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娟-生命的第二年至第三年对人格形成的影响-3. 客体关系马勒—分离个体化
 197

试听180沈娟-生命的第二年至第三年对人格形成的影响-3. 客体关系马勒—分离个体化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18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3 客体关系马勒—分离个体化(一)

    玛格丽特·马勒可能是最果断地将母子互动放在发展的情境中研究的客体关系学者。是一名维也纳的儿科医师,对精神病儿童有缺陷的客体关系的兴趣,使得开始考虑早期母子关系中的不连续性。对情绪困扰儿童的研究,最终扩展至正常儿童的范围。通过仔细观察婴儿在出生后的最初几个月中与母亲的互动,总结出早期连结的性质,将这种联结以及儿童建立分离认同的原始努力,看作是持续一生的被称为分离个体化阶段的开端。马勒对此过程以及初始此过程得以进行的互动的描述,简洁而富有感情。

    这是的论断,成为继弗洛伊德的恋母情结关联后,有关儿童早期童年的最为引人注目的观点。在马勒看来,成熟的整个顺序就是儿童从对母亲的共生依恋转让状态转向实现稳定的自主认同的过程。这个过程就包括三个主要的发展阶段,第一个叫做自闭阶段,第二个是共生阶段,第三个就是我们说的分离个体化阶段。而分离个体化阶段是生命中最主要的冲突及对自由的追求和停留在与母亲融合状态中的强烈欲望之间的冲突,表现得最为强烈而同解决这种冲突的程度决定了他们是否能够不带着病态的走完一生。 

    这里所说的自闭阶段或者共生阶段或者分离个体化阶段,它其实是一个会持续一生的过程就像在上一个章节里面,我们从弗洛伊德经典的信心与发展理论阶段来看,人类的一个心理发展过程是一样的,我们都会经历口欲期肛欲期和狄浦斯期,但是所有的这一些经历他们是不会中断的,长大以后会以不同的形式继续会去呈现。对于自闭我简单的介绍一下,他是处在0到6中,这个时候孩子都大部分我们都知道这个时期的小孩子,他就处在这种半岁半醒中度过的,他会被饥饿尿啊等生理的需求机型身体反应就占了他主导的地位,吃喝拉撒,然后他需要被妈妈们保护照料,最好能保持和子宫环境一致的这样的一个照料环境,不应该受到过度的刺激。

   从温尼科特有一个观点是说绝对的依赖期,其实也说的就是这样一个时期。母亲会保持高很高的一个警觉性,关注着婴儿的需要,所以孩子就会有一个全能的感觉。孩子是无法区分到底是自己还是环境的,通过母亲的满足获得这种全能感。慢慢的母亲转换成她爱的课题。我这个地方也可以给大家再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有一些处在青少年阶段的孩子,我们在临床中会碰到很多青少年的父母前来做咨询,他们就会说我的孩子现在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然后就整天在家里除了吃就是喝,然后再就是上网,我觉得我们非常的操心,很着急等等。

    如果从这个客体关系这样的一个自闭期的阶段,我们就可以去看到,其实这样的青少年的孩子,他们其实就让自己处在了一个原初的自恋的状态。这个时候家长会认为这个孩子可能是有问题的,但其实这样的青少年他其实是将很多的关注力全部放在了自己的身上,身体发育太快了,充满了困惑,所以他们需要把自己闭合起来,那么他可能就只能表现出像婴儿的这种吃喝拉撒,然后玩玩网络,然后在父母看来这就是一个不良少年,但其实他们蛮需要去能够有一个好的一个情境,就我们前面谈到的安全的抱持的情境,让他们逐渐从一个自闭的这样的一个状态里面走出来,但这个自闭不是说那种自闭症的自闭,只是说他处在一个原初的自恋状态。 

    接下来就到了共生期,它是出生的六周到4到5个月。这个时期婴儿他其实没有界限的感觉,我们就说边界你我这样的分化它是没有的。我们在生命的第一天所体验到的,在日后也会以某种方式重新回来经历体验。比如说以第二个月之前婴儿坚硬的外壳,它是有了一些裂缝,但是它仍然是需要保护的,就在共生期的孩子他仍然是需要被保护的,因而对妈妈的需要关乎生死,对妈妈是绝对的依赖,这个部分就是像温尼科特提出的关于一个绝对依赖。而此时妈妈对婴儿的需要更多其实是一种情感的需要。 

