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刃》被隐藏的真实剧情!【GAMKER游戏鉴赏】
 745

《地狱之刃》被隐藏的真实剧情!【GAMKER游戏鉴赏】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7:53

 

GAMKER与你同在

大家好我是聂俊

 

游戏界有这么一个公司,不是很出名作品也不是很多,但几乎每一个作品都充满了争议,这公司就是Ninja Theory 忍者理论。如果说一个公司偶而有些游戏极具争议,那可能是这个公司一时没发挥好,但如果连续三个游戏都极具争议,那绝逼是这个公司故意的。 

 

这不,好像是这公司觉得自己还不够个性,最近又推出了更加骨骼精奇的游戏《地狱之刃》。今天就来聊聊这个游戏,到底有哪里那么奇葩以及背后你们想不到的事。(也可以去看B站视频版)

诶,今天说什么游戏来着,哦对 就是那个把我们帅气的但丁给搞成了神经病的公司NinjaTheory,可能觉得搞完但丁还不过瘾啊,所以这下真的来开发一个神经病的游戏啦。

 

我这么说还真不是在侮辱制作组,而是实话实说,这真的就是一个以神经病为视角的游戏,女主角真就是有病,所以呢,游戏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让玩家能体验下做为一个神经病是什么感觉,为此团队还真就请教了剑桥大学的研究神经病的教授,是正儿八经的学者。同时还和医院和患者做各种交流,就是为了真实的还原神经病的那种感觉,那我们就从这个角度先去看看这个游戏到底怎么样。

 

 神经病的游戏怎么玩

 

可能因为宣传不到位,又可能是这个制作组之前的游戏,都是火爆的动作游戏。再加上《地狱之刃》这个名字看起来很英霸,所以不少人一开始都以为这个游戏应该是这种“碰到地面就算我输”的动作游戏。结果玩了之后才发现这游戏根本就是个走路模拟器嘛。玩了整整半小时女主角基本就是走路、走路 、走路 、划船。走路、走路、走路、发神经。

 

总之啊,这游戏就是前面将近30分钟,都是在走路 和缓慢地交待剧情,而剧情也是云里雾里的,不仅主角神经兮兮,还有很多不知哪来的声音在主角耳边嗡嗡嗡嗡像苍蝇一样烦死人。

 

 故事背景也很迷,从主角的装扮和官方的宣传来看,很多人以为背景是凯尔特神话,但游戏是却总是提到奥丁啊,巨人啊,诸神黄昏啊这些北欧神话里才有的设定,确定没有跑错片场么?

 

所以作为一款看上去是动作类型的游戏,或者说是玩家以为是动作类型的游戏,这都不能用“慢热”来评价,根本就是性冷淡啊,所以自然游戏发售后一大波差评接踵而来。不过性冷淡和差评,可能还有一个很大原因是女主角的样子。

 

 

还没完,虽然游戏在熬过了前一两个小时的性冷淡期,后面还是渐渐有感觉的了。但是槽点还是很多,首先它依然不能和《战神》《鬼泣》这样的游戏比爽快,战斗的招式并不多,连招也不够炫酷,既没有技能升级,也不能切换武器。谜题设计的也是饱受争议,解密的核心设计竟然是在场景里寻找与特定符号相似的构图,说简单点就像网上流传的 ,在生活里寻找笑脸,然后就会觉得生活还是挺美好。STEAM迟早会打折的这种老套的把戏,但事实上就像。打折的东西不打折也买得起。买不起的的东西打了折也买不起这么无奈一样。这种设计的谜题根本不是考验你智商,纵使你有像我一样160的智商,眼盲就是眼盲 ,看不到就是看不到,只能干无奈。

 

 好就此打住,不再喷下去啦,总之如果你要的是关于这个游戏的游戏性测评,我可以告诉您一个大概十小时的游戏,你可能要花上两三个小时来适应游戏的反常,所以这么反常的一个游戏对大众来说,我个人是不建议购买的,除非你看完了接下来的文章。

 

 神经病的世界你不懂

 

