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帝国:美国、战争和世界霸权

论帝国:美国、战争和世界霸权

启辰说过要听话
2.42万846

20世纪是人类历史上最不平凡的时代。这个时代结合了空前的人类灾祸与充盈的物质进步,而我们改变,或者说摧毁我们星球地貌的能力,甚至向外辐射影响外太空的能力,也在此期间前所未有地提高了。我们该如何回顾这个“极端的年代”,或是如何展望从这一旧时代中浮现的新时代的前景?这本文集是一名历史学家调查、分析和理解第三个千禧年开始时世界的形势以及我们今天面临的一些主要政治问题的一次尝试。它补充并更新了我在早期著作中写就的内容,特别是我关于“短20世纪”(short twentieth century)的历史书写《极端的年代》(The Age of Extremes)、《新世纪:与安东尼奥·波利托的对话》(The New Century: In Conversation with Antonio Polito)以及《民族与民族主义》(Nations and Nationalism Since 1780: Programme, Myth, Reality)。这样的尝试有其必要。历史学家能为这一课题作出什么贡献?除了记住别人已经忘记或希望忘记的东西外,他们的主要职能就是尽可能从当代记录中脱身,以更广阔的语境和更长远的视野进行观察。

在这本主要围绕政治主题的研究文集中,我选择了今天需要清晰而明智的思考的五个领域:战争与和平这一宏大问题在21世纪的发展,诸世界帝国的过去与未来,民族主义的性质与其不断变化的语境,自由主义民主的前景,以及政治暴力和恐怖主义的难题。所有这些问题都发生在一个由两种相互关联的发展所主导的世界舞台之上:一是人类通过技术和经济活动改变地球的能力急剧而持续地加速增长;二是全球化。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第一项发展尚未对那些政治决策者产生显著影响。最大化经济增长速率仍然是各国政府的施政目标,同时目前也没有任何有效措施来应对全球变暖的危机这一现实前景。而在另一方面,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特别是在目前不受控制的全球自由市场的主导形势之下,全球化——此处的全球化即是指,整个世界变为承载着不受地方边界阻碍、相互关联的活动的环境——的加速发展造成深远的政治和文化影响。此处收录的文章没有具体讨论全球化的这些影响,主要是因为政治是人类活动中唯一几乎不受全球化影响的领域。在量化这一影响的尝试中,瑞士KOF (1)全球化指数(2007)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衡量经济和信息流动、个人联系或文化传播的指标——例如,人均麦当劳餐厅和宜家家居的数量——但除了一个国家的大使馆数量、参与国际组织数量以及参与联合国安理会任务的数量之外,它想不出更好的衡量“政治全球化”的指标。



用户评论
  • ANLIX

    主播的播音堪称完美,为本书增色不少。

  • 陳薪裕

    内容务实,有深度!且很宏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