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死人的文学史》18:波心荡冷月无声
 1.65万

《乐死人的文学史》18:波心荡冷月无声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8:00

姜夔(1154-1221),字尧章号白石道人,江西省鄱阳人。南宋文学家、音乐家。

姜夔的一生穷困潦倒,很是简单,历史上都没有过多的记载,甚至连他是哪一年出生的至今都没有定论,但是他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有人评价说,南宋词坛,最伟大的就是这两个流派:白石的才子之词和稼轩的豪杰之词。姜夔精通诗词、散文、音乐、书法,是继苏轼之后又一难得的艺术全才。前有白衣卿相柳三变,后有明朝吴门唐伯虎,作为职业文人,姜夔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姜夔现存词80余首,其中入选《宋词三百首》的就有17首,在此之中,最为出名的,莫过于这首《扬州慢》了。

 

淳熙丙申至日,予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予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淳熙年丙申月冬至这天,我经过扬州。夜雪初晴,放眼望去,全是荠草和麦子。进入扬州,一片萧条,河水碧绿凄冷,天色渐晚,城中响起凄凉的号角。我内心悲凉,感慨于扬州城今昔的变化,于是自创了这支曲子。千岩老人认为这首词有《黍离》的悲凉意蕴。“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扬州是淮河东边著名的大城市,这里有著名游览胜地竹西亭,初到扬州我解鞍下马稍作停留。过去是十里春风一派繁荣景色,而我如今看到却是荠草和麦子,一片萧条的景象。自从金兵进犯长江以后,连荒废的池苑和古老的大树,都厌恶再提起那场可恶的战争。临近黄昏凄清的号角已吹响,回荡在这座凄凉残破的空城。

杜牧曾以优美的诗句把你赞赏,今若重来定会为你的残破而吃惊不已。纵使有豆蔻芳华的精工词采,纵有歌咏青楼一梦的绝妙才能,也难抒写此刻深沉悲怆感情。二十四桥依然完好毫无损伤,桥下波心荡漾一弯冷月寂寞。想那桥边红芍药年年花叶繁荣,不知年年有谁欣赏,为谁而生?

 

南宋逐渐败落了,繁华不在了,这些才子词人的心中百感交集,又有谁能懂呢?最后金国被灭了吗?被灭了!公元1234年,金国灭亡了。可是,不是被宋朝灭的。北方又兴起了一个强大的名族——蒙古族,他们横扫欧亚,没有遇到过任何的对手。当然南宋也不是蒙古人的对手在抵抗蒙古人42年后,南宋也被并入了蒙古帝国的版图。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这些文人又有什么反应呢?有的隐居田园,有的奋起抗战,不管是哪一类,都给我们留下了千古绝唱!

 

《一剪梅·舟过吴江》   蒋捷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过零丁洋》  文天祥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今天是《乐死人的文学史》(宋代篇)的最后一集了,请允许我在这里深切地怀念一下我们敬爱的郭华粹老师,他为我们大语文团队付出了太多心血,为孩子们带来了太多欢乐,可就在这最美好的年纪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去年国庆节前,他拍着我的肩膀说:“乐死人的文学史唐代篇,我再讲4集就结束了,你的宋代篇要赶紧跟上哦!”不想,这未完的4集,成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哎,这一幕幕仿佛还在昨天,每每想到这里,眼泪还是会在眼眶里打转。外国人写书,一般在扉页上会写上致某某某,如果可以的话,我录完这18集,也要在扉页上写下:“致我们最亲爱的战友郭华粹老师,从此再无长恨哥。”


了就读书:听了就想读!

更多读书节目,请关注诸葛学堂微信公众号!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