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死人的文学史》12:一蓑烟雨任平生(四)
 1.37万

《乐死人的文学史》12:一蓑烟雨任平生(四)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9:22

上一集我们讲到了苏轼八年外放,只是没想到,在这最后一站,出了个大事儿!

那一年苏轼44岁,由于不赞成王安石的新法,被贬调湖州。在奉调时,苏轼依例向宋神宗上表致谢。本是官样文章,但他知道自己被外放,是朝廷里的改革派作了手脚,因此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平之气,在表中写出了略带牢骚的“知其生不逢时,难以追陪新进;查其老不生事,或可牧养小民”一句。意思是说:“我真是生不逢时啊,不能跟你们这些新进的政治暴发户共事;你们大概是看我年纪大了,在下面也兴不起什么风浪了,可能还能管管小老百姓。” 于是,他“讥讽朝廷”的帽子就被扣上了。随后朝廷便将苏轼免职逮捕下狱,押送京城交御史台审讯。此时,沈括还出来告密,说苏轼诗作有讥讽朝政之意,朝廷中的改革派便以苏轼的诗作为证据。令苏拭倒霉的诗句是歌咏桧树的两句:“根到九泉无曲处,世间惟有蜇龙知。”这两句诗被人指称为隐刺皇帝:“皇帝如飞龙在天,苏轼却要向九泉之下寻蜇龙,不臣莫过于此!”指控他“大逆不道”,想置他于死地。一场牵连苏轼三十九位亲友,一百多首诗的大案便因沈括的告密震惊朝野。这就是著名的“乌台诗案”。

苏轼颠沛流离地来到了黄州,做了一个芝麻大的小官,并且,由于是戴罪之身,所以连当官的工资都是没有的。可是苏轼根本不像是被贬官啊!一般文人被贬官,肯定是要抱怨抱怨的吧!肯定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吧!但是苏轼没有,历经磨难,苏轼的诗词更加登峰造极。在黄州,他很孤单很寂寞,“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他有些落寞有些惆怅“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他也有着怀才不遇的无奈“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当然归结到最后,还是那般潇洒旷达,且听这首《定风波》

 

定风波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三月七日,在沙湖道上赶上了下雨,拿着雨具的仆人先前离开了,同行的人都觉得很狼狈,只有我不这么觉得。过了一会儿天晴了,就做了这首词。

不要害怕树林中风雨的声音,为什么不放开喉咙吟唱,从容而行呢。拄着竹杖穿着草鞋轻便得胜过骑马,这都是小事情怕什么?披一件蓑衣,足够在风雨中度过一生。

料峭的春风把我的酒意吹醒,身上微微感到一些寒冷,看着山头上的斜阳已经露出了笑脸,回头看看来的时候风雨潇潇的情景,回去喽!既无所谓风雨,也无所谓天晴。


了就读书:听了就想读!

更多读书节目,请关注诸葛学堂微信公众号!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