这个游戏如果是这么无聊,评价这么低,我们憋更新这么难的GAMKER也不会特地做个视频,这个游戏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啊,事实上我们如果去看看STEAM的用户评分会发现是特别好评6000多个用户评测里91%都是好评,如果说IGN给出了9分 有人怀疑是收了钱,那难道STEAM6000多个用户也收了钱吗,就算是6000多个用户都收了钱,那难道万年不火的GAMKER也能收到钱嘛,不可能嘛对吧,所以说收钱论是站不住脚的,这游戏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我玩到一半的时候也有这种疑惑,但当我全部通关并研究透了整个游戏后再结合游戏自带的解说视频对比,我就豁然开朗了,原来所有的这些设计都是有深意的。

所以接下来,我就从剧情和制作理念来剖析这个游戏,为大家解答这游戏的诸多不解之谜。不过这样一来, 就难免会剧透剧情,但是就像我之前所说的这个游戏由于体验过于奇葩,并不是多数人能接受的,所以我这次就破例,给你们聊聊剧情。当然如果你现在正在玩不想被剧透 ,也可以收藏下本文章 ,等你通关之后再回过头来看,一定会有更多收获。

 

第一个不解之谜:游戏的背景设定到底是凯尔特神话还是北欧神话?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女主角的确是凯尔特人,证据就是女主角额头上这块蓝色的泥巴,全球只有凯尔特文化才会有这种“靛蓝崇拜”,历史上苏格兰的民族英雄威廉·华莱士,脸上也涂了这种靛蓝涂装,经典电影《勇敢的心》演的就是他的故事啊,也就是那个最后被斩首之前大喊“HELP ME”的那个,不对,是喊FREEDOM啊 ,自由,一不小心把我自己内心想的喊出来了。

 

 

 另一个证据,女主角的名字Senua,而Senua正是凯尔特神话里的女神,所以女主角 以女神的名字命名,她要去冒险 ,为了给自己壮胆,也在脸上涂上靛蓝涂装,所以是凯尔特人切确无误。那一个凯尔特人,怎么就扯到了奥丁啊,雷神啊 ,诸神黄昏啊北欧神话才有的设定呢,这就是这个游戏非常有特点的一个设定。历史上的凯尔特人分布在西欧的群岛,也就是现在的英伦三岛,但其实凯尔特人还有一个小分支——皮克特人,而女主角就是皮克特人,这个在游戏的剧情里会交代到,这群皮克特人一直居住在苏格兰北边的奥克尼群岛,过着自己没羞没臊的小日子,但在公元876年 这个宁静的群岛,被一波人给暴力侵占了,什么人, 挪威人,说白了就是维京海盗嘛。那挪威人是哪里人 ,北欧人嘛,自然信奉的就是北欧神话,看 ,这凯尔特神话和北欧神话就碰上了。而游戏正是基于这段历史,所以游戏中两种文化背景并存。

 

说回剧情 ,我们知道了刚才的大背景,现在说回女主角SenuaSenua的妈妈叫加琳纳是一位治愈者, 这是凯尔特文化里特有的职业,说白了就是祭司。但她妈妈做为治愈者,却有点神经病,反而开始蔑视神明,以至于被Senua的父亲 ,辛贝尔,一位神的狂热信徒,当着Senua的面给活活烧死。而Senua14岁的时候,也开始显现出有点神经病的征兆。而父亲也声称只有信仰神明才能治好她的病,但作为潜在的神经病,按照凯尔特的传统,必须放逐到森林里让其一个人生活以寻求救赎,所以当挪威人入侵家园的时候,躲在森林的女主角就幸存了下来。被挪威人杀死的皮克特人里,有一位名叫迪里恩,他是酋长的儿子 ,也是Senua的爱人,他曾经教过Senua剑术,他不仅被杀死  ,还被挪威人用最残忍的方式,一种叫血鹰的献祭献给了北欧神话的死神——海拉,注意啊这里 ,海拉是个女性神,她是个关键人物,后面大有文章。


当我们的女主角回到村庄,看见心爱的人被这样杀害,不要说她有点经神失常,就算是正常人都得疯掉,而这时候女主角又结识到另一个角色,一个叫德鲁斯的凯尔特人,这个凯尔特人许多年前被挪威人奴役,所以对挪威人的习俗和他们信奉的北欧神比较了解。这德鲁斯就和女主角Senua说,因为迪里恩是被献给了死神海拉(Hela),所以只要到死亡的国度—— 冥界,找到死神海拉,跟她做交易啊 ,或者干脆干掉她,就能让迪里恩复活。

