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郭游记

老郭游记

华大播报
1.91万73

郭五一:寄情山水辩
  人在困顿时往往或登高眺远或临渊羡鱼,以山水之真气求精神之解脱,所谓寄情山水也。近几年,已逾“天命”之年,既无功名之累,亦无身家之拖,也就越发想出去走走。
  同仁责之,“正当年富,何以玩物丧志?”答曰:“人生何不是一场大玩?能天真,能率性,能本色,自风流也,何来丧志?”
  志者,士之心也,居庙堂之高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忧其君,临危受命勇于任事,放浪江湖心存高远,俱是“志”也。所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当今之世,除旧布新。旧有价值崩颓,“礼崩乐坏”;新生价值萌生,“式微纷杂”。精神失去依托,生命丧失意义,享乐主义、功利主义泛滥,勤劳致富、社会保障缺失,竞争与危机同在,压迫与恐惧共存。当此之时,遁迹于江湖,寄情于山水,在真山真水的恒定与平静中寻求心灵的宁静,何怪之有?
  我经常远足,到大山大水中徘徊,深感人渴求自由与安定的情致会赋予山水以灵性。“相看两不厌,惟有敬亭山”,那是诗人的化境,化到浓酣忘我,境与神会,怎不神纯意静,真气扑人?
  真诚是人的第一心理需要,也是人类社会一切真道德、真情感的源泉。
  当人失去真诚,失去相互的信任,便会走向自然,走进山水,从那里寻求“洗尽沉渣,独存孤徊”,寻求“清风朗月,玉洁冰清”。沐浴在心灵的洗礼中,一股爱的无名哀感膨而涨之,超然于功利争斗的压迫之上,也就升华出一种无畏的镇定与宁静。
  晋人王羲之有诗曰:“争先非吾事,静照在忘求。”能于此物欲横流,名利淹泛之际,“勿为物喜,勿为己悲”,处功利堆中不争,淹利禄围中忘求,怎不是一种大境界?
  能动荡中“独静其静”,变乱中“忘求守一”,才真人也。
  当人为社会所滞,为情志所困,走向自然,踏进山水,从远古的真意中寻求精神的解脱,能不大乐乎?
  此身逢变世,人生大复翻。
  少年虚立志,老大无报还。
  主义成虚伪,社会大标签。
  唯求真与诚,友爱或虚烟。
  浮华盛风气,但余权与钱。
  人心伤如此,何处随遇安?
  弃别流与俗,超拔出淡然。
  世外有真气,潇洒山水间。

延伸阅读:《老郭游记续集》有感

展卷捧读《老郭游记续集》,仿佛山间深谷淙淙流淌的小溪,一次次淌过我的心扉伸向远方,那远方,就是作者笔下描绘的精彩美丽的世界。

《老郭游记续集》是作者的第二部游记,是第一部游记的延伸和拓展,较前有着更深的文化内涵和景观外延。是作者在人生旅途中边走、边看、边思、边悟,以敏锐的眼光,纯真的心灵,深邃的情怀凝聚成的结晶。他把所到之处的自然风光、人文地理、名胜古迹、轶闻趣事与有关历史风云,进行了审视剖析,通过隽永的文笔沙漏,滤出精华,86篇的文章才得以从容诞生,取得了令人欣慰的丰硕成果。
徜徉在他的文字意境里,品读他是如何对人类文明的赞美,对生命的尊重,对真善美的追求,对独具魅力的自然风光探访,别有一番情趣。
《老郭游记续集》的内容,按地域分编,为县内、省内、省外、国外,四部分,简单明了,便于阅读。“冰瀑之美”是开篇首卷,笔者受文友之邀,在晋冀之交处的悬崖峭壁上观看积雪融化后形成的冰瀑时,触景生情,由此娓娓道来,……“有的如运动健在做最后的冲刺,俯着头,甩着臂,隆起的臂部张力十足,一副胜利在握的样子;有的如出家的道人,睡眼朦胧地拄杖持钵,笑口微开,一副憨态可掬的形态,有的……,有的……”,滴水成冰是一种极其常见的自然现象,积雪融化后顺势形成的冰柱也是人之常情,多少人途经此地,又有多少人生发出如此美妙之感,我是没有亲自领略冰瀑之美,然而在作者目中笔下,将冰瀑比作“运动健儿”“出家道人”“初恋情人”“白娘子”……,精妙地将静止的冰瀑描摹的生机灵动,酣畅淋漓,字里行间流露出自己欣喜和满足以及闲静自然的审美心态,这就是作者独特的意境往往存在于人的独特风格之中,而风格的独特,就是个性化的创作方法。增强了文章的感染力,牵引着读者的双眸,滋养着读者的情愫。

展开“观长虹展览,话长虹精神”一文,笔者形如流水般文字,将你带到高长虹的故居,走进长虹生平展览馆,了解这位中国现代史上的文学巨匠,你会对这位与鲁迅齐名的青年作家肃然起敬,8岁就将《千字文》《三字经》《名贤集》《朱自清之家格言》倒背如流,他从小就嗜书如命,手不释卷,追求进步,热爱祖国,拥护中国共产党,创办《狂飙》《弦上》等多种刊物,致力于研究新文法,新字典的编写工作,为人民写作,反应人民意志,鼓励人民思想,引领读者爱国爱家,你会被高长虹一生的文学才华献给革命事业的动人事迹深深震撼,翔实的考究,为家乡有过这么一位伟大的爱国作家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用户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