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利华-面对孩子的愤怒与攻击-2. 情绪的流淌与整合
 197

试听180幺利华-面对孩子的愤怒与攻击-2. 情绪的流淌与整合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05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2-情绪的流淌与整合

    前面我们讲到当成人如果把情绪投出去,他会选择一定的对象。大家猜对了吗?当成人把情绪投入去会放到哪里呢?我们看到一个小孩子,他如果在家里面,受到了一个非常不公正的对待,比如说他被家里打骂或者是被家里吼,那么这个孩子他一定会找一个熟悉的地方去代谢,对不对?在环境里面他很有掌控感,他要把这部分代谢出去,那么他一定会选择最熟悉的两个环境,幼儿园或者是学校

    一般这样的事情在幼儿园和小学发生的比例还是蛮高的。那么当一个大人他如果有情绪了,他会选择对的,他会选择儿童,他还会选择最亲密的一个关系。最亲近的人之间发生这样的事情,在一个很熟悉的环境里一定是家庭。因为一个成人在孩子面前承认真的是太大了,孩子太弱小了,以至于造成大人在孩子面前没有节制的去释放自己的情绪。

    那么当这样的状态出现时,一般大人他会使劲的说说的特别的酣畅,特别的痛快,甚至是责骂。他说话的时候越说越多,语速越说越快,斥责越来越多,最后他好像完全脱离了一种他是在面对谁说的状态,自己享受在那份很爽快的那种诉说当中,我们看看大人用这样的方式,他把情绪就投到了一个弱小的儿童的身上。那么这样的大人的情绪没有很好的成熟和发展,我们说还属于跟自己的妈妈共生的一种状态。那么当大人不停地去释放这样的情绪,孩子在这样的大人面前就丧失了一个很好的一个情绪成长的外在环境。

    在这样的让人面前,小孩子们会感到不安恐惧甚至警觉。那么其实成熟的情绪状态是一个人内在是非常的宁静和平和的。当小孩子看到这样的大人的时候,他会很好奇,特别愿意接近这样的大人。当这样的环境作为孩子情绪成长的背景时,孩子的成长就会有一个非常理想的环境。遗憾的是在我们文化背景下,情绪的成长能够有一个良好的状态和发展的并不是很多。我记得有一次我带着孩子去一个小朋友的院子里去玩,当时院子中间有一个儿童区,我带着儿子往儿童区方向走,越往那个方向走,听到哭声就越大。

    到了附近一看,果然就是孩子在儿童区旁边去在那哭,周围围着好几个大人和小朋友。我看当时的状态,小孩子的哭声是应该是让周围的大人很莫名其妙的,也应该是过了大人询问的集中期了,再没有人过去问,大家都好像很无助的站在那里,孩子又在那撕心裂肺的哭。我在那站了一会,大概了解了那个情况,然后我等哭的一个缝隙,我就加了一句话,小朋友,你是被吓到了吗?当我这句话出去之后,小孩子马上就停止了哭。我猜里面是因为他真的是哭得够久,但他依然在茫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我就在很哭了很久,然后他又再去很认真的去查找这个原因,有没有查到很绝望,又哭了一段时间就问了这句话。 

    可是当孩子停止了哭他妈妈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孩子给带走了。大家看到没有,这个妈妈其实并不太关心这个孩子到底内在发生了什么,只要你没受伤,不哭就好。可是妈妈急忙走以后,旁边站着的几位妈妈,其中有一个人就过来问,请问一下,怎么刚才你就说了一句话,孩子就不哭了,于是我就给讲了我的想法。其实的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好,为什么?我就这样的一句话他就不哭了。因为对于儿童来讲,我们大人当他自己不能够去处理内在情绪的时候,他们对自己发生的内在的事件很的时候,我们大人只要仔细的去猜测,仔细的去感觉,然后我们把他内心的感觉说出来,它就像是一面镜子一样,把这个小孩子内在那个部分给他照了一下,静一下,让孩子照见了自己内心的部分。

    当这个过程出现的时候,瞬间就感觉被理解了。其实对孩子来讲,他可能真的是有身上的痛,人被摔一下肯定会痛的。更多的时候,他对这个痛苦他很了解很熟悉,不能够让面对的是他当时被很猛烈的下了一下,而这下也有可能是对自己很恼火,怎么我又不小心地被撞到了,或者是它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复杂的情绪在里面。是不是这一次的痛又把上一次跟小朋友在一起玩,那个人不小心撞了我什么什么有关系那么小孩的内在可能会发生很多但不管怎样,只要你让他的情绪流淌一阵子,然后你找个机会去静静感觉到被理解了,他瞬间就有这样的一个词和内在的部分配对,这个部分的情绪就流淌出来了。 

    我们说哭其实就是一种流淌,为什么我们给一个词,他就会变得不一样了,就停下来了在这里我还想和大家说的是,我们的右脑它是情绪脑,我们的左脑是负责语言的,当我们的情绪脑在流淌情绪的时候,是非常的茫然的,它淹没了我们的智力。那么这个时候当我们有一个语言,左脑是负责语言的区域的,我们有一个语言一个词和右脑的情绪配对,整个的部分就被整合了事件,整合了出来,这个事件和情绪,就配上对之后瞬间流淌出来,那么这件事情在里面就不会形成创伤。 

    我们说这个过程是非常的重要的。左脑是负责语言,右脑是负责情绪。当我们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词,有一个大人,当孩子不能够面对这个部分的时候,我们给到他一个内在的镜映,那么这个孩子他就会把事件和情绪的部分整合出来,这个事件就不会在她的身体里面。我们看到有很多成人,长大了以后,他遇到一件事情很恐惧,比如说他特别怕水,他说他小的时候被淹过,比如说他特别怕狗,他小的时候被狗追过。我跟大家说这个里面其实就是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件的时候,没有人帮助他去整合这个部分,那么这个事件记住了,这个情绪也可能他记住了,比如说是恐惧或者什么,但是没有人帮他把内在那个事情配对,而这个部分就停留在很早年他不能够去处理的部分里,其实是很小的,不能够去面对这个部分。 

    当现在作为一个成人的,他已经能够去面对恐惧的部分,比如说怕水怕狗,或者怕其他的毛毛虫什么的,因为在他应该去被整理被配对镜映的时候,没有人帮助他去做整理,那么当他长大了以后,他就记住了这份感觉,有的人可能连事件都不记得,只要是一出现类似的场景,他的右脑瞬间就把给吞没了,因为小的时候那份弥散的恐惧,会分散在人的脑区,让整个的世界不能够被整合起来。而我们的头脑里有一份功能,能够帮这个事情进行整合。 

但遗憾的是,散落的碎片就变成了狠毒炸弹定时炸弹一样的东西。当没有被整合的时候成人以后这份可怕的情绪脑记住了这个感觉。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