这里有个点值得一提,海拉掌管的冥界国度是有个名字的,叫“Helheim” 游戏中文版翻译为黑尔海姆"heim"挪威语里其实就是“home” 家的意思,而前面的“Hel” 就是海拉的英文名“Hela”的缩写,只是少了字母“a”,合起来就是海拉的家的意思 ,非常直白,所以有时候人们也会把后面的“heim”省略掉,简称“Hel" 游戏里也有 翻译成黑尔,其实我想可以翻译成海尔哦 ,这么多年终于知道海尔这个名字的意思了。事实上英语里的“Hell”就是从北欧神话里的“Hel”沿用过来的,也就是说这个游戏的名字《HellBlade》,其实是有双关语的啊。

 

Senua在游戏开始没多久就来到了Helheim的大门前,但想要打开大门就要先干死Helheim的两个守卫火焰巨人幻像之神,这两个一个用火焰烧毁了他们的村庄,另一个用幻象把Senua困在森林里,Senua自然是要报仇的,解决了这两个邪神 Senua正式进入Helheim

 

这里要抽出来说说游戏里,围绕在玩家耳边的声音,这些声音包括了刚才说到的Senua的妈妈啊,爸爸啊,爱人迪里恩啊和德鲁斯啊这些个角,但其实他们的都已经死了,游戏里会一直出现这些角色的声音和影像,其实都是Senua的回忆,特别是充当游戏指引的德鲁斯,虽然一路上会提示你怎么通关,但都是Senua先前德鲁斯嘱咐过的,Senua只是在需要的时候回忆了出来。但游戏里还有一些声音并不是回忆而是和游戏的剧情同步发生的,包括了Senua脑子里的其它人格,这里是复数啊,这些人格会无时无刻的在Senua耳边说话,遇到每件事都会从不同的角度去争执,这种内心的争吵其实我们正常人也会,只不过没有Senua那么具象化而已我们就称这些个妹子的声音叫其它人格

 有意思的是这些“其它人格”,游戏里利用了一种叫ASMR的现象,中文有人翻译成耳音,说简单点就是有些人会觉得,好听的声音贴着耳朵说话,那种感觉非常舒服甚至能引发高潮,所以游戏在一开始就建议玩家用耳机游玩,事实上,只要你的耳机不是那种十块钱的地毯货,戴上耳机和不戴耳机, 这游戏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还有一个听起来比较成熟的女性声音,在游戏一开始就出现,她的作用是从第三人称讲述这个故事,可以说是这个游戏的旁白,我们叫她旁白者吧。最后还有一个挺重要的声音,一个低沉粗犷,凶神恶煞的男性声音,他是从Senua打开Helheim之门后出现,他的目的是嘲笑并阻止Senua继续前进,我们就叫他阻拦者吧。我们的女主角就是在这么多声音的陪伴,或者说骚扰下走进了死亡国度Helheim

 

而没想到的是刚进入Helheim没多久,甚至连护城桥都没有过,就遇到了游戏的大BOSS 死神海拉,这时候的Senua当然是没有能力与之对抗,只打了个招呼,就被吹飞到场外了。海拉是洛基和女巨人安格尔伯达的女儿,洛基嘛长得很英俊,但是女巨人安格尔伯达嘛,神话中就比较狰狞丑恶了,而海拉呢 ,一半继承了洛基的俊美,另一半却继承了母亲恐怖的模样,左半边如恶鬼般腐烂狰狞,右半边嘛, 算不上温和美丽,但对比起左边至少算是好看的了,所以整体还是很符合神话里描述的形像,这个形像也是有深意的。

总之Senua被揍飞之后奇迹的活了下来,不仅如此Senua在爱人迪里恩的幻觉的指引下,还找到了之前生活着的村庄,并来到了当初认识迪里恩的那棵树下。这就很迷啦,要知道这里可是Helheim里面啊,怎么就能来到过去的村庄呢?不过不管什么原因,Senua在和迪里恩相遇的那棵树里,找到了奥丁打造的弑神剑,传说中只有用这把弑神剑,才能杀死海拉这种神,不愧是主角光环啊,竟然能在海拉的地盘找到杀死海拉的武器。拿到剑后Senua跌跌撞撞的,终于进入了海拉居住的那座高塔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塔长得像什么呢,是不是很像《塞尔达:荒野之息》里的马厩呢?好吧这只是巧合,事实上制作组是想表达出像狗的头,因为神话里海拉居住的地方,是由血斑巨犬加尔姆守护着的。

