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痕春雨漫评晚唐
 22.67万

泪痕春雨漫评晚唐

傀儡生傀儡生

已订阅1495

 安史之乱开始后,大唐帝国又延续了一百多年。

  这么长的一段历史,在历史书上,大约就是以一个著名的“藩镇割据”之词代表了;稍具体的细节,就如同两晋南北朝、五代十国的历史一样,人们只是空闻其名,却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具体内容。

  更主要的是,对这段历史稍有点了解的人,也很容易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在安史之乱后的一百多年的时间里,皇帝一个比一个弱智脑残,否则早就把藩镇割据结束了。

  因为翻开这段历史,皇帝换了一个又一个,竟然都是不可理喻的信任宦官。

  比如,唐肃宗竟然让大宦官鱼朝恩指挥郭子仪、李光弼等九路节度使打仗;于是马上就要结束的安史之乱,遂变得漫漫无期了。

  再比如,唐代宗信任大宦官程元振,因此被人打得逃出了长安城,依然是执迷不悟的继续信任这个死宦官。

  而唐德宗更把宦官制度弄得系统化、制度化了,于是由宦官担任的中尉、枢密使成为帝国最有权力的官员。以至于若干年后,谁能当皇帝,就是由这几个宦官说了算。

  至于唐宪宗更绝了,竟然一度计划让大宦官当三军统帅。虽然唐宪宗吹牛×说,宦官就是他的家奴,但是他很快就让宦官弄死了。

  唐宪宗之后,宦官的权力更是失控了,因为皇帝不能让宦官满意,常常就要面临生命危险,更主要的是,谁能当皇帝,就是宦官说了算。

  更神奇的还在于,皇帝大权在握的时候,也没有真正打击过宦官制度,所以直到大唐帝国灭亡时,宦官始终都是中央政府的主宰。

  经常看我作品的人,对我的历史观点,相信早就熟悉了。

  那就是我在写历史时,总是在极力证明,环境决定意识,而非意识决定环境;历史是众多人共同谱写的,少数英雄人物的何去何从,对历史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

  西晋帝国成立之后,司马炎分封诸王酿成了八王之乱,然后西晋就稀里糊涂的灭亡了。

  以后呢,帝国换了一个又一个,皇帝换了一个又一个,但都是不可理喻的继续分封诸王。

  更神奇的还在于,一个接一个的帝国都是因为皇族诸王内讧走向灭亡,但是新建立的帝国,依然都是不可理喻的还是这样玩。

  这样一玩,就是过去了三百多年时间。

  为什么会这样呢?

  用唯心史观去解释,答案非常简单,那就是因为当时的统治者都不懂的吸取历史教训,或是他们的智商一个比一个堪忧。

  因为处于唐玄宗之前的三四百年时间里,随便拉出个初中生也知道,绝不可分封诸王,更不可信任外戚。但是,皇帝换了一个又一个,就是连这种最基本的道理也整不明白。

  但是用唯物史观去看,显然是因为当时占据统治地位的阶级是豪门贵族阶级,所以谁处于皇帝的位置上,也只能饮鸩止渴般的重用皇族、外戚。虽然谁也知道,重用皇族、外戚肯定会坏事,但是他们也是没的选择。

  安史之乱后的大唐帝国,皇帝换了一个又一个,但是都不可理喻的信任宦官;而且都也无法改变军人势力高涨的事实。这一切,直到赵匡胤陈桥兵变后才算是改变了。

  这种混乱的历史,足足持续了二百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