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历史茶座| 以史为鉴 启迪智慧
 6.19万
VIP

钱穆历史茶座| 以史为鉴 启迪智慧

苏轻悠苏轻悠

已订阅969

万历年间的旧事有了新说法,曾经老朽的四书五经上开出了新花样,“国学”成了一个时髦词汇。只可惜,在这样一片热闹繁华的景象中,少了钱穆先生对历史所怀有的那一片温情和敬意,多了西方人看历史时的“客观”和“冷静”。但西方的历史怎能和我们自己的历史相提并论。


西方人的历史里,希腊亡了罗马兴起,罗马亡了北方民族兴起,种族在更换,地域在变化,古代的罗马人不懂希腊,今天的欧洲人又不懂罗马。


直到现代的英美国家兴起,他们才开始好奇历史,但终如秦越之人相视,饮饱肥瘠不相关。中国人读中国史,一直附随着一番对于自己民族生命的甚深情感。历史积累越深,民族情感越厚。


三千年前周公作《西周书》,两千五百年前孔子作《春秋》,为此下的中国人共同推崇,《西周书》与《春秋》,成为中国史书的经典之作。一部《春秋》之后,多少人用一生去解读孔子的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