 

果不其然进入高塔后原本已经毫无畏惧的Senua,又被这个血斑巨犬加尔姆给吓得不轻,为此他还把迪里恩的头颅给弄丢了,掉到了塔的最底层 巨犬的窝里了,没错她一路上一直带着迪里恩的头,因为她认为没有头就没法复活迪里恩,所以最后 Senua虽然很害怕,但为了取回迪里恩的头颅,她还是克服了恐惧到最深的阴沟里,找巨犬要回迪里恩的头。在终于面对这个野兽的时候,从他们的对话里,我们才知道原来自进入Helheim以来就一直在Senua脑子里嘲笑和吓唬她并想阻止她前进的粗犷的声音阻拦者就是血斑巨犬加尔姆。击败了加尔姆后 ,他的声音虽然没有消失,但再也不能给Senua带来恐惧和阻拦。

 

最终Senua来到了海拉的房间,在进入房间的时候,Senua回想起自己母亲被烧死的情景,回忆中父亲的声音也和血斑巨犬的声音混淆在一起,而被烧死的母亲也幻化成了海拉。就是带着这些痛苦和仇恨混淆在一起的回忆Senua与海拉和其手下的战士展开了几乎无止境的战斗,最后Senua还是体力不支而倒地不起,海拉走过来将Senua杀死,并把迪里恩的头颅丢下悬崖,但可能是Senua的神经病导致幻觉又发作,事实上是她自己打败了海拉,她自己把迪里恩的头丢下悬崖,而海拉的尸体赫然躺在旁边。Senua借海拉之手放下了迪里恩的头,接受了迪里恩的死,她知道了迪里恩不可能复活,她感悟到死亡也是世界的一部分,从此Seuna的意识无比清醒,她的仇恨和痛苦也随之被救赎,右手被下了诅咒的黑暗力量也不再发作,最后得到救赎的女主角自信的说了一句跟我来 我们还有很多故事要讲,然后就在高昂的音乐中离开塔顶。

 

整个游戏就是用历史上残忍的入侵事件,两个神话体系的碰撞,和神经病患者的观点来讲述一个自我救赎的故事。而且运用得非常巧妙,而游戏玩法里的了比如利用了ASMR啦,还有寻找场景里相似的构图啦,还有有些关卡里过一道门就可以看到不同的环境等等这些解密要素都是在用游戏的手法,来再现经神病人经常会出现的幻觉,所以虽然这样设计会让游戏体验很奇怪但是制作组的目的达到了,并且在这种情况下仍然很好了讲完了这个有关救赎的故事。

 

 如果你认为这个文章就这么完了,那就 too young too naive,这个故事真的就这么完了,这中间的解释不通的地方也太多了吧?为什么Senua和妈妈都有神经病,但父亲没有烧死Senua?为什么海拉第一次遇到Senua没有杀死她,最后到底是海拉杀死了Senua还是Senua打败了海拉?以及最最让人不解的是这个游戏全程只出现过两把剑,一开始那把第一次遇到海拉就被打断的破剑当然不重要,重要的肯定的后来找到的奥丁铸造的并最后干死海拉的弑神剑,那这么说这游戏名字应该叫《Odinblade——奥丁之刃》而不是《Hellblade——地狱之刃》。这里面根本没有一把跟地狱有关的武器等等这些太多都解释不通啦,那这个时候有人会说了啊说女主角就是一神经病啊,所有一切都只是她的幻想,嗯,当然你要这么解释就一切都能解释通,但我个人认为什么其实都是幻觉啊其实都是做了一场梦啊,这种解释方式实在太苍白无力,表面上好像很结局杀很逆转,但其实最无聊了,最幼稚了。我要是创作者才不会满意这种结局,我相信也没有几个创作者会接受自己的故事最后这样来解释。所以神经病只是这个游戏的载体,但不是说整个故事都是神经病的幻想,游戏里的主剧情在主创的设计中应该都是真实发生的,只是Senua的神经病让这个过程有太多看不清的迷,而这些迷 一定隐藏着什么,但真相只有一个,所以我就带着死磕到底的精神,为你们分析并拨开这重重迷雾。

