,我们可能有一个兄弟姐妹,也可能有两个兄弟姐妹,也可能有三个,是吧?这个关系它是一个开放的,而不是一个闭合的,并且在序列里面每个角色并不是不可或缺的,什么意思呢?父母可以选择要一个孩子,或者几个孩子对吧。这就会给孩子带来一个什么样的感觉呢?我兄弟姐妹并不是不可或缺的,就是我可以没有弟弟,我也可以没有妹妹,那么我即使没有他们,我也依然是可以存在的。相反,如果说是我们反过来想的话是什么样子?对于大宝来讲,兄弟姐妹并不是不可或缺的,没有他们,我依然存在!那么反过来就是我也不是父母不可或缺的。因为如果我是父母不可或缺的,那么有可能就不会有弟弟或者妹妹。但是正因为有弟弟妹妹,那么在孩子的体验里面可能也是我并不是不可或缺的,因为这是一个序列关系,在序列关系里面我是可以不存在的。所以关于二孩的问题,有的人也会开玩笑说,同胞竞争其实就是生死权利的斗争。

    有时候的确也是这样子,因为对于同胞关系来讲,它其实是一个关乎于存在的问题。就像我刚才谈到的,如果说反过来说,我也不是不可或缺的。没有我也是OK的,那么有可能就关乎到我的存在,也关乎到孩子去体验我是谁,我为何存在。而这个部分也会激起一个孩子最深处的一个死本能。从这个角度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当我们家庭当中有二宝出生的时候,大宝的攻击性会得到很大的一个展现,就是因为攻击驱力对应的正好就是死本能。孩子体验到的是爸爸妈妈都在期待弟弟或者妹妹的出生,那被期待的婴儿成了我的延续,成为了更多的我,TA可以获得曾经我获得的所有的东西,那么这个是否也意味着我即将灭亡?

    对于父母来讲,生孩子其实是生命的延续,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基因的永生,就是基因会一代一代传下去。但是对于处在同胞关系的孩子来讲,可能父母的永生,等于自己的灭亡。父母会觉得我有两个孩子,我的爱可以去给到两个孩子,这个其实是可以满足父母的某一部分自恋的,这个我们也可以称为自恋般的爱。那么对于孩子来讲,当他处在一个同胞关系当中的时候,孩子他是有谋杀性的恨的。这个谋杀性的恨是指的什么?就是我需要杀死掉不属于我的部分。所以我们可以看出来的是什么?正因为,被期待的婴儿成为了我的延续,成为了更多的我。所以当孩子对他的弟弟或者妹妹有一些敌意的时候,大宝和二宝之间的关系是未分化的,是非常融合的一个关系。我等于你,但是我又不属于你这样的一个关系。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也涉及到我们的下面一个话题,就是喜悦以及机会的部分。就是当我们的孩子去接受同胞存在的时候,也相当于说接受了我与别人是不一样的。这个其实是可以让孩子的边际变清晰的。他人和我不是融合性的关系,而是独立存在的,就像弟弟妹妹和我的关系一样。当弟弟或者妹妹出现的时候,我不会消失,这个其实是一个边界的清晰的表现。

    我们刚才谈到的很多关于同胞竞争当中的一些生死权力斗争的部分,听上去其实还是非常胆战心惊的,因为它关乎于存在,关乎于死本能。但与此同时也伴随着一些机会,这个机会是什么?我接下来要讲到的,是在这个关系中一些成长性的部分。同胞关系它其实是非常亲密的一个关系,是能够为两个孩子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一些特殊的机会的。这个特殊的机会,从现实层面来讲,当然是在两个孩子的成长过程当中,他们可以相互支持,以应对他们发展的过程当中会出现的各种危机。因为他们的关系就像是一母同胞一样,所以它们可以相互的释放爱和攻击性,而不用担心关系被摧毁掉。我们通常有一句俗语叫做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也就是这个意思,就是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是可以尽情释放的。

    其次就是补偿性的关系,就像我们刚才讲到的,同胞之间它其实是一个次三角的关系,年幼的孩子不论父母怎么做,其实都会有感觉没有被镜映到的地方。就是做父母的不可能真的就像孩子肚子里面的蛔虫一样,时时刻刻都能够去满足孩子所有的需要。但如果说他有一个兄弟姐妹,就是多了一个可能性,因为有那么另外一个人他所处的位置和自己是相似的。那么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孩子在经验一些挫折或者经验一些父母没有镜映到的地方的时候,不至于有一种孤身一人的感觉。因为还有另外一个人,他和自己的位置是一样的,他们共用的是同一个父母。另外一个在同胞关系当中,有可能的机会是,当两个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有可能创造一个新的过渡性的空间,过渡性的空间也可以去帮助孩子去处理一些在成长过程当中面对的一些困难。所谓的过渡性空间的意思就是在孩子成长的过程当中,当父母没有能做到尽善尽美的时候,当父母有一些不完美出现的时候,孩子他会发展出一个空间。这个空间能够让孩子去耐受当父母不在场的时候,或者是当父母并没能如孩子所愿的去满足孩子需要的时候,孩子可以在这样的一个过渡性的空间里面让自己安静下来,让自己能够去耐受这样的一部分挫折。而过渡性空间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是这样的一个空间,它其实是跟父母是有联系的,是跟父母有关系的,是能够闻得到父母的味道的。说到这里,其实大家就能够明白了,兄弟姐妹其实是一种很特殊的过渡性空间,因为他们都和父母相关,因为他们共用一个父母,但与此同时又是彼此独立的。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