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中的这句话,让我瞬间泪奔(声音:王平)

主播:DJ_羊

00:00 12:17

《芳华》中的这句话,让我瞬间泪奔!

作者 | 邵小水

声音 | 王平




比我老很多的老兵说,《芳华》是属于一代人的芳华。

我同意,因为我在电影院里没有像越战老兵那样哭成泪人。我所能感受到的集体记忆就是文工团解散的聚餐上,大家在《梦驼铃》的歌曲中相拥痛哭,这一幕对于所有的退伍军人再熟悉不过了。

我是听不得这首歌的,旋律一起我就鼻子发酸,不当兵不会理解这个。

全剧对我来说是沉重的,只是当我听到那句话的时候,眼泪夺眶而出。

似乎心中的压抑和身份的焦虑都一涌而出。

战后许多年,当年的战斗英雄刘峰在海南的某个城市运货为生,他遭遇联防队员的欺压,他和他们抗争,结果被推倒在地,掉了假肢。恰巧被当年文工团的女战友郝淑雯看到,她几乎带着哭腔怒喝:

“艹你妈,你们敢打伤残军人,敢打战斗英雄!”

我差点从座位上站起来,心中只有一句话:骂得好!

关于那场并不遥远的战争,那场为“中国历史上最好时期”的打下坚实柱石的战争,我们欠了军人太多,欠了勇敢者、牺牲者太多,那些在战场上一心求死的人,那些成为英雄后又在战争后落入滚滚改革开放大潮的心上有伤的人,芳华已逝,被遗忘,被推倒在地。

我想,能进电影院看这场电影的旧人可能是少数。战争的亲历者早已失落于日益变迁的纯真年代。

“她的伤在心上

这句话我忘记是谁说的了,但我记住了。不知道有多少与这部电影相关的人,伤在心上。有很多那个年代的亲历者在电影院哭成泪人,记忆的闸门打开了,结了痂的伤口被揭开了,走出电影院,站在满是胜利果实的十字街头。

可是有人会问,这十字街头的繁华而汹涌的胜利果实与那些曾经的牺牲者和奉献者有什么关系呢?

作为副连长的刘峰在遭遇伏击右臂动脉被打穿后,执意独自等待后援来运回战友的尸体。那个时刻的他在求死。或许死后可以被铭刻在纪念碑上,被铭记,被写成故事,被世代相传,这不是傻气,这可能就是那个年代的军人所有冲锋的勇气。他们潜意识里认为,自己的牺牲能化作未来的胜利果实。

这就是一种朴素的信仰和坚持——每一次牺牲和奉献都是有价值的。

不说那个年代,我身边的战友们又何尝不是如此。或许这是军人身份之于个体的符号意义,当军装加身,就天然有着视死如归的勇气。碰到身边的凶险几乎都愿意第一个冲上去,无论是现役的还是退伍的,都有这样的行动基因。

所以,当前两天一个退伍很多年的老兵李国武冲上去接从11楼坠落的人的时候我很理解他瞬间的反应。而对一条“勇气可佩,智商欠费”条评论起得浑身发抖。

这条评论就像推到刘峰的联防队员一样让我想骂他一句:“艹你妈,你敢侮辱退伍军人!”

真的,他不是傻,他只是当过兵。

别以利己主义的狭隘视角打量他们,你和他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你所站立的繁华的十字街头和他所集合的队伍有关系。

你的一句没脑子的恶言可能击溃他心中珍贵的坚持。

你还要知道,在他心中可能还有长眠的战友,活着为死去的而活。他们知道,一场战役的后果是使一个人“从一米八零变成了一米零八”,是让曾经的舞者拖着假肢运货为生,是山上又多出来的九百七十六座列阵的坟茔,是无数妇人的哭喊:“坟墓,把你里面的人还给我”。

这些都是伤,“他们的伤在心上”。别揭开,别撒盐,要给它抚慰,让它愈合。

再见,芳华!

我爱你


所属专辑




你可能还喜欢