 

迷雾下的世界

 

首先游戏的第一个伏笔,就是“旁白者”这个成熟女性的声到底是谁,一开始真的很难确定,但最后当Senua克服了手臂上的力量之后,这个第三人称的旁白 第一次 也是仅有的一次,用这个第一人称与随后Senua说的跟我们来交织了在一起,这一刻两个本来就很像的声音合在了一起,证明了 “旁白者就是Senua,而且不是其它的人格 ,就是Senua的第一人格。她在游戏一开始说“Senua的故事已经结束,但现在又重新开始,再结合结局时又说的这是我的故事开始的地方也必须在这里结束。等等, 那到底是结束还是开始,到底什么结束了 ?什么开始了?其实聪明如你们不难明白,结束了的是Senua过去的故事,开始了的是她未来蜕变后的故事,那Senua到底蜕变成什么样?我们接着来列举所有的伏笔和疑问,或许就能搞明白。


首先为什么Senua的妈妈有神经病,要知道她可是治愈者,但我们查下凯尔特的治愈者的资料会发现凯尔特的治愈者其实指的是凯尔特的蛇,他们还认为凯尔特的蛇知道全世界的事,那是不是知道了才变神经病呢,又到底知道了什么呢?接着列举啊 为什么全村的人都死了,偏偏女主角被幻象之神困在荒野活了下来,为什么迪里恩明明不是村庄领袖,挪威人非要在他身上使用本来只对领袖才用的血鹰?为什么只是被挪威人奴役的德鲁斯会知道那么多关于北欧神的事情?甚至Senua一路上会遇到的所有事情,德鲁斯都预料到并提前给了她提示,为什么海拉第一次遇到Senua没有杀死她甚至间接导致Senua到村庄并拿到弑神剑,而弑神剑又为什么会在那里?为什么一路上血斑巨犬有那么多机会干掉Senua,但他就是没下手,也没有乘机毁掉Senua掉落的迪里恩的头颅,如果他那么想阻止Senua的话,为什么被烧死的母亲跟海拉那么像也是一半脸正常一半脸,而最后母亲和海拉的样子,父亲和巨犬的声音都混淆在一起,难道真的是幻觉?

 

最后Senua和海拉身份互换难道也是幻觉,如果偶尔自己出现幻觉我还能接受,但当所有刚才那些疑问组合在一来看,会突然发现,原来所有线索都直指一个事实,那就是Senua自己就是海拉。而这整个故事其实是死神海拉,一手策划的剧本,或许是为了提升神性而抹去人性的过程,或许是为了延续自己肉体的生命,又或许是为了入侵其它神话体系的版图,总之海拉需要Senua来继承自己,那个成熟的旁观者的声音与其说是Senua蜕变后的声音,不如说是海拉的声音,是海拉在向我们讲述蜕变的故事,而要蜕变的人也是海拉。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上面所有的疑点,当然我们也能在游戏是找到很多证据啊,所以接下来就带着证据,来从海拉的角度重新讲述一次这个故事真实的世界。

Senua的妈妈加琳娜成为了治愈者,并拥有了知晓一切的能力,她知道Senua未来要蜕变成海拉,但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她想指引Senua摆脱这个命运,证据就是Senua第一次因为因雕像而回忆起妈妈时,妈妈说你有跟我一样的视野,一旦你看到地下的世界,地下的世界的灵魂也会看见你,当他们对你说话不用害怕我会指引你。但是加琳娜也知道了,她的丈夫 Senua的爸爸辛贝尔其实就是血斑巨犬,因此因为反抗而被冠以精神病之名烧死,辛贝尔的目的就是要指引Senua蜕变,证据就是当Senua打败了巨犬之后,旁白者先是说了:“人们因为害怕邪恶而向神灵祈祷,但邪恶可能来自于神灵背后异熟悉的手”。很快巨犬也说了:“原谅我Senua 我的使命就是激发你的仇恨,这样你才能专注在这个任务上,这个反转也是证明Senua就是海拉的最大证据。同时巨犬在刚出场的时候说:我不会放了你(不会离开你),你不能摆脱我,我就是你的影子,听起来好像很狠的诅咒,但其实这里的台词很模棱两可,用英语原文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去理解:你是海拉,我是你的狗狗,我们会一直如影随形,永不分离。看多有爱啊, 就是声音吓人了点,那不能怪狗狗啊,人家生来就这嗓子。

