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期·父亲 |金像奖影后惠英红:拾荒的日子,父亲仍坚持让我读书 

主播:朗读者

00:00 14:35

戳此读美文,参与“为Ta读“朗读活动,赢取精美礼品!


朗读者 


真正读懂父亲,可能需要一生的时间


本期朗读者,演员惠英红,为我们朗读《父亲的手》节选。


大家好,我是惠英红。

我今天为大家朗读的是林少华《父亲的手》,我希望献给我的父亲。



父亲病倒了

突然间脑溢血

昏迷不醒

就好像只有他的手是清醒的

我忽然察觉

原来我还是第一次

接触他的手

自懂事以来

半个世纪里面

我从来没有接触过他的手

我感到惊愕

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子

没有

没有

是没有

我记得大学三年级初夏

我得到急性黄疸性肝炎

一天的中午

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愁愁地正想着

门轻轻地开了

进来的竟然是我的父亲

他依旧穿着那半身蓝布衣服

他依旧提着那个塑胶提包

他依旧是那副清瘦的面容

我爬起身

平常他是沉默寡言

这时他也没说什么

只是简单地问了问我的病情

一只手打开那个提包

从里面拿开

一个用黄纸包的白糖

然后他一个一个

很小心在里面摸出

二十个煮鸡蛋

他在怀里面摸出二十元钱

放在我床前面

那时候父亲一个月

四十七块五

母亲没有工作

八口之家两地分居

我当然知道这二十块钱

意味着什么

我跟他说

爸这个钱我不要

爸没做声

一只手按在钱上面

然后他注视着病房

眼睛看着窗外的树上片刻

他说

我得走了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的病

我紧握我这一双

从来没有碰过父亲的手

我是知道

这是第一次

也是最后一次

这一双手

不会再为我做什么了

他永远走了

化为灰烬

在故乡一千多里外

一座荒山坡上

那里已经在飘雪了

风越来越冷

这世界上

还会再有另外一双

男性的手

为我在提包里面

摸出煮鸡蛋吗



所属专辑




你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