    在共生期的婴儿,他们都会存在这样一个幻想,幻想着他的幻想里面是他和妈妈是完全融为一体的,这就是为什么叫共生期?他们感觉不到什么是我什么是非我什么你,并且婴儿与妈妈在身体上的接触的重要性会实现就是会显现出来。比如说他需要母亲的这种经营的需要,妈妈对他报以回应的需要,抱起他,抚摸的需要。在这个时期,与母亲的关系也是孩子日后与他人关系的基础,妈妈去适应照顾这个孩子的方式,会帮助孩子建立起自己身体的一项。然后这个孩子就可以逐渐过渡到发展出这种微笑社交性的反应,还有倾听外在世界的能力,这也就是我们说的,可以慢慢的过渡到向外界去探索的这样一个过程过渡。

    妈妈如何和婴儿接触其实是很重要的,它可以帮助婴儿发展出自我意象以及对世界信任的感觉。在共生期婴儿它不再是单一的,就跟前面自闭期是不一样的。那么它不再单一,需要食物的喂养。孩子这个时候他对爱关注有很高的需求。所以母亲在喂养的时候,你是全神贯注的看着你的宝宝。

    比如说现在这个妈妈可能左手抱着宝宝,右手拿着奶瓶,然后在指缝之间加一个手机,刷刷抖音,玩玩微信,就是这个过程,你是全神贯注的在看着你的宝宝,你们有目光的接触,还是说边喂养边做刷抖音的事情?这个其实看似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或者这样一个喂奶的过程,它其实都会激起宝宝的不同感受。当然我不是说妈妈就不能够玩手机,刷抖,你可以把这个奶瓶放下,把宝宝哄好,然后给自己一点点空余的空隙,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假如母亲就是她更多的是边喂奶边做别的事情的话,其实它会让婴儿处在一个情感渴求的非常饥饿的一个状态,就是婴儿他在吃奶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眼睛其实是直勾勾地盯着妈妈的。他这个看是想有一种一眼万年的那种感觉。他看看像妈妈的这一眼,其实是想去确认妈妈,你有没有看到我?你有没有看到我很需要你这样的一种需求,到了成年后他就会觉得是不是没有人在意我,没有人对我是感兴趣的,就是这个镜映的需求好像在他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是失败的。 

    那么它就仍然孩子成年以后,他就仍然有可能停留在一个饥饿的情感状态需求里面。当然不是说妈妈今天喂一次奶,然后刷了一下抖音,玩了一下微信,然后这个孩子以后就变成了情感饥饿需求型的人,不是这样子的过程,是一天一天一点一点反反复复逐渐去过度去呈现的。如果长时间停留在这种婴儿不断的投向妈妈,有这种强烈的渴望和需求得到满足的时候,其实对婴儿会带有一些创伤,因为是需要链接的我很难受,我希望妈妈能够看我我很希望妈妈能够回应,我很希望有人能够倾听我,理解我……就会去造成一次创伤的体验。

    像这样的在婴儿时期,这样的体验在早年累积过多了以后,在成年以后就会带来一种心理现象,比如我们在临床中看到的有这样的一些人,他们在人际互动中是无法去表达他们的真实的内心的情感体验的。因为他无法去表达的时候,是因为他认为即便他表达了,是没有人可以听见的,没有人会愿意和他去建立一个情感的联系,所以我就更愿意去用一种理性的逻辑的思考去代替这种人际关系中的情感体验。因为内心总会有一种无法被唤起的那种无名的恐惧在那个地方。这也就是在我们的临床中或者日常生活中,我们会看到这个人真是超级的理性,没有什么情感说的话做的事情,如果在工作中这样的人好像还不错,因为有很强的工作能力,但是一旦触及到人际互动,尤其是亲密关系的时候,他们会感到非常的困难。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