接着说剧情,海拉派手下的挪威人去烧毁了村子杀了所有人,还把迪里恩用“血鹰”献给了自己,并让德鲁斯教Senua怎么找到自己,让迪里恩复活,为的就是指引Senua来到自己面前,这里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如果查凯尔特 德鲁斯会发现,德鲁斯这个名字在凯尔特文化里,就是胡说八道的人” “说鬼话的人的意思,说白了就是神棍嘛,游戏附带的制作花絮也提到了这点,那制作组明知道  还用这个名字就是间接证据。

 

接着就是你们知道的,在海拉和巨犬的演技的指引下,Senua找到了早就准备好的弑神剑,并打败了巨犬来到海拉面前,但却被海拉一刀捅死,其实这不是幻觉,她是真的被海拉捅死了。这把弑神剑原本是要用来捅死海拉的,但却被海拉用来捅死Senua,其实这里也是一种暗示,暗示Senua本来就是神,如果是普通人 ,海拉随便一巴掌就能拍死了,所以才需要指引Senua先去带来这把剑,不然可能海拉自己都无法杀死这个神的化身。也因此不管是一路上那么多敌人,还是海拉第一次遇见Senua都无法将她杀死,最后虽然是海拉杀死了Senua,但其实是两个人互换  ,并且融合了在一起,互相的记忆和感情也交织在一起,所以作为死神的海拉才会哭着抛下迪里恩的头,而随后变成Senua ,才会突然那么快释怀迪里恩的死,并感悟到死亡和痛苦也是这个世界必要的组成部分黑暗中也藏着美好,这种只有神才有的大彻大悟。而手上的黑暗力量也不是被压制下去而是融合进身体里控制自如,所以脑子里的多重人格才会说:感觉不错好像不一样了之类的话至此 ,新生的海拉已经蜕变完成,而新的故事才刚开始。

 

最后,那把弑神剑到底是不是奥丁铸造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海拉用其完成了蜕变,并占为已用,所以这游戏的名字《Hellbalde》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海拉的剑

一开始由于这个游戏的体验太奇怪,我只想写个简短的测评骂骂就过去,但结果这个视频的内容重写了两遍,因为随着游戏的深入了解,我对这游戏的理解一次次的受到了颠覆,刚才说到的第二种剧情,是我自己经过反复推敲和论证推理出来的,但始终也只是个推理不代表是绝对正确,所以如果你觉得很扯蛋,就当听个故事嘛,我也只是想分享下我的想法而已。

 

都说游戏是艺术 ,而好的艺术就要能反映现实,这游戏是不是好游戏我不知道,但一定是个好艺术,因为它反应了精神病患者所要承受的痛苦以及背后很多的思考,我也是玩了之后想着我们GAMKER能为这些痛苦的人做点什么呢,后来想了想, 我们没多少钱可以捐,但我们有很多质量很好的衣服,所以我们就联系到了阿里旗下的广州日行一善这个公益机构捐了大概200件新衣服,他们也答应我们会用于慈善和公益活动,还给了我们一个证书,没什么特别就是记念下,当然这个衣服我们的商城还是有的卖啊,没有全部捐光啊,喜欢的还是可以来买。

 

 这个游戏还是不推荐大多数人去购买,但是我觉得这个游戏的故事和我的推理,还有游戏的理念很值得我去分享,特别是理念,所以如果你觉得关于这个游戏的内容就这样结束了,那就too young too naive,事实上由于文案已经严重超长了,我删掉了很多文案,特别是刚才说的这个游戏的理念,所带给来的背后的思考啊以及游戏剧情再深一层的探讨也都非常有趣非常颠覆。

 

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 关注我们的微信和微博,稍后我会整理并放出文字版,如果你们还是想看视频版本,我也会考虑再做个小视频,那就要你们多收藏,多分享 ,多评论, 多发弹